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的人’?

  这句话从蓝袍女子口中说出,听在陆羽耳中,怎么……都觉的是一句话骂人的话。

  陆羽也只能无奈苦笑,然后十分不要脸的说一句:“姐姐真好看。”

  “你是怎么进来的?”

  蓝袍女子虚趾踏青波,宽阔潭水一跃而过,站在陆羽面前,问出了她的问题。

  陆羽抬头看着女子,突然有一种很苦恼的感觉。

  首先,是最近他总要仰着头去看人,这很累。

  其次,但凡女子仿佛对他都没有什么戒心,礼教如此重的大玉国,一名女子根本就是被看光了,却还能这般平心静气的跟自己的说话……还不是因为他今年只有七岁吗?

  看起来小小一只,到如同五岁孩童。

  换句话说,他从未被当作一个男人看待。

  “这个……”陆羽歪了歪头,戏谑的说道:“如果我说,其实我今年已经十三岁了,你会……”

  “那你可以死了。”

  “呃……”陆羽看着蓝袍女子不知从哪突然掏出一柄长剑来,吓得要死,赶忙改口道:“姐姐,我今年才只有七岁呐!”

  声音很甜,也很清脆。

  蓝袍女子收了长剑,然后就这样直勾勾的低着头盯着陆羽看。

  陆羽也盯着她看,尤其看着她发丝间滴下的水,一滴一滴的,仿佛很有趣。

  “嗯?”

  良久之后,蓝袍女子终于出了声,只不过声音夹杂着一丝气恼。

  陆羽一愣,这才赶忙说道:“哦,你是在等之前的回答?”

  说实话,他对这个冰冷的女子还真是有点无语……陆羽明显已经试图掌握两人之间的‘节奏’了,这招百试百灵,但这个女人……仿佛并不吃这一套。

  “好吧,我……我其实就是走进来的,这里有山有水的,我想要来游玩一番,只不过奇怪的是,其他人却都进不来,只有我能走进来……嘿嘿,原本我以为自己算是特殊呐,原来姐姐也能走进来啊,那我就放心多了,我很正常呐。”

  陆羽摆明了就是装嫩装白痴。

  谁知蓝袍女子却认真的说道:“不,你很奇怪。”

  说话间,她竟然又把剑举了起来,冰冷的说着:“你确实只有一个人进来?”

  “是啊。”

  “嗯,那如果我杀了你,陆家就会因为死了一个人而操办丧事,短时间内应该无暇去说婚事……”

  她真的在很认真的想这个可能性。

  陆羽也真的被吓了一跳。

  合着……最近见到的女子,都一个个奇怪诡异的要死啊!

  “我……我哥配不上你!”

  陆羽只能喊出这么一句来,满头大汗的。

  这蓝袍女子自然就是蓝紫依,那个即便是在都城之中,也颇有传奇色彩的女子。

  蓝紫依冷冷的看着陆羽,平静说道:“这点所有人都知道。”

  “那……那你也不能杀我!”

  陆羽开始耍无赖了。

  蓝紫依耷拉着眼皮冷冷的说道:“私闯禁地,扰我修炼,我有充足的理由。”

  “你知道我是谁,还要杀我,是人都知道是私仇!”

  “那又怎么样?”

  蓝紫依已经将剑举了起来,平缓的放在了陆羽的肩膀上,距离他的脖子很近。

  陆羽转头看了一眼……嗯,是柄好剑,闪闪发光的。

  他转回头,看着蓝紫依,突然翻着白眼长叹了一声,随后又是一阵苦笑。

  奇怪的女子,所以他扮猪吃老虎的招数就没啥用了。

  S更@s新最v快h-上;!酷M。匠\n网

  “哎,也不知道你是天性冷酷,还是刻意隐藏自己的本性。只不过这种吓唬人的手段……呵呵,你真的把我当作普通孩童了?”

  陆羽的气场突然变了。

  这让蓝紫依也有些惊讶,而且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陆羽前前后后仿佛变了个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他仿佛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起来。而自己握着的剑的手,也感觉越发的沉重,不再那般轻松。

  “你觉得我是在吓你?”

  陆羽耸了耸肩,甚至因为这个动作,都让那长剑更加靠近了他的脖子。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哎,那我真的要为你的智商而苦恼一下了,我会同情你的。”

  “你说什么?”

  蓝紫依冰冷的脸色越发冰寒。

  陆羽轻松说道:“因为你不能杀我。杀我?呵,陆家虽然摔落,但总算是大家族。并非这大家族对你们家有什么压力,你应该考虑的是陛下的面子,也就是天下的规矩。陆家子弟被杀,陆家便是苦主,苦主原本就更容易被人同情。陛下自然不会因为你杀了我而直接惩罚你,但相同的,他也会给陆家一些……嗯,怎么说呐?算是便利?更像是安抚,不光是安抚陆家,也要安抚那些正在走下坡路的部分家族,以免他们兔死狐悲的做出一些什么极端的事情来,比如铤而走险的参加到夺嫡战争中去之类的。正因为安抚,所以面对陆家的请求,他自然会答应。而对于陆家而言,对于你这样一个杀人凶手的女子,最大的惩罚应该就是……把你娶进门,然后再百般羞辱吧,嗯……娶了再休就是很好的办法。”

  蓝紫依静静的看着陆羽,然后……将架在他脖子上的长剑放了下来。

  “你今日所说,惊了我。”

  陆羽咧嘴一笑道:“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

  “滚吧。”蓝紫依道:“今日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没来过,也什么都没见过。”

  虽然表面不在意,但……她终究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被人平白看光,即便是一个小豆丁……她心中的震荡远比她表现出来的要强烈的多得多。

  “但我终究是看了。”

  “你很想死?”

  “不,”陆羽摇头道:“我这人不喜欢占人家便宜,也不喜欢平白地享受。还是那句话,姐姐你很美,但也没有让我有此生无憾的想法,所以我不想死,但我也不想看着姐姐死。”

  蓝紫依的眉头终于皱了一下,算是一向冰冷的脸上,不可多得的一个表情。

  “你觉得我会死?”

  陆羽再次摇头道:“不是‘我觉得’,是姐姐真的快要死了,这是事实,不是我个人的猜测,其中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就在我刚刚放过你之后?这是狂妄,还是陆家人的秉性?”

  陆羽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手指了指蓝紫依的胸口,确切的说,是她喉下三寸。

  这动作极为不礼貌,可却让蓝紫依猛地一惊。

  “很疼是吗?”陆羽平静的说道:“应该就像一柄小刀不停剜肉那么疼,每到夕阳落下之时要更重一些。”

  他抬起头直视蓝紫依美丽的双瞳,露出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随后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能承受这么大的疼痛,今日也算是‘惊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