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神情自若,甚至背过身去,还让小黑放弃一切防备,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塔外,对塔内之事仿佛毫不关心。

  这是一个毫无防备的状态,若想杀之,便再合适不过。

  兴许这就是洪公子最好的一次机会,兴许……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只不过他迈出去的脚步,竟然真的就悬在了半空!

  洪公子从未想过事情竟然会变得……如此的纠结。不过就是想要杀一个小门小户的小讨厌鬼罢了,何时需要如此费力?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第一公主在。

  有她,杀陆羽便是杀她,此时的问题便转化为‘杀不杀公主’的问题了。

  这个问题是一个从来不应该去考虑的问题,因为杀掉一个公主,需要考虑的是要面临整个国家的征讨。

  可即便不考虑,其实很多时候……人们可以直接去做的。

  ‘我真的可以把这件事情隐藏住吗?’

  洪公子在一瞬之内,便自问了数千遍这个问题。

  h^最p新章节上G。酷'!匠,`网

  随后,仿佛不经意的,转头看了一眼其他人,也就是姜思远和两个魔宗。

  ‘他们……必须死!’

  杀掉陆羽和公主之后,最重要的事……就是绝不能留下一个活口,只有死人才能真正保守秘密,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个道理。

  浅显而残酷。

  所以姜思远也知道,破落户也知道,他们都错愕了一下,随后目光同时盯向洪公子那迟迟没有落下的脚。

  洪公子也愣了一下,随后收回脚步,朗声笑道:“还真是……让人纠结啊,本公子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话,而心生动摇,你这个家伙,是试图用你那三寸不烂之舌就把我们打败吗?”

  “打败?”陆羽一阵错愕,随后笑道:“你在开什么玩笑?人的舌头无法打败任何人,因为它不是拳头,但绝对比拳头要可怕,因为它往往是交易的开始。我此刻不是试图说服你们,放我们走,或者被我这三寸之舌败在这里。说话的开始,就是一场交易的开始……不要把交易两个字想的太卑鄙或者太低劣,交易是人自从生下来就会去做的事情,是人区别于所有动物的存在,他们的生死,全靠自己的尖牙和利爪,算起来其实就是用拳头,用暴力,吃的用暴力,找媳妇用暴力……等等。但人不同,人用交易!”

  他走前一步,直接来到洪公子的面前,率先一步踏在‘那条线’上,轻声说道:“为了杀一个你只是有些讨厌的孩子,就面临如今是否要杀公主的抉择之中,这……一件小小的事情硬生生的被你变成了世间最大的事情,值得吗?换做我来看,我觉得你有些……不会交易。”

  一句话,说到了洪公子的心坎上,或者说……说到了他的痛点。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局面,自然不是我想看到的。”

  听到这句话,陆羽的心便安了。

  如果是个太过‘死性’的人,此时就会咬紧牙根不放松,坚决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而他认了。

  “其实这件事就可以成为一个交易,”陆羽轻轻笑道:“首先,我跟你洪大公子其实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甚至没有说过任何关于你的话,而你对于我的了解,一方面是我陆家子嗣的身份,另一个就是……呵呵,你身边这位好友的介绍。我不知他是如何介绍我这个人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没有什么好话,所以……即便是我这样一个年龄还不足十岁的家伙,你都要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掉。但事实上……这两点……你都是被利用了。”

  一句话仿佛一道惊雷击在洪公子的头顶,整个人杵在那里,一声不吭。

  陆羽心中大安。

  朗声笑道:“首先,你只知我是陆家子嗣,但难道你不知道我是陆家的一个分支,临江陆家的子嗣吗?而且即便在那个陆家之中,我也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子,家中地位甚至比不过奴仆。你与陆家的仇恨,是因为一纸婚约,而这纸婚约又是陛下用来制衡你们权贵人家的手段罢了,你本就不应该来恨陆家,即便是恨了,也不应该来恨我。最主要的……若说跟陆家本家有仇,我也有啊!”

  陆羽深深叹了口气,无奈道:“其实我们原本可以成为一个阵营的人,你想要你的颜面,我想要我的地位,消灭那个眼高于手的陆家小子,自然对我们都有好处。你却想来杀我?为何?”

  陆羽仰起头看着他,满脸的不解。

  洪公子脸色变化一分,也突然觉得这件事有点问题。

  陆羽继续道:“其次,我很好奇,这位姜公子到底在你耳边说了什么?肯定是坏话,但到底什么样的坏话,能让你有杀我的冲动?而且……为什么要杀我?若是在课堂上的对峙,那仅仅是学生之间的一次不友好的谈话罢了,学院内的事,正应该在学院内去解决,这是大玉国的特质,是我们的秉性,也是我们的骄傲,可是……他到底为什么非要杀我不可?甚至用哄骗你,甚至……”

  陆羽看了看那两位魔宗,眯着眼睛沉声道:“这魔宗,到底是何人找来的?他们没死,我相信给他们命令的人,也一定没有死,所以在你与姜思远之间,必有魔宗!魔宗此行而来,表面上是为了抓我,帮助你来杀我,但事实上……他们现在做了什么?杀了很多大玉国的权贵家族子嗣,更是大玉国年轻一代的高手,是大玉国的未来。而且他们进入了这曾经只有皇家才能进入的密境。不管从哪个方面看,在这场闹剧之中,即便这几位魔宗尽数死去,得到最终利益的却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大玉国,而是……魔宗。所以我说你们之中必然会有一位是魔宗,常年潜伏在大玉国之内,若非如此,不会弄出今天的事端,那么……敢问洪公子,你是吗?亦或者说……你们洪家其实就是魔宗余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