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一条不算路的山路,艰难的爬上去,这是这辈子陆羽第一次独自一人走着艰难的路。

  他是向着水声去的,因为他要做一些实验,只有放在水里才能掩盖它的威力和声音。

  酷%匠iz网Xc首A发\

  之前面对姜思远的挑衅,他偷偷拿出来的那颗金属小球,就是他研究的结果,也是他冥思苦想之下,自己能够做出来的最高级的东西。

  说白了,那东西就像‘手榴弹’。

  但实际上所花费的心智要远超那种理论极为简单的东西。手榴弹,引线,炸药,让包裹的金属炸裂,用冲击力和弹片伤人,虽然前世的那东西种类有很多,但根源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但陆羽手中的小金属球却不同,它太复杂了。

  甚至它根本就是从一种功法中演变过来的!

  陆羽曾用孤江寒星中领悟的功法和现代科学的运行原理,专研出一种‘很独特’的功法,它被命名为‘九转回路’。有一种理论,就是一条细小的电流,在某种封闭的回路中运转千万次,那么这道电流最终会撑破不管是任何材料所制成的回路,最终爆裂开来,释放出比原子裂变还要恐怖的力量。

  所以这种功法正是陆羽的拼命手段,瞬间燃烧自己的生命,用必死的结局换取一瞬间恐怖的战力。

  ‘九转轮回阎王路’,此为九转回路的真谛!

  这一辈子,好不容易再次拥有了生命,陆羽不想那么冲动的浪费掉自己的性命,所以这招式他根本就不会去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教给别人,或者……换一种方式去应用它。

  如果之前陆羽没有从陆枫身上看到那玄冰焰的超极品资质,他原本是打算把这九转回路教给对方的。毕竟,对方在胜利之后死掉,才更符合他天生恶魔的形象。

  但陆枫身上终究是没用到。

  早在很久以前,在陆羽研究火炉的时候,其实他并非对火炉那么执着,而就是想借此机会去研究一下这个大陆上的金属罢了。

  所以他发现了秘银的另一种特性,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秘银才能成为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若说灵石能为所有修为者提供灵气的话,那么……秘银就是那种可以武装起修为者的不二之选。

  秘银比黄金更‘恒久不变’,它不会被腐蚀,也不导热,可谓水火不侵,这是优点,同样也是缺点,毕竟除了‘不变’的属性之外,它好像就一无是处了。但事实上,它有一个让所有人欲罢不能的属性,便是‘无损导灵’!

  所以秘银可以被制成刻满了阵盘的铠甲,可以成为灵武武器的必添材料,甚至可以建造巨大阵法。

  而陆羽,则是用它来制造这个‘小手雷’。

  小小一颗,陆羽拇指大小,换做普通成年人,相对只有小拇指那么大,如同药丸。

  但它却是中空的,被陆羽镂空雕刻了二十七道阵盘。其复杂程度……就相当于在一颗米粒上写下全套的四库全书!

  再将小阮的真气灌输其中,添补每一个孔洞,让真气形成完美而永不停歇的循环。而只要陆羽从其中稍微抽走那么一丁点的真气,或者混进一丝灵气,那么原本稳定的结构机会变化,二十七道阵盘将同时启动,一瞬间让成为‘无限的回路’,最终,也仅仅需要一瞬间,回路让真气变得磅礴无比,爆裂开来,从而射出九道能量‘细丝’,会贯穿挡在它们面前的一切。

  陆羽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也是如此境界的他倾其所有所能制作出来的最精密的事物,终其这么多年,只做出了三枚,一枚都要耗时一年的时间,他那为数不多的‘空闲’的时间。当然,跟小阮腻在一起什么都不做,也算是很重要的事。

  甚至他还给这三枚小金属球取了一个十分‘恶意’的名字———‘丝舞’。

  也许在他眼中那杀人无形的九道细小能量丝线,就如同女子青丝一般,会在人间轻盈起舞,至于敌人的鲜血……也不过是在舞池中间盛开的花朵罢了。

  但他今日之所以来这里,可并非是要实验‘丝舞’,只有三枚,不管有没有用,能不能奏效,他真的不舍得就这样实验‘没了’。他今日想要实验的,是一种‘廉价的替代品’,同样是秘银球,却大了很多,起码一个鸡蛋大小,上面也只有三道阵盘,注满能量需要耗费小阮四分之一的修为,但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却比‘丝舞’要弱上数十倍。

  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东西制作起来很容易,差不多一天就能弄出来一个。只是它具体的能力,陆羽却从未验证过。

  三个月后的大比,他需要一件自保的东西,但又不能‘那样的凶残’,这‘仿制品’自然再合适不过,对此物陆羽同样也给取了个名字,叫‘闷雷’,颇有些自嘲。

  翻山越岭,步步维艰,好不容易终于看到了一道瀑布,还有瀑布下面的一片水潭。他原本庆幸,正要松一口气,却被眼前的事物给惊到了。

  山泉哗哗,瀑布不大却如银色披帘,在一片浓墨重彩间勾勒出完美的留白。

  瀑布下面却突兀的站着一个人,一身白纱,一头黑发被水流冲的笔直,好似瀑布成了银河,黑丝又成了瀑布。

  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子,身材匀称,尤其腰身,曲线动人。

  别问陆羽为什么知道对方的腰身,他更知道对方的肤色,那种粉嫩的白皙,就像是夕阳下映照出光晕的暖水白玉。

  知道这些很容易,因为那名女子,或者说女孩,穿的是白纱,而且……只有白纱,被水沁透的白纱。

  看着看着,陆羽就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了下来,双手支着腮帮子,肆无忌惮的欣赏起来。群山白水是美景,其中的女子也是美景,而陆羽并不是一个暴敛天物的人,他自然要使劲的看,甚至都不眨眼睛。

  也许是陆羽的目光太过炽热,也许是他太过猖狂,反正那女子发现了他,睁开眼,在望向陆羽的一瞬间露出一丝惊骇。

  但也仅仅是这样。

  她并没有像寻常女子一样立即尖叫起来,或者恼羞成怒,更没有一腔热血红了脖子,而是……轻盈的从瀑布中走了出来,越到岸边,捡起一套蓝色长袍,裹在身上,将一片美好尽数掩盖。

  随后才目视陆羽,用冰冷的声音说道:“陆家的人?嗯,陆家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