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落户出锥之前,之中,之后,他的目光都锁定着陆羽的眉心。

  所以陆羽没有看到锥,但早已经知道锥的目标。他所需要做的,无非就是提前用手去保护那个‘目标’罢了。

  但……

  夺命锥入手一瞬,陆羽又禁不住苦笑,甚至心中有些凄苦。

  ‘洗尽铅华太霸道’。霸道好像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所以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精致,有的只是更多的直来直去。就比如这支夺命锥。

  入手那一刻,陆羽就知道了它之所以叫做夺命锥,并非是因为它的快,也并非是因为它的巧妙,而仅仅是因为……它无法阻挡!

  势大力沉。‘霸道’二字便是陆羽此时唯一能想到的。

  挡不住了,却必须挡。

  陆羽的手臂没有什么东西能破坏,但他依然会被击飞,巨大的冲击同样致命。

  几乎是一瞬间,陆羽使用了自己刚刚拥有的那一丁点的能量。

  一道轻盈的光从他手指上渗透出来,在他指尖欢快的雀跃。

  随着微光的出现,陆羽便感觉那夺命锥并非那么重了。他微微一愣,赶忙操纵微光,让它顺着夺命锥盘旋而上,将它整个烘托起来,随后……夺命锥真的就变得乖巧了,静静的落在他的手中,显得安然。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陆羽累的险些昏过去,深吸几口气才勉强变清醒一些。

  同样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几乎肉眼不查的微光,却让扔出夺命锥的破落户整个人呆立当场。

  他从未想过夺命锥会这么容易的被人破解,更重要的是,他从未想过会在陆羽的身上看到那件东西。

  m更“,新最e快上q酷mk匠网,

  “走!”

  破落户的汗水猛地就流了出来,转头便走。

  其余两人满脸错愕:“这是要……”

  “少废话,”破落户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却几近嘶吼道:“快走!趁着他……哼,该死的‘孤山’,让我们做这样的任务,莫非是要我们来送死?还愣着干什么?!”

  说完更不理会两名同伴,快步向那石柱走去,仿佛只要躲在它的后面就能心安一些。

  ……

  魔宗的人离开了,只剩下陆羽和第一公主,还有周围无穷无尽的黑炎狼。

  “走了?”

  “走了。”

  “那又怎么样?”

  第一公主看着脚下的荒凉,平静说道:“这些狼好像在怕你。”

  “不是怕我,”陆羽笑道:“我跟公主大人用的方法一样。”

  第一公主疑惑道:“你也有黑木?”

  陆羽没有回答,而是把自己的衣袖往上拉了拉,露出里面的手串。

  第一公主这次却是惊讶了,好一会,才恢复正常道:“那你也应该知道这是梧桐木了吧?”

  “嗯。”

  “说来……还真是奇怪啊,”第一公主悠然叹道:“父亲做过很多荒唐事,耗损大玉国最精锐的一支军队,也是能够将他扶持上皇位的军队,就为了从远山中抓回一只鸟,而且是雏鸟。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甚至为了这件事而险些失去夺嫡的机会。但当他们看到那只鸟的时候,不用父亲介绍,他们就知道那只鸟叫‘黑鸟’,也开始有些理解了父亲这么做的目的。但……直到十数年后,只有很少的人才真正懂得了父亲的野心,还有他的城府。‘黑鸟栖梧桐’,很多人理解错误了,这句话不是说黑鸟只能在梧桐上生活,而是……梧桐会寻找黑鸟的踪迹,主动寻来而共生。父亲想要找的不是黑鸟,而是那株梧桐!”

  她突然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继续道:“在早先几年,父亲可以去梧桐那里剜几块木屑,但也会遭到黑鸟的阻拦。那时的黑鸟显得疯狂,但却又不能伤到黑鸟,因为黑鸟伤,则梧桐枯。虽然黑木很少,但皇家确实因黑木而得到诸多好处,包括那横跨几乎半个帝都的阵法,也包括皇家历时千百年却毫无进展的秘境,正因为有了黑木而‘有所得’。只可惜过了几年之后,黑鸟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快的成长起来了,它依然不让其他人去动梧桐,而且这次的它……终于有能力这么做了。已经十几年了,皇家没有从梧桐上得到一丝黑木碎片。”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竟然很突兀的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陆羽的脸颊,好似要把他看的更真切一些。

  “你不但得了黑木,更能研磨出这手串,你……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人?”

  陆羽苦笑道:“若我说,我是第一次见到黑鸟,第一次见到梧桐,我就去拿了,它没有理会我……你会信吗?”

  第一公主看着他,看着难得说一次实话的陆羽,脸色浮现出一丝失望。

  她叹了口气,收回手,转过头,低声说道:“罢了,又能如何呐?既然要离去,再知道一些秘密又有何益?”

  “兴许可以不死。”

  陆羽试图安慰一下。

  第一公主平静道:“破境,用的是命。用了,命自然就没了。臭小鬼你说过的,这是个时间静止的世界,我们所经历过的,所受到的伤害,直到我们出去后才会算在我们身上。可我现在还是受伤了。”

  她知道,自己是受了一种连秘境都无法‘压制控制’的伤,绝命的伤。

  “年轻做事还真是不知后果。”陆羽皱起眉头看着第一公主,等她凄然苦笑,又说道:“明明你也不年轻了。”

  “嗯?!”

  这句话,让第一公主猛地转过头来,眉目中凸显愤怒。但也因为这样,陆羽终于能从第一公主的脸上看到一丝鲜活的气息。

  陆羽突然咧嘴一笑道:“公主大人呐,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还真多啊。今天就让我来给你上一课好了。”

  “学什么?”

  “你应该好好学一学,‘死’这种东西,直到自己真的死去之前,绝对不能认可它。而且…”他突然神色一正,沉声道:“相信我,有些人有些时候,即便是真的死了,也不要认为那是生命的结束。”

  他说的是他自己,第一公主自然听不懂。即便听懂了,她自然也不会信。

  而陆羽也并未再解释什么,深吸一口气,突然走到第一公主前面,竟然用小小的身体直接把她背在了自己的身上,迈开双腿大步向前走去。

  “公主大人啊,你还真是沉。”

  “因为本宫高。”

  别突然背起而错愕的她,原本想要说些其他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么个无关痛痒的一句。

  陆羽飒然一笑道:“狡辩?不死心?那就好办了。”

  他步伐越发轻盈起来,向着那个石柱便走了过去,到最后变成小跑,全然不在意那四位魔宗其实还在那里。

  陆羽是自寻死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