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锁链缚住了青悠,青悠略微挣扎了下后就不动了,没办法,身体不是它的,是小拾的,所以它不能这般肆意。

  抬眼看着它的母亲一步一步的走到树下,轻抚着树干,在呢喃:“我等了这么久,说好的,千年樱花盛开时,你就会出现在树下见我的。”

  我们约定好的,你不许骗我。

  “咿呀。”陆玖越挣扎那缚住她的锁链就越发紧束,捆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

  香尔盘腿坐在地上,跟三个伙计们说道:“你们别乱动。”

  月柒和凌壹两人也发现这越挣扎那锁链就会越紧的情况,而且还会吸取他们身上的力量。

  于是他们对视了一眼后,果断也坐了下来。

  陆玖坐下来还不安分,她问青悠:“诶,现在什么情况?”

  青悠紧紧地盯着树下的那女子,耳中听到陆玖的问话,心下烦躁连带着眉眼也显露出不耐烦之色。

  但看在小拾和他们相熟的份上,青悠忍住了爆粗的冲动。

  酷匠网p;正版首发

  冷冷地出声说道:“嗤~还能是什么情况?无非是我那人族的父亲早死了,编了个谎让我母亲活下去罢了。可是,他太小看我们九尾一族了,也太小看拥有着漫长生命的妖兽,神兽的固执。”

  平稳无波的声线,它低眉敛目,掩去那湛绿的光彩。

  人若想遗忘一个人会需要多长时间?不久,几天,几个月,几年,几十年或者一生。而人之一生也不过几十年的时间。

  而妖不同,人之几十年于它们而言太短了,短到都不能遗忘一个深爱的人。

  它们会年复一年的记在心里,记在脑海里,漫长的生命,它们有的是时间用来固执的思念一个人,爱一个人。

  青悠的母亲是青丘九尾狐,而青悠的父亲则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族之子,是一个部落的巫师。

  巫师能沟通鬼神,祈雨,预言,医病,在当时的社会地位上属于不低的一种职业。

  但即使如此,本质上青悠的父亲还是一个人类,人与妖结合就是不对。这是当时的想法。

  虽然没有像沈三叶那样的招来天罚,夫妻俩也过了一段幸福甜蜜的日子,可到底最后他们结局还是不好。

  在青悠的母亲怀上青悠之后,巫师父亲早逝。临死前,他指着那棵光秃的树木跟女子约定:千年樱花盛开时,他就会出现在树下与她夫妻相见。

  如果千年后她还是没有遗忘他,那么就等花开。如果她遗忘了他,那么就没有必要等花开。

  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青悠的父亲想要女子忘了他这个人。愿她别再为他孤单一人,而是期望她去重新做回那傲气的青丘九尾狐,重新找个可以爱的人。

  千年盛开一次花,他其实不知是真是假,因为谁也没有见过这棵树开花。他只是为了骗心爱的女人不再为他伤心罢了。

  可是,女子固执的信了,也固执的等了。

  明知他是个人类,明知即便千万年过去了,她的丈夫也不会复活过来。

  她把希望寄托在千年樱上,甚至为此封住了早已该被生下来的孩子,任由神秘人抽走了她孩子的灵魂,任由死胎在体内对自己身体伤害巨大,为了自己的身子和腹中胎儿,她还不惜残害那么多的婴儿孩子,不惜一切,她也要保持容颜不变。

  她渴望出现奇迹,每每梦中也总会梦见花开了,她的丈夫在树下笑着等她。

  她等了这么久,已经不容许她后退一步了。

  “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明明魂魄在小拾身上不是吗?陆玖疑惑的又问。

  青悠嗤笑:“我肉身在她肚子里,身与魂多少还是有点感应的。”所以,它觉得它的母亲很自私。

  为了等一个早已经不知道在哪个疙瘩里转了好几世的父亲,不顾她孩子的意愿,硬是使它千百年都没有肉身,更出不了世。折磨了自己又害了它。

  这种为了爱而不顾自己的骨肉的行为,不是自私又是什么呢?在青悠眼里看来,简直愚蠢,可笑至极。

  将从那些婴儿孩子那里夺来的元气输到千年樱上。

  女子迫不及待。

  千年樱迟迟不开花。千年之约仿佛一场空。

  “为什么还不开花,为什么?那么多的元气,应该足够了啊。”女子眼中泪花闪现,无声的滑落脸颊,又滴落在土地上。

  青悠不耐烦的说道:“他早就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花开了也没有用!”

  “你闭嘴!”女子回头就是一吼。青悠一噎,悻悻的闭上嘴巴。

  最终,女子泄气的背靠着树干滑落坐在地上。

  双目失神。

  “你不是说你不会骗我的吗?为什么。”

  滴滴答答。

  头顶上忽的传来犹如水滴滴落的声音,又有婴儿的啼叫声。

  粉色的花瓣无声地落在女子鼓起的腹部上。

  捻起那花瓣,眼眶里蕴满了泪水的女子抬头,瞳孔一缩。

  而青悠等人也看呆了。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花开满树。

  一簇一簇的,风拂过时,粉色花瓣漫天翩飞舞,似花海花仙,又似鹅毛雪飞絮。

  颤颤的伸出手,花瓣似羽毛般轻飘飘的落在掌心上。

  女子忍不住的呼唤:“夫君!我来了,你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来见我。夫君,夫君,夫君。”抱着肚子艰难的站了起来。

  四处是花香海,不见郎君归。

  “娘子。”蓦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女子转过身去,看见她的丈夫在笑着朝她招手。

  “夫君!”女子以不快的速度向那个方向走去。

  谁知眼前的夫君却蓦地化为无数面目狰狞的小鬼,向女子这边扑来。

  “啊。”女子凄厉的尖叫一声,护着肚子身体蜷曲着倒到地上。在青悠等人眼里看来,女子就像疯了魔似的面对着空气喊夫君,又不知为何好似受到了攻击似的倒在地上。

  “她怎么了?”看样子有点奇怪啊。

  “陷入魔障了。作孽太多,这是报应。”香尔冷静的说道。

  是的,报应。

  那无数面目狰狞的小鬼就是无数被女子吃食吸取元气的婴儿孩子,他们不得转世不得轮回,只能化为厉鬼向女子索讨。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刚才女子往千年樱里输入的元气所导致的。

  她看到了花开,却也得到了报应。

  这棵千年樱,是不一般的树。

  当魔障散去。

  “呃。”女子一脸痛苦扭曲的蜷曲在地上。虚弱的望着青悠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快生了。”

  青悠轰的一声懵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