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紧缚住他们几个人的锁链无声地松开落下,星星点点的青光回到女子身上。

  得到自由了,可他们几个却没想过要攻击或者离开,皆手足无措的看着侧躺在地上蜷曲着的女子,她闭着眼睛,一脸扭曲痛苦。

  狐相与尾巴时隐时现,显然的,她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可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突然就要生了,怎么可能······”

  青悠呆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样子。

  它知道胎儿待在母体里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可是问题是它没有心理准备啊!它是小拾的伴生魂,契约早已生成,它不可能脱离小拾解除契约,趁机回到肉身里。

  可是不回吧,那胎儿一被生下来就会是死的,而肉身死了,于它而言,那就太可惜了。所以现在,它陷入了两难的纠结境地。

  “怎么办啊青悠,小香香,我们要不要帮帮她啊?”陆玖问了问青悠,青悠无心回答,她便又问了问香尔先生。

  香尔先生冷眼看着女子痛苦难忍的样子,心里纠结着:趁机该杀吗?还是不杀?蓦地一想到曾经同样身怀有孕,但被他一刀刺死的妻子······他感到憋闷,心微微一抽痛。

  他做不到对作恶多端的精怪宽容以待,也做不到对即将出生的生命去残忍下手,更何况这女子腹中的孩子还是青悠,而青悠是小拾的守护者,于情面上,他无法把事情给做绝了,所以他只能选择无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随即转过身走到不远处的地方背对着这里盘腿坐下,他闭着眼睛念起了道家的静心神咒。

  这架势明摆着就是:老子不管了。的样子。

  酷…?匠网D+首qU发

  伙计们更无措了。

  女子隐忍的发出闷哼声,长指甲在土地上划挠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迹,其用力之大,直把那指甲都给划断了,不过指甲断的小痛楚哪有生孩子的痛楚大啊!

  一手按着肚子,她又无意识的继续抓挠,不多时,褐黑的地面上又多出了几道血痕来。

  陆玖和月柒两个女孩子看了都觉得不忍。原来,母亲在生孩子的时候是这般痛苦的啊。月柒率先上前去,不过她是一个未嫁的姑娘家,没有生孩子的经验,只能在一旁干看着,边安慰。

  女子大力的呼吸着,汗水濡湿了她的鬓发,她下身感到湿凉凉的,心知孩子是迫不及待的要出来了。

  然而她却身心俱疲的感觉很无力,没有勇气把她的孩子生下来,无意间,满含疲累的眼眸睨了一眼一直呆站着的青悠。

  那个刹那,女子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她和丈夫曾经的甜蜜时光,想到了她和丈夫曾经是多么的满怀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还想到了青悠不久前那冷嘲的眼眸。

  一想到这些,她便无暇理会那比刀割斧削还要更痛的痛感了。她欠这个孩子,是她的自私使得这个孩子迟迟不能出生,是她亏欠了她,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好母亲,从来就不是。

  女子泪流满面的凝望着青悠,她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母亲。”闻言,青悠浑身一震。

  “啊······”一波一波的痛楚席卷而来,几乎吞噬了她的理智。

  是她将孩子禁锢在腹中太久了,以至于一时之间,所有隐藏许久的隐患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没能循序渐进的生孩子,没给她一阵又一阵痛的适应,而是一下子跃至最痛的那一步。

  女子明明受不了了,但一见到青悠,她又鼓起勇气起来。跟月柒说帮她,她会告诉她怎么生孩子的。

  月柒总算稍稍冷静下来,按照女子说的去做,奈何这里条件有限,他们也不可能去村里找人来帮忙,因为女子可是吃了他们孩子的凶手啊。

  陆玖则愣愣的低喃道:“她一定很爱她的丈夫。”青悠又浑身一颤:“为什么,这么说?”它声音有些沙哑。

  “因为,生孩子这么痛,要换做是我的话肯定不愿意生。”陆玖看呆了,喃喃。

  如果不是什么传宗接代的外因的话,那么当一个女人愿意为了心爱的人而生孩子时,这也代表着她一定是爱惨了那个人,因为深爱,所以才甘愿承受这些痛苦。

  很蠢不是吗?但男人没资格藐视她们。更没资格不对生命负责。

  陆玖怕痛,是不会想要生孩子的,更因为此时,她没有喜欢的人。

  青悠陷入了沉寂之中,当湛绿的眼眸一黯,变换为棕黑的时候,小拾出来了。

  “你错了,陆玖。”小拾望着女子说道:“不止爱丈夫,她也很爱青悠,她的孩子。”不然,此时又怎么会愿意拼着法力散去的危险冒险生下青悠呢?

  要知道,一旦生下青悠,女子就离死不远了。

  小拾跟身体内的青悠说道:“青悠,至今为止谢谢你对我的守护。我们解除契约吧。”

  青悠没有回答他。

  “回去吧。这是主人的命令。”捂着自己的胸膛,小拾闭着眼睛,不多时,一团青色光团从他胸膛处冒出了出来。

  又晃悠悠的飘进了女子鼓起的肚子里。

  女子瞬间化为九尾狐身。

  自天边飘来了雷云,碗口粗大的雷电劈下。

  九尾狐朝天发出尖锐的似婴儿的啼声。这个地方仿佛成为了雷电劈落的危险禁地,即便村中人发现了此地的动静,他们也瑟瑟的只敢躲在自家屋内而不敢出来。

  天亮,日上中天,日落西斜,一整天过去,又到了入夜时分,聚集在此地的雷云才终是散去,这也代表着有着人狐血脉交杂的青悠出生了。

  一声虚弱小小的叫声。

  湿漉漉的一只小狐蜷缩在女子身边,它身上白色的毛发还不多,只头顶还有一小撮红色的小绒毛,一双狐眼还迷瞪瞪要睁不睁的样子。真真是萌煞了喜好可爱小动物的陆玖。

  陆玖和月柒两个姑娘家的看见小白狐,那是心都软了,软得一塌糊涂的。虽然这货体内的灵魂本质是毒舌又嚣张傲气的青悠。但管它呢,她们只看外表。

  女子又变换为人身,实在是因为本体庞大的缘故。

  那边两个性别男的凌壹和小拾凑过来,见到青悠还算健康,小拾满意的笑了笑。

  转眼便看见面如白纸的女子她慢慢的抱起青悠,她脸蹭了蹭青悠的头,说道:“真好,你长得很漂亮。”呈扇形的眼睫毛下是早已湿润的眼眸。

  小拾默默地看着女子,而后,他朝凌壹,月柒,陆玖三人招了招手,三人默契十足的互望一眼,随后默默地退离开这个暂时只有它们母子俩的小天地。

  在不远处候着的他们没过一会儿听到了女子轻轻哼唱的歌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那歌声自远及近,飘飘渺渺,似假似真。

  女子搂紧了熟睡的青悠,望着那早已重变回光秃状态的千年樱。

  最后一次的话语:“青悠,你知道吗,这首歌是你父亲教给我的,而你的名字也是从这其中择取的。”

  “我爱他,而你,是我与他的孩子,活下去,答应我,好好地活着。”

  女子含笑而逝。

  临死前,她仿佛又看到了那漫天飞舞的花瓣,美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茶湖说:

  一个人的独角戏啊唉,有气无力的求恶魔果实,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