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她她怀了孩子,我们还要捉她吗?”陆玖率先指着女人的肚子问道。

  见此,小拾,凌壹,月柒三人面露犹豫之色,只有香尔眼里尽是淡漠之情,他从土里拔出桃木剑,然后剑尖指向女子的说道:“身怀有孕又如何?她是妖,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妖,就非除不可!”

  一句话被他说得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目光锐利如剑。

  J看j正…●版《章节☆上Ap酷匠网%

  可话虽这么说着,但在看到女子那隆起的肚子的时候,香尔还是忍不住的愣神,不堪回首的记忆似乎涌现了出来,他恍然忆起往事:是了,当初就是他用自己这双手,用自己这把剑,刺死了有孕在身的妻子的。

  而听到可笑话语的女子则不屑嗤笑道:“呵,我是妖,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妖,可那又如何?”

  凭什么妖就非除不可了?凭什么他们不能活?简直可笑至极。

  想及此,她再次嗤笑一声,带着无尽嘲讽冷意的,一只手放在隆起的腹部上,青灰色的朴素袍服更衬得那纤纤五指丹寇红亮。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一柄青色焰火凝成的长长镰刀自她手中显现,那青色冷光愈发衬托出她容色冷艳,恍如收割人性命的死神。

  她眉眼尽显不耐之色的说道:“小道士,神游天外可不好,会出现破绽的。”

  说话间,手中挥舞着镰刀。

  “香尔先生!”耳边回响的是伙计们的呼唤声。香尔回过神来,只见一道含煞青焰伴随着猛烈罡风向他处袭来,来不及抵挡,香尔一时不备,被击了个正着。

  整个人被排出了好几米外。

  “喝!”陆玖见状,奔袭而上,一拳一掌虎虎生风的往女子身上打去,脖子上的铃铛在玲玲作响。

  对此,女子是呼呼甩出一阵青焰的防护罩直接将她震开。这一回,月柒和小拾合力将被震开的陆玖接住。

  凌壹则默不作声的上前手执着长刀向她砍去,奈何那防护罩犹如铜墙铁壁,砍了也没有痕迹的,反而凌壹的长刀被弹开了,他一个后空翻,又是连连几个跃步才收住了自己那柄长刀。

  长长镰刀横扫过去,破坏了月柒暗中布下的法阵。几个伙计的攻击对于女子而言不过是雕虫小技。她斜睨小拾一眼,蓦地觉得小拾给她的感觉有点熟悉。

  问他道:“他们都耍了招式了,你呢?你又有什么招式?好让我在等花开的这段时间里打发一下无聊时间。”她微侧过头望了一眼那光秃的千年樱。

  小拾:“额······”了一声,他好像也没啥招式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青悠忽然在他身体内跟他说道:“小拾,交给我吧。”我借你力量。

  出于对青悠的无比信任,小拾点头了:“青悠,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意味不明的留下这一句话语。小拾闭上眼睛。

  再睁开眼时,湛绿的眼眸凛然深邃,如秋波澹澹,其魅惑天成。‘小拾’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他感动小拾对它的宽容。

  所以更加不能原谅眼前这个自私的女人。

  怒上心头。青悠掌心向下,一团一团狐火自他身后显现,又渐渐凝成不大的小旋风,待他一挥手,那旋风就向女子席卷而去。

  女子的来头有多大?就从她轻而易举化解青丘九尾狐青悠的法术这一点可以看出来。

  她惊讶中带着几分恍惚的脱口而出道:“这是我族的狐火?你明明是人类···不对,你究竟是谁!”

  直视青悠那湛绿的眼眸,女子只觉得一阵熟悉感。

  陆玖,月柒,凌壹三人讷讷的看着与刚才气势完全不一样的小拾,亦是脱口而出:“青悠!”

  青悠魅声一笑,湛绿眼眸里却是无波澜漾起,冷静至极的开口,它唤道:“初次与您相见,您好,我的母亲。”

  一句话,让伙计们懵逼了,随后倒吸一口冷气,掏掏耳朵,啥?他们刚才没幻听什么吧!

  香尔捂着胸膛,也是难得的露出诧异神色。

  青悠这个名字和它那声母亲的呼唤仿佛是压倒女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美丽眼眸中不可置信与惊喜交加的复杂神情显现,随后反应过来,又瞳孔紧缩,厉声呵斥道:“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是想要回到你的肉身里去吗!不,你现在不能回来,你不能出生!”

  闻言,虽然知道是这个结果,可青悠难免失望,不屑嗤笑起来:“你凭什么阻止我出生在这世上!”

  女子望了一眼身后的千年樱,转身,出神的呢喃:“不,你还不能出生,不能。”双手捂紧了自己的肚子,她的肚子里正是早已该被生下来的青悠的肉身,可惜,因为青悠的魂魄在别人身上,所以她肚子里的青悠肉身其实是个死胎。

  死胎存在在她子宫里,这对母体的伤害是极大的,但女子硬是将它封在自己肚子子宫里有千年之久。

  为的就是不让它被不受控制的生下来。

  为此,她甚至吸食了许多婴儿孩子的元气。保她自己不会变得虚弱,也保腹中胎儿完好。

  “别急别急,你还没到该出生的时候,你不能被生下来,一旦你被生下来了,我的一半力量就会转移到你身上,届时,我就不能保持我的容颜如往昔了。”

  因为青悠的魂魄相近,与腹中胎儿产生共鸣。所以女子开始觉得腹痛起来,她脸色变得如纸苍白无比,鬓边冷汗沁出,抱腹跪坐在地上,面对着千年樱。

  手一直在腹部上轻抚安慰:“别着急,还不能生下来。青悠,你还不能出生。”

  青悠愤怒的又生出狐火,还想对女子攻击。

  女子直接把镰刀化为锁链,嗖嗖的缚住‘小拾’青悠的身体,还有又缚住了伙计三人与香尔,使他们一时间动弹不得。

  这也是它们九尾一族之所以子息单薄的原因。因为生一个孩子,孩子就会把母体中的一半力量给带了出来并化为己用,而母亲则会迅速的衰老,直到重新修炼。

  对于女子而言,他们九尾一族本就修炼困难,她没时间把青悠生下来,更没时间重新修炼。

  她要保持着不变的容颜。

  为的就是······“我等了千年,花终于快要盛开了吗?我还能见到他吗?”晶莹的泪珠默默从脸颊滑落,她还能见到他吗?她的夫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