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长啸一声,一道模模糊糊,毫不稳定的特殊气势迸发出来。好像要把这方世界都斩破开来!

  “小子,你敢用这一招?”阴睺幼兽一阵颤抖。

  纵然他只学了这么一丝皮毛,且在没有相关功法的情况下,不可能再有一丝相关方面的进步。但阴睺幼兽还是被吓住了。

  老者也露出一副近乎绝望的灰白之色,被这一种气势深深震慑。

  他缓缓吐出三个字:“震天印。”

  阴睺幼兽又一次翻白眼——拜托,人家都要开天辟地了,你震天还有个毛用。

  因此,双方身影交错,黄山竟越级击杀了这个老者!

  黄山单膝跪地,剑尖朝下。然后缓缓站起来,转身,望着从头到脚,包括灵魂一起被劈开的老者,感觉跟做梦似的。

  他当然不会因此而得意。

  能够击杀这个老者,完全是因为他本身就虚弱到这地步,加上黄山有阴睺幼兽的力量相助,又有剑灵这等顶级灵器,同时还接触到那一股开天辟地的势!

  那一种势,哪怕只是看一眼,对他这个境界的修士来说,都是莫大的好处。

  老者死后,他手上戒指咔嚓一声,碎掉。

  接着空间缝隙一裂,他随身携带的所有东西都掉下来。

  黄山脸上露出喜色,毫不客气地上前放出神牌,一一装了。

  “哇,这么多好东西,发财了!真虚境的修士身家就是丰厚。”黄山擦了擦口水。

  阴睺嗤之以鼻,在黄山体内说道:“就这些垃圾,我都嫌磨牙,也就你喜欢……”

  “你闭嘴,我才是主人!”黄山毫不客气地说道。

  阴睺气急,却无可奈何。

  “嗯,诛心石,好好好。这个认不出来,但也肯定是好东西。”黄山一一清点着。

  然后他发现那团缩在一起的云雾——千幻冰云。

  “这是什么,好奇怪的东西……”用手拈起来,黄山仔细看了看,回忆了一下之前自己被追杀,老者用它变成剪刀剪断那巨蛤舌头,又变成绳子来缠自己。

  “好东西,先认主这一件。”黄山觉得有趣,立刻召唤小光人,辅助认主。

  一般认主的过程,就是小光人负责喷出最精粹的本命元气,自己呢,则逼出最精粹的本命精血,双双结合,再以灵力贯穿,心神相连。

  通过这方式,这千幻冰云很快就被成功认主。

  凝神感应一番,黄山惊喜地说道:“居然还有这等功效?”嘴里默念间,灵力释放出来。

  灵识跟着往千幻冰云上一卷,这团云雾就飘浮起来,形成薄膜,贴合在黄山脸上。

  黄山顿时变了一张陌生的脸孔。

  “太好了,我正担心被人看出分身的秘密。有了这东西遮挡面目,也算解决一件难事。只是修为比我高很多的人,还是可以看出来……”

  见黄山沉思,阴睺沉默片刻,说道:“你很热衷于伪装之术?”

  “你难道有什么更厉害的方法可以伪装?”黄山赶紧询问。

  “我只依稀传承了母亲的少许意志,知道的也不多。关于幽冥界的东西更是一件也想不起来。不过这一界的灵术,我倒知道一种,可能会适合你。我母亲生前吞噬修为高一点的人类,偶尔会夺取一些有趣的灵术。”

  “快说,是什么?”

  “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肯说。”

  “你不会是想让我现在就放了你吧?说实话,你留在我身边,也只是个祸害。一旦被这方天地感应,天谴就会先往我头上来。我也想把你现在就放了。但那个所谓的神祗印记,我也不能完全掌握。它在你妖灵里种下的契约封印,我现在想解也解不了……以后随着我修为变高,应该还是可以的。所以……”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想说,我可以承诺,在认你为主期间,尽忠尽职,我所知道的,也都会跟你说。不过作为交易条件,你得帮我寻找风水宝地,助我吞噬这界本源之力。”

  “啊?”黄山吃了一惊,心虚地抬头看了一眼苍穹,“那个,你吞噬本源之力的时候不会降天谴么?”

  “这我自然有办法瞒天过海。你不必担心,不会很危险的。”

  “不会很危险,那就是还是危险咯?”

  “吞噬本源之力所获得的好处之大,你难以想象。比较起来,冒点险又算得了什么?”

  “你吞噬本源之力,可以变强,关我什么事。”黄山故意说道,心里小小期盼。

  阴睺嗤笑一声,说道:“本源之力,对任何生灵都是有好处的。我阴睺一族,可以天生就会吸收。像你们人类修士,只要学会相关的灵术,还不是一样可以?”

