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负着第一公主走近石柱,随后冲石柱轻轻一笑,说道:“还真的是很大呐。”

  第一公主略显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因为那四个人即便突破了黑炎狼,却最终都没敢进入这石柱。”

  酷MH匠O网tW正x-版P.首:发2

  陆羽理所应当的说着。

  “那不就意味着,这石柱之中比那些黑炎狼还要危险吗?”

  第一公主有些不理解。

  陆羽却笑道:“危险?若是惧怕危险,我们就不应该进来的。而且退一万步讲,现在我们的处境,还能更危险吗?不瞒你说,现在我仅仅是背着你,已经倾尽全力了。”

  第一公主抿了一下嘴,说道:“本宫说过,本宫不是重,仅仅是生的高大。”

  “当然是这样。”

  陆羽忍不住笑,抬起头看着石柱,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看起来是个柱子,我却觉得它是个残破的石塔。”

  “为何是塔?”

  第一公主问着。

  陆羽笑道:“因为我们正前方不是写着嘛,那是‘门’。”

  “门?”第一公主抬起头看着石柱上的‘鬼画符’,突然一惊,低头问道:“你认识这些图案?!”

  “图案?”陆羽笑道:“它们可不是图案,它们是文字。我不认识这些文字,从未见过,但我此生见过学过甚至用过超过数十种文字语言,看得多了,便能看出一些其他文字的门道来。也算是幸运,这里的文字要比大玉国的文字深邃的多,也高等的多,反倒是更好认了。”

  “你说这些鬼画符是文字?还要比我大玉国的更加高级?”

  “当然了。文字要后于语言,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文字是语言的延续。所以一般的文字,都会出现‘象形’‘象声’这两种演变,比如波浪代表了水,三角代表了高山。另一方面,则是把我们说出的‘啊’用圆形表示,‘哎’用方块表示,这是象声。象形要比象声高级一些,因为‘形状’的雷同性要比声音的雷同性要少得多。因为我们人类总共就只能发出一百多一点的不同的声音,将它们不停的组合排序,凝结出来的声音……其实极为有限,在表达一件事物的时候总会出现歧义。形状就很多了,但同样有局限性。所以文字的最高境界,其实是一种……感觉。就像这个‘门’字,寻常人看起来会有很多种解释,不知道它到底是拱形还是圆形,也不知道它所代表的到底是什么,但你有没有注意,在那个方形的图案两角,有一个向外向上翘起的‘角’。听闻亘古时候,‘门’一边象征了隔绝两个不同世界的绝壁,又象征了连接不同世界的通道,这是‘门’的两种职能,所以分别有两位神祗来守护着‘门’,赋予门这种力量,这两个看似要飞起的角,便如同那两位神祗。不知道亘古时候的风俗的话,极难理解,但若是知道,便会一眼认出这个字,这就是被赋予了‘生命’的文字,它可以传递知识,思想,风俗,乃至更深层次的东西,远比大玉国这种单纯的一遍遍演化的象形文字要高级的多的多。”

  “哼!”

  第一公主撇了撇嘴,一脸的不相信,但头却耷拉下来,下巴支在陆羽的头顶上,有些百无聊赖的问道:“就算这个字是门吧,但其他的图案呐?这整个石塔布满了图案,难不成是被写下了千千万万的文字?”

  如果陆羽所说的理论是正确的话,那第一公主的猜测也不会有错。

  但……陆羽却摇了摇头。

  眯着眼睛仰头看着整个石塔,沉声说道:“不,这所有的图案加在一起,却只是一个字。”

  “呵,”第一公主禁不住冷笑,说道:“若是一个字的话,这个字就太过复杂了,怕是一个人穷尽一生也只能写出几遍,你还说这文字高级?”

  陆羽却再次摇头,轻声说道:“不,你错了,这里所有的图案,仅仅是这个字的一部分,在石塔破损的地方,还有这个字的延续。要写下这个字,一个人是不可能写出几遍的,甚至穷尽一生,那人也只能写下一遍,甚至……还写不完这个字。”

  “写一个字,需要一生?”

  陆羽点头道:“因为这个字,是‘梦’。”

  他终于走到了石塔的正前方,伸手抚摸了一下冰冷的黑色图腾,轻声笑了下,随后便解下手串,紧紧贴住那石壁。

  “如果这个秘境真的跟梧桐有关联的话,那这么大块的梧桐如果都打不开它的话,看来我们也真是要命决此地了。”

  咔嚓……

  极为细微的一个声音,从石壁的内部响了起来。

  一道裂缝凭空出现,在那图腾的边缘,缓缓张开了一条通道,看起来如同猛兽的口,让人生不出一点想要走进去的欲望。

  陆羽眨了眨眼睛,费力的抬起头,勉强能看到第一公主的面颊,也看不出她此时的心情。

  便突然哈哈一笑道:“我以前总听人说一句话,议论的是‘梦想’,因为总有人会问,梦想最坏的结局是什么。”

  “哦?那最坏的结局是什么?”第一公主也看着通道,她知道自己马上会被背着走进去。

  陆羽笑道:“有人说呐,梦想最坏的结局……其实不过是‘清醒’罢了。”

  第一公主一愣,低下头笑道:“这倒是个很有趣的答案。”

  陆羽笑道:“是不错,但却是一个没养料的答案。”

  “那你倒是说说,梦想最坏的结局是什么?”

  陆羽又笑了,对第一公主说道:“其实对于你们皇家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应该更明显一些吗?清醒?最坏的结局?不,对你们皇室成员来说,清醒反倒是一种最好的结局呐。试问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叔叔舅舅们,甚至包括你自己在内,若是早点从‘荣登大宝’这个梦想中清醒出来,不就是你们最好的结局吗?当一个富家翁,逍遥快活过一生,何其完美?”

  一句话,让第一公主的身体猛地紧了一下,搂着陆羽脖颈的双臂也同样一紧,让陆羽有些呼吸困难。

  陆羽苦笑一声,却依然继续道:“所以啊,梦想最坏的解决,其实是……醒不过来啊。永远做梦,并不认为那仅仅是一个梦的人,才最是悲哀,最是可怕。”

  他说到这里,猛然转头,脑袋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让他可以正视第一公主的双瞳,沉寂而更似幽冥希声般说道:“公主大人若是醒了,我们便走进去,若是不醒……那我们只能在此告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