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的前世,位极无臣,便是黑水营营长,也需与他同桌而持。

  有一次酒过三巡,陆羽虽不见醉意,但话语却越发轻松。

  说话间,他突然看着自己握着酒杯的手指发呆,被问起为何失神才轻轻笑道:“人类……还真是个很奇怪的生物。”

  “何以见得?”

  “营长你看呐,我们人类的身体……很弱,起码看上去是这样,但如果细想下去,仿佛又不是这样。那些学者总说我们直立行走解放了手,可以让我们制造工具,征服自然……”

  他突然大笑起来,转头望着满座,大声说道:“何其猖狂?如果这世间真的有造物主的话,它是否会制造出一个注定要征服自己的存在?倒还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靠谱一些,但仔细想来……却也不太对,我们其实早已经能够适应这个世界了,从古时候,人们还不知道电为何物,不知内燃机,不知核武器,人类便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所以我们生存了,但为什么……我们还是要一次次的提高自身?是因为……追求吗?”

  一句问,让所有人陷入了思考,但他却自问自答起来。

  “其实哪有那么复杂?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的,只是因为人类本身的……优秀!”

  “哈,陆羽此言,倒是比之前那‘征服世界’还要狂妄一些。”

  “非也。”

  陆羽笑道:“人类就是这样的优秀,优秀的……只能看起来平凡。我们身体比例十分奇特,在整个生物界独一无二,极少有类似。灵活的手,让我们可以在摘取角落中果实的同时,又能伸进石缝中找到躲藏的小兽。我们所有的属性都是中等,显得那么中规中矩,却有让我们……无所不能!不算坚强的大腿,但终究能支撑我们全身的力量,脆弱的手臂,也能让我们攀岩上最高的山峰。我们身体的毛发只够保护住最紧要的部位,其余却是光溜溜,这是让我们可以在水中减少阻力,腿又比手臂长,相对于猴子猩猩,让我们更适合在荒原上奔跑,腿部的‘前关节’,虽然比‘反关节’跑的明显慢,但却更容易让我们抱紧树木。

  所以说,人类这身体的构造,并不是某一领域最好的,也不是最强大的,但却是适应能力最强的!

  狮子属于原野,猢狲属于丛林,鱼儿属于湖海……而人类?仿佛什么地方都不属于,因为我们属于这整个世界!

  正因为我们适应这天地所有的环境,所以我们遍布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经受世界所有的挑战。正因为我们适应了所有,也让我们在某一方面都无法做到最好,永远的受到威胁,永远的苛求生存。

  正是被威胁,才让我们终于找到了另外的能力,本源来自身体的某一方面的缺陷,却脱离身体之外的能力———工具。

  雨林中我们只有使用了蔓藤和长矛才能生存,原野上只有懂得协作战术才能生存,水中我们只有找到能歇脚的地方才能生存,所以我们做出了石矛,做出了弓弩,做出了船。

  如果,真的有造物主的存在的话,那么这个造物主一定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它根本就想创造出一个可以适应整个世界的生灵,而适应所有,便意味着征服和统治。

  所以……”

  陆羽沉默了许久,才突然欣然笑道:“人类从出生开始,便有踏遍这万里河山的能力和使命,行走天下,便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秉性。”

  当时他说出这些话,是为了‘分解’黑水营,因为他很早就意识到,当他们所做的达到了某种程度,唯一可以制约这个世界的,将这个世界送入无尽深渊的,却正是他们本身。

  只不过在听到他说出这番大道理后,营长却叹了口气,有些惊艳的说道:“真没想到,从一个世间最理性之人的口中,我竟然听到了最浪漫主义的事。行走天下?领略每一寸风景,感受每一个惊喜,你的想法我们了解了。”

  ……

  于至理之中探寻一丝人性的浪漫,是陆羽总会有意无意去做的事,说起来也算精通。

  所以他所讲出来的道理,总会有点蛊惑人心的成分在。

  即便是一个简单的‘送人台阶’的‘建议’,也会蛊惑在场所有人的心,让它们发生一丝变化。

  洪公子听完,手上的动作便慢了,眯着眼睛盯着陆羽,一时间没有开口,但目光却在变化。

  第一公主也抬起头来,认真思考着陆羽话中的每一个节点,随后一愣,便发现了陆羽的目的。

  他不是想要将洪公子立即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而是要在这所有人的心中种下一枚种子,那便是……洪公子是‘自由选择者’,因为他的每一个选择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破落户是‘争夺者’,他必须得到洪公子的帮助才能战胜陆羽。至于陆羽本身,却在这里面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简单来说,热脸贴一个不知道是冷是热的屁股,贴上去之间心中总会有疙瘩,陆羽要的就是这个‘疙瘩’!

  而洪公子也适时的‘帮助了’陆羽,因为他犹豫了。

  “洪公子,”破落户沉声道:“无需多想了,今日被你们大玉国的公主见到你和我们在一起,只要她回去之后的一句‘闲话’,就能让你们洪家万劫不复,还是说洪公子有这样来一场豪赌的准备?将自己的性命和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寄望在一个以蛮横无理口无遮拦出名的大玉国公主的一句话之上?”

  “哼!”洪公子被说的有些脸红,忍不住怒道:“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还不需要你这样一个魔宗的人来提醒!”

  “你!”破落户一怒,但却马上悻悻然说道:“洪公子知道就好,既然知道,相信以洪公子的聪明才智,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在下身受重伤,所以……还请洪公子亮剑杀敌吧。”

  5酷Z匠6i网TA唯、D一正9、版a,其他‘都'1是《盗jL版

  如何能让一个团体变得不团结?很简单,给这团体中一个至关重要的人,一个可以选择的机会,无需太多,仅此而已。甚至他自己都不需要做出什么选择,只要其他人知道这点,目的就达到了。

  洪公子心生气恼,但还是抽出长剑,眯着眼睛向陆羽走了过来。

  陆羽此时却一改之前的懦弱无助,而是直起腰杆,扬起头颅,随意的将手指向塔外,用一种沉稳的声音说道:“洪公子,你可知晓,凭借第一公主之力,小黑之能,我们是能够走出石塔,越过黑炎狼,甚至逃出秘境的吗?即便你用尽手段,你确信能够将我们全部留下吗?古人道,魔只一线。如今对你而言,便是这一步之间。前后之距不过一尺,但却是仙魔之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