洪公子整个就呆住了,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姜思远,随后又看了一眼那两位魔宗,脸上写满了问号。

  姜思远却被吓坏了,见洪公子心神动摇,赶忙凄苦说道:“我这……我这可全都是为了您呐!这……这群人确实是我找来的,不过他们是杀手啊,我哪里知道他们是魔宗啊?”

  “杀手?你完全是为了我?”

  洪公子对此表示怀疑。

  姜思远苦着脸说道:“当……当然啦,之前在课堂之上被这个臭小子侮辱,我又岂会咽下这口气?不趁此机会好好灭了他,以后我在帝都还怎么混?”

  “你!”

  洪公子一脸的无语,看着这个几乎跟自己一起长大的挚友,第一次发现他竟然是这样的无能,这睚眦必报的性格简直是白痴。

  “所以你就把我推向了这种绝路?”

  “怎么会?”

  姜思远大声道:“虽然我是有私心,但一切大多还是为了您呐,您想想,洪门功高震主,你又不听的宣扬自己的天赋,还试图得到贤名……数百年大玉国历时中发生太多太多这样的事了,你们洪家便会毁于你这一代,并且变得比如今的陆家都不如,所以你做出什么错事来,反而是对你有好处的,你使用手段杀掉陆家这小畜牲,对你大有益处!即便陛下知道了,怕是也仅仅会对你有些许惩罚,表面上严重,但事后必然会给你一定的补偿,与其一个小小的案件,您给陛下的确是一份安心,这样何乐而不为呐?再者,你……”

  洪公子听着他的话,先是一阵气愤,但越听却越觉得有道理!比如说之前的洪家受到陛下百般恩宠,所以他便更加在乎自己的名声,甚至修为,甚至曾经他还跑到战场上去立下了一些战功,为的是想要报答陛下的恩情,可是……这样一做,洪家的恩宠反倒越来越少,军权更是被削了再削,对此,洪公子心中是有疑惑的。

  如今姜思远这么一说,他瞬间就被点透,一切的一切,都想明白了,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原来……是这……嗯?!”

  他正仰起头悻悻然叹息,眼角却突然看到寒光一闪,经验,修为,甚至直觉,都在告诉他那是一件兵刃!

  可再想躲避却也来不及,仅仅是勉强侧过身,尽可能躲过要害,可是白光袭过,还是带走了他肋下的一捧血肉,鲜血四溅。

  他猛地出剑反击,来人却如鬼魅般退开,站在远处。

  也正是此时,他终于能看清偷袭他的人到底是谁,或者说……从被偷袭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是谁。

  只有他,才能偷袭到自己,也只有他,才能从那个让自己毫无防备的角度攻击上来。

  姜思远!

  “为……为什么?!”

  洪公子一脸痛苦,一半是因为身上的伤痛,一半是因为心痛。

  “哎,你太让我失望了。”

  :,酷o匠_X网正(u版&首(√发a

  姜思远仰起头,整个表情都是一变,明明是同一张面孔,但看起来……却根本不是一个人了。

  “十二年呐,真是漫长,你知道我为了能让你成事,花费了多少心力物力吗?为的只是想让你快速成长起来,从而……当我们圣宗在大玉国的一个耳目而已。哎……我还想着在不久的将来,用你的手去搅乱整个大玉国政局,甚至让你带兵打仗,直奔北疆,可惜啊,如今你竟然连一个小娃娃都对付不来,看来当初选你,真是一个错误。”

  洪公子听见了,听明白了,但却没懂。

  “八岁,你从魔兽口中把我救下,为此你背上至今还留着伤疤……”

  “假的!”姜思远耸了耸肩膀道:“魔兽是假的,伤倒是真的,不过你觉得为什么我十几年来都未曾把那伤疤去掉?便是让你记得。”

  “十二岁,我断壁受罚,你每天都来给我送吃送喝……”

  “那些日子还真是辛苦,当时我都想把你从断壁上踢下去,哎,其实那时就应该看出你不成器的,断壁算得了什么?有吃有喝的你都觉得是苦事,还整天哭哭啼啼的,我从四岁开始就学会从死人身上剜肉吃了。”

  “可是……你们姜家和我们洪家,可是至交,一生都在这都城中……”

  “哎,你就不能变聪明点吗?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我不是姜家的子嗣,或者说……嗯,姜家是我的手下罢了,这么多年他们能在大玉国中取得这种成就,倒也算是值得奖赏的,我喊了他们那么多年父亲母亲……呵呵,也算是足够了。”

  “我……”

  洪公子整个人瞬间愤怒起来,现在处于一种爆发的临界点,仿佛只要轻轻碰一下就会爆炸一般。

  可就在这时候,陆羽却皱着眉头忍不住问道:“姜家……你真的不在乎吗?”

  “当然不在乎,他们是圣宗的人,自然有为了圣宗而牺牲的觉悟。”

  陆羽眯着眼睛很认真的盯着姜思远看,看了良久,才说道:“对于你是魔宗的人,我一点都不感觉以外,其实从你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公主后,我就知道你是魔宗的人了,而且……叛徒这种事物,总喜欢把自己伪装成最弱小的那个人,仿佛自己并不是可以控制全局的人,但……你没死,不是吗?那么多陷阱,小黑这么多次攻击,你都没死,所以你真的不应该伪装的这么彻底的,对于这点,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教教你。”

  “我看了一眼公主,你就知道我是魔宗?这牛皮也不是这么吹的。”

  陆羽摊了摊手道:“随你怎么想,不过你却是没有第一时间惊讶我是怎么在那些陷阱中活下来的,而是关心公主,或者说……你希望洪公子注意到公主的伤势,而且她现在必死的绝境,你也已经知道了,你试图提醒过洪公子的,只是他……呵呵,真的如同你所说的,表面上好像很聪明,其实笨的离奇,在你再三提醒下他竟然还是没有发现,哎。不过相对于你是魔宗这一点,我怀疑的还是你的情感,你真的对姜家没有任何留恋吗?你真的很像我,所以你应该更会为那份亲情,即便是虚假的亲情,而感动的。只有从死人身上剜过肉的人,才知道从心脏流出来的血……是多么的滚烫。”

  “呵,”姜思远笑道:“是有怎么样?反正……你们就要死了,我也会‘假死’,这密境中的事情再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破落户此时拖着伤势费力的挪了过来,站在姜思远的身后,坚定道:“拜见孤山大人,还请孤山大人放心,属下等人即便丢了性命,也会将孤山大人的秘密守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