  “原来人类学习灵术的话也可以……”

  “是的,本源之力一旦吸入体内,它就能帮助你更清晰地了解这个世界的自然之道,突破瓶颈,加速修为增长,那都是小意思。”

  “那一方世界的本源之力被吸多了,会对这方世界照成影响吧?”黄山眉头轻皱。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仁慈的人……”阴睺面露讥讽之色,“修行本身就是一场掠夺,你吸收天地元气,其实也是在对这方天地照成影响。不然,为何会有天谴降临?吸收天地元气你尚且为心无愧,吸收本源之力,就又道貌岸然了?”

  “天地元气是可以再生的。本源之力怕是不能吧?”

  酷l$匠●网.正}X版;j首◇发

  “能也是能的,只是没有元气那么容易。我现在这么小,能吸多少?不可能把这方世界吸崩的。”

  “那好吧,我答应你,尽量帮你寻找。不过前提是我在觉得可以全身而退的情况下。你绝对不可以擅作主张。”黄山不是迂腐之辈,当即就答应。

  “那是当然,你我性命相连,你死我也不会好过,我怎么可能让你随便送死?”阴睺寄人篱下,不得不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

  “现在可以把这种灵术告诉我了吧?”

  “嗯,这是一种直接控制肉身变化的法门,所以就算有人眼力高明,可以看穿幻术,也可以用这法门再次伪装。当然,灵魂气息是改变不了的。如果你遇到修为高出你几个境界的,那就没办法了,肯定会被看穿灵魂气息的……境界差距太大,任何神奇的手段,都没有作用的。”

  “我明白。只有绝对的力量才是根本。除此,哪怕灵术再高超,也不敌人家随手一剑。”

  “这套灵术,总纲是炼体,以折磨扭曲肉身来使它更加强大。变换模样也得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施展。它的名字叫荒武神经……”阴睺细细介绍这套功法,包括入门的几种折磨肉身方法。

  像什么针扎百汇啦,冰火两重啦等等等等,都是非人般的折磨。

  黄山听得头皮发麻,不由说道:“你这是看不惯我当你主人,故意整我吧?”

  “……不练拉倒!这还是人类的功法,这么斯文。你可知我兽妖一族的炼体之术,那才叫炼狱般的折磨。”阴睺鄙视着说道。

  “管他的,先试试,熬不过再说。你现在先不用教我,我回去救活我妹妹,以后有的是时间。”黄山继续用千幻冰云遮脸,不再清点老者其它东西,精神一振之下,往洪府赶去。

  老者的遗物里面,东西虽多,也有不少修炼功法的玉简。但这些黄山只打算以后参悟参考,并不去学。

  他此时可以学的功法其实有好几种,都是那种特顶级的。就算老者修为比他高,他也不相信,老者有什么逆天的功法。

  至于灵器,在黄山这个境界,一次也就能驱使一两件,其它再多,也没用。

  放那里,不给自己用,也总会有作用的时候。

  这一次阴绝谷之行,纵然几次差点丧命,但最后获得的好处,还是十分可观的。

  黄山也十分满意。

  变了一张脸,又找地方重新买了套衣服换上,完全和黄山两个样子的他,大摇大摆往城里走去。

  “怎么回去才最稳妥呢?”黄山心想着。

  “有了!”

  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一直呆在小院没有离开的黄山此时正在默默修炼。

  虽然按照红裳的说法,修神者压根不需要自己苦修,只要赚取足够贡献点,就能换取境界的提升。但黄山觉得自己是个特殊情况,还是自己苦修保险一点。

  转灵境的修炼方式,已经和之前凝魂境不一样。

  他现在要做的是,以灵识外放,加上修炼功法的咒语,吸纳天地元气入体。

  运行周天之后,再汇入小光人体内,转化成灵力,再循环周天,不断改善体质,驱除杂质,凝练精血,延长寿命。

  小光人就是这个境界的核心,没有它,元气就无法变成灵力。

  不是修神的修士,到了转灵境,也是如此。

  一旦突破,他体内就会多出一个一个看起来差不多的人影。

  这个人影,就是他的灵魂化作实质。用来转化灵力的重要核心。

  “黄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回来后就一直呆在家里不出去?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难道他已经放弃他妹妹了?”

  一直关注这边情况的洪光远十分费解,且更加严密监视着。

  终于,黄山停止修炼,在看了一会儿黄淼之后,就露出毅然之色,开门出去了。

  “终于有所动作了么?”洪光远眼睛一眯,不假思索地亲自跟了出去。

  他手上一翻,多出一套黑衣和面具,换上之后,气息一变,鬼影一般尾随着黄山,毫无声息。

  黄山也压根没有觉察。

  半个时辰不到,刚从阴绝谷出来,回到城里的黄山,已然恢复最初的模样。

  他若有所思,然后大步走进了洪府。

  “咦,黄少爷,您这刚出去一会儿,就又回来了?”一个管事正好经过,奇怪地说道。

  “呵呵,你一直在关注我的动静么?”黄山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刚好看到而已。小的还有点事,就先告退了。”这管事赶紧说道,匆匆离开。

  黄山眼里厉色一闪,没有理会,直奔自家小院。

  “妹妹,我来了!”黄山心里一阵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