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大人,对于这世上唯一一个给你送终的人,这可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陆羽轻声笑着,注视着这个,在这世上唯一让自己勃然心动的女子,如此的轻盈,柔软。

  “傻瓜,”第一公主再次闭上了眼睛,带着笑,毫无掩饰:“逃掉了,多好。”

  陆羽却笑道:“年轻人嘛,不那么会考虑什么后果。只知道不停向前,总觉得只要往前走……在那永远的前方,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的存在,并对此深信不疑。”

  第一公主又睁开眼睛,十分疲惫的说道:“你在说你自己?”

  “不,”陆羽道:“我在说你。公主你今天终于往后退了一步,对此……我很开心。”

  “本宫不过求死。”

  陆羽蹲下身,伸手拉住第一公主的手臂,用力的将她扶了起来,笑道:“人总有一死,也许是死在冰冷的床上,也许是死在纷争之中,也许……仅仅是死在一场无处躲避的寒雨。你我也会有一死,但抱歉,那绝不会在今天!”

  说完,陆羽猛地抬手一挡,一道白光在他手臂上炸开,叮的一声将他打了个踉跄。

  那白光是一柄弯刀,雪白明亮。

  “还不死心?”

  陆羽脸色有些无奈,看着在那石柱旁边的三名魔宗,冷哼一声说道:“这样是伤不到我的,若你们有自信,可以过来。”

  破落户突然哈哈一笑,说道:“伤不到你?总要多多尝试才好。”

  说罢,伸手入怀便掏出一堆奇形怪状的东西,兜头就向陆羽扔了过来。

  第一公主心中一寒,心知自己必死,所谓将死之人其言也善,他猛地转过身来,一把将陆羽搂住,试图用自己的身躯来抵挡那些事物。

  “暗器?”

  陆羽却冷声一笑道:“这世上竟也有暗器,倒也算新奇,怕也就是你们这些魔宗之人才有闲心弄这些小道,耽搁了修为。”

  一边说,他突然伸出手去,从第一公主腋下穿过,在她背后轻轻舞动两下,抽回手来,手掌之上竟然安静的摆放着七八种各色暗器,好像小山一样堆积在他小小的手掌之上,颇为有趣。

  “这!”

  一举,皆惊。

  陆羽笑道:“若是大开大阔倒也罢了,兴许你们还有一线希望,只不过这暗器嘛……你们可能不知道,从我才刚刚能爬,就会到溪边抠泥玩。这是一个技术活。我要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需要在偌大的泥土中找到那肉眼看不见的细微存在,发现它们的方法,便只能通过手指上的感知。泥土混杂,你们知不知道要想保护我这柔嫩的手指不被泥土中的碎石割到,我这双手需要多巧?你们又是否知道,一颗无用的沙砾和一颗有用的沙砾,其中的不同到底有多么的细微?”

  他说着,满脸自傲。

  第一公主却在惊讶过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这臭小鬼,嘴巴当真是不饶人,人家好不容易练出来的暗器手法,在你嘴里却成了泥土中无用的沙砾,本宫虽然不想去瞧那张恶心的脸,但却真想看看他面具之下精彩的表情。”

  陆羽却很认真的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说的是真的,但却不全面。

  陆羽‘望闻问切’那古怪的医术,最是考量对细微处的把握。所以他才能在一片虚无之中,仅仅依靠一根手指,就将小阮的灵气运用自如。其实他不能‘使用’,仅仅只是通过极为复杂的手法去‘引导’而已,世间能做到这点的……在这个世界他不知道,但在前世,遍寻天下却仅有他一人尔!

  连最不易捉摸的灵气他都能找到机理并恰当引导,对于几个简简单单几乎毫无手法的暗器,又有什么难的?

  即便暗器都势大力沉,但终究只是暗器,体积小,又不算很重,稍加牵引卸力便可,对陆羽而言,确实再轻松不过。

  破落户的脸色真的很难看,即便有面具遮挡,但露出来的眼睛,却也足够表现出他的心情,望向陆羽的目光恶毒无比。

  “好,很好!”

  他低吼一声,突然从后腰处费力的抽出一支一尺长的‘针’来,更确切的说是‘锥’。

  “师尊三十六枚夺命锥,在下天资愚钝,耗三年之时只掌握一锥。臭小子,如果这一锥你也能挡下,那我们即便违背了宗主之命,也放你等离去,若是不能……那便不用说了,因为那时你已经是个死人。”

  陆羽轻轻笑道:“夺命锥?应是个不错的玩意,速速扔来,让小爷拿回去把玩几年,玩腻了的话,兴许还会还给你。”

  “那就请收好了!”

  破落户猛地抬手,手臂行至中途,竟然因为速度太快而‘消失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那根夺命锥。

  当它再次出现的时候,或者说陆羽终于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到了陆羽的面门之前,距离他眉心只有不足三寸距离!

  生死……一线。

  比眼睛快的,是光,比光还快的,是锥,比锥更快的,却是……陆羽的手。

  三寸距离,陆羽的手早已等在那里,仿佛他的手就从未放下过,从出生开始就举在头顶,就是为了要接住这一锥,如此的自然,仿佛这才是世间的道理……眼睛看不见的夺命锥,终究被一只稚嫩的手……一把抓住!

  其实陆羽也看不见那道夺命锥,即便是到了三寸,若仅靠眼睛临时观察,他怕是死了都不知道夺命锥到底在哪。

  看不到,但他却知道。

  武者修习武艺,最讲究的便是‘眼到手到’,视线所及,大脑都还未反应,手便能做出反应,先思考一步而行。但暗器之法却截然相反。

  暗器重在‘暗’字,‘暗’却不是在说只有背地里见不得光的东西。‘暗’是‘明’之反。可以是谋略,可以是计算。就比如暗器。

  初学者,眼到手到器却未到,往往很难如臂使指,直达目标。初成者,心到眼到手到器到,一气呵成,只心念一动,暗器便中!若平凡人练飞刀,若想初成只怕十年之功。

  再深,成者。心中有物,却目空一切,看人看物看风景,却不看心中之物。手动,器中,不循目光直达心中目标。此为‘心眼’!心眼成者,闭目而飞花伤人,只寻常事。

  再深,便是大成者。见汝首而刺股,见汝首而刺首,见汝股而刺首。再成,便是心境,便是谋略,便是心智对抗。双方斗智也斗勇,看着你的心肺要穴,但打不打向这里,你不知道,兴许他自己都不知道,直到出器那一刻他才有计较,直到中器那一刻,你才知道他的目标。

  看正Gg版nE章h%节上L4酷"匠网

  这便是陆羽眼中的暗器,可惜,这枚夺命锥却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