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依眉头又挑了一下,随后道:“世间知道我有这病痛的,只有两人。”

  陆羽笑道:“哦?都是谁?”

  蓝紫依道:“一个是我,另一个是你。你既然能看得出来,应该也会知道这病痛的原因吧?”

  陆羽看着蓝紫依,现在惊讶的反倒是他自己。

  一个陌生人,或者说孩子,一个从未被人正眼看过,有无数劣性评价的人,以愚钝弱智闻名的家伙,突然说出自己最大的秘密,却……没有表现的太过惊奇,反而问对方解救的方法……

  这个女子再一次超乎了陆羽的想象!

  “陆枫那小子真是配不上你,”陆羽笑着,却十分认真的说道:“之前是笑话,这次是真心。”

  他走到水潭边缘,蹲下来,伸出手,瀑布的水飞溅起来,可以淋到他的掌心。冰凉的,化解一丝燥热。

  “林中溪流,滋养万物,又经万物淬炼,自然有一份生机,浑然天成。但却太过原始。寻常人经这冷水一激,很容易落下病根。就如同……你如今的暗伤,虽然这份生机能让你缓解疼痛,甚至表面上还可以增进你的修为,但实际上它的那份‘古韵’却在摧毁你的根基。呵呵,顶着瀑布修炼?练练心性倒也罢了,若真要用它来修炼,怕是饮鸠止渴,自寻死路啊。”

  蓝紫依思索道:“怪不得这样修炼虽一时奏效,但之后疼痛却会添上几分,原来方法有误……”

  陆羽笑着站起身说道:“不过也不要想太多,告诉你这个方法的人,也不知道你病情的具体状况,对方应该也是好心,错只在你这‘乱吃药’的病患而已。”

  “那你有什么更有效的方法?”

  蓝紫依问的理所当然。

  陆羽笑道:“哦?就不想问问你这病到底是如何落下的?”说完,他又哑然失笑道:“哦,看来你是知道了。婚约一事对你的影响看来还是很大的,为了不嫁给其中任何一方,你也只能用提高修炼这么一个办法了,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这个想法本来不错。只不过方法却过激了一些,所谓欲速则不达便是这个道理吧。”

  说完他长叹一声,这并非做作,而是真的对这个女子十分同情。他上一世经历过太多,自然知道一个女子,尤其是富贵人家的女子,想要左右自己的命运是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的。

  正如陆羽所料,蓝紫依并没有回答,却也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陆羽转过头笑道:“我当然有更有效的方法,只不过付出的代价也并不小。”

  此时的蓝紫依突然警觉起来,冷声说道:“哦?你不会也要说,想要治疗此病必须阴阳调和,需要……双修吧?”

  即便冰冷如她,说出‘双修’这个词依然有些犹豫。

  听到这个词,倒是让陆羽愣了半天。

  好一会才想明白双修到底是什么玩意,随后……他就笑了。发自内心的笑。记得自己听到这个词汇的时候,还是在上一辈子,那些骗人的邪教好像就喜欢用这个词,虽然……陆羽都不知道这个词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起来的。

  “不管是谁对你说过这句话,他……肯定是个坏人。双修?太有才了,即便我自认是个大骗子,对这种说法也是甘拜下风。话说骗子也是要讲风骨的嘛,太无耻的事真的尽量少去做才好。”

  蓝紫依皱眉道:“莫非不是?”

  陆羽叹了口气,看着这个明显对双修心动过的女子,直言不讳道:“那根本就是放屁。”

  “粗鄙。”

  “话糙理不糙嘛。我想问你一句,修炼……到底是什么?”

  “强大自身。”

  “嗯,有道理。”陆羽笑道:“不过不全对。”

  “还有其他目的?”

  “修炼呐,是一种‘进化’。当然,没有人说这种进化是向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正如没有人能说得清,到底修炼是逆天行事,还是顺天成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修炼的越多,我们就越发的……成为‘人’,或者超越‘人’的存在。简而言之,修炼能让我们最大程度的区别于其他的生灵,最主要的就是禽兽。”

  “按你话讲,没有修炼的就是禽兽?”

  “起码很大一部分是,”陆羽笑着说道:“禽兽并非贬义或者侮辱,这是个很客观的词汇。飞禽走兽,最重要不过两件事,吃,交配……哎呀,原来你也会脸红?咳咳,别拔剑!话糙理不糙嘛。既然你不喜欢,那我说的高雅一些吧,动物呐,一生为的就是生存和繁衍,为了这两件事,它们自然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人类不同,人类修习文化,让我们有道德,让我们有底线,让我们可以在酒足饭饱之后去追求更有趣的东西,甚至用条条框框把自己给定在一个拘谨的状态之中,很傻,但这就是‘人’。我们自欺欺人,因为我们真的就在向那个目标迈进,所以才有修为。也正因为如此,修为和‘双修’这两个字眼才不可能联系在一起,那是本性,即便标榜的再过美好,那终究是一种动物行为,虽然……我们依然还是会那么做,但起码不会把它当成是修行的手段吧?这太可笑了。”

  “明明是小屁孩,想的倒是蛮多的。”

  “呃……”

  本想是开解对方的话,却被对方说出这么句评语来,让陆羽的眉头一阵抽动。

  蓝紫依见到陆羽吃瘪,竟突然笑了一下,随后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再次恢复成一脸的冰冷。

  “姐姐笑起来也是蛮漂亮的。”

  “忘记。”

  “好……好的,别动不动就举剑好不好?”

  “到底有什么治疗的办法?”

  “哎,好吧……”陆羽无奈摊了摊手道:“其实你这病症,一方面来自于你的心急,另一方面,也是你自己的功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你们家世代都是军人,修习的功法也更适合于征战沙场的男子。跟你说‘双修’那人虽然心思不正,但‘阴阳调和’说的却是真的。但这点……请恕小子无礼了,我不会冒天下之大不违随便传授你什么功法,毕竟我也不想被将军府的人追杀。至于‘心急’方面的事嘛,我还真的有一个治疗的办法。”

  “哦?能说?”

  蓝紫依的眼睛亮了起来。

  可是……陆羽却摇了摇头,笑道:“不能说。”

  “什么?”

  蓝紫依面色剧变。

  :●看正版O%章)t节/^上C酷‘匠.:网lZ

  “啊!”

  却正在这时,陆羽满脸惊骇的低下头去,看着地面。

  蓝紫依一愣,也低下头看了过去。

  却在这一瞬间,她低下去的头却撞在了陆羽的一根手指上,额头位置正好被陆羽给‘点’了一下。

  “你做什么?!”

  蓝紫依瞬间动作,后撤,出剑,剑尖抵住陆羽喉咙,透骨三离,血液直接顺着剑尖向剑柄流去,途经剑潭滴落在地面。

  陆羽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脸上带着轻松的笑,不为所动的看着蓝紫依,轻声笑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此一指算是送给你的礼物,可保你七日不痛,但终究不是神技,不可能一次就去根,若是想要继续治疗……呵呵,你知道从哪里能找到我。”

  说完,他伸手掐住剑刃,缓缓将长剑抽离推出去,再次傲然一笑,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