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是出来了!”

  黄山走出阴绝谷,呼吸外面的空气,只觉得十分畅快。

  劫后余生的感觉,就是这般美好。

  “咦?小子,你居然真的出来了!”一个冷厉的声音响起。

  “啊?是你!你居然还没离开?”黄山一看,原来是那个追杀自己的老者!

  这老者身上破烂不堪,显得很是狼狈。

  脸色苍白,也似灵力消耗过甚,灵魂萎靡不振。

  他能从那么多异兽虚影中逃脱出来,已经算是能力出众了。

  至少黄山依靠自己本事,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那些异兽,其实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被封印的灵魂,未能消散。

  这些都是阴睺幼兽说的。

  按照阴睺幼兽的说法,那个封印,不是别人做的,而是阴睺自己!

  是这阴睺幼兽的母亲,那位可怕的古兽将自己的妖灵封印在那个地方。

  它当初被斩杀之后,那一缕妖灵好不容易逃出来,但太过虚弱,根本不可能破界返回自己的世界。

  时间一长,肯定是要消散在天地间的。

  所以它自我封印在此地,还运气极好地卷走了这一枚蛋。

  封印布下后,这缕妖灵就果断自尽,魂力不再为了它的生命而消耗,被纯粹地用来孕育这枚蛋。

  一直到现在,破壳而出的阴睺幼兽,遇到了黄山。

  还如此憋屈地被黄山降服,成了被豢养的灵兽!

  是的,它不堪痛苦,加上黄山软磨硬泡,几番发誓,说以后以后怎么样怎么样了,就放自己自由。

  加上它感应自身并不强大的妖灵在被小光人消磨间,摇摇欲坠。时间一长,说不定就要死掉。

  所以它只能敞开妖灵,被小光人布下印记。

  k看正版章节U上酷(z匠{网GD

  现在它就隐藏在黄山的右手手臂里。

  它是不敢随便现身的。

  按照它的说法,这一方世界,其本身虽然没有智慧,但也是有天生的防御能力的。

  它作为阴睺古兽的后裔,天生就会吸收一方世界的本源之力,前提是能找到存储本源之力的风水宝地。

  反正它就是这方世界的天敌,它的特殊气息一旦外泄,立刻就会有天谴降下。

  如果它跟阴睺古兽一样强大,区区天谴自然不怕。但现在的它,相比一方世界来说,还是太过弱小。

  就算是它口中所说的渺小人类,也还是有修为高深的修士可以轻松干掉他的。

  它如果只低调的保持一般走兽的气息,出来转转还是没事的。

  只不过它这模样,基本有点眼界的修士都能认出。

  一旦被人知道它是阴睺古兽,只要给它时间成长,这方世界都要被它吞掉,人们不立刻将它轰杀成渣才是怪事。

  所以它是见不得光的。

  此时老者眼神炽热地盯着黄山,使黄山很不适应。

  不过他也没露出多少惊慌之色,双手抱胸,说道:“你现在……很虚弱?”

  “呵呵,没错。怎么,想趁火打劫,干掉我?”老者嗤笑一声,只觉得黄山这副淡定的样子实在愚蠢。

  难不成他以为自己现在很虚弱,就是他这样的小辈可以奈何得了的?

  “不敢,前辈既然这么虚弱,我觉得还是好好养着为好。大动干戈,纵然能够杀我,我这临时反扑,说不定就会在前辈身上留下点什么。万一让前辈伤上加伤,还没康复,就又遇到什么危险,岂不惨了?”

  “小子,威胁我?你还嫩了点!识相就快从实招来,你在次元界里,遇到了什么?是不是得到什么宝贝!”

  “宝贝当然有了,而且几十件呢。全是最最珍贵的灵宝,每一件都有不可思议的妙用。”

  “真的?赶快献上来!还有你在地元兽巢穴里得来的那些东西,也全交出来!不然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者欣喜若狂,又狰狞地说道。

  “叫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家伙,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有种过来杀我呀。”黄山放肆一笑,死死盯着老者。

  “你——”老者大怒,却也一笑,“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法子吗?地元兽,过去杀了他!”

  他腰上的长蛇状地元兽动了动,尖锐的声音响起:“主人,我实在没力气……”

  “你敢不听命?”老者冷哼一声,嘴里默念咒语。

  地元兽惨叫一声,打摆子似的掉下来,“我去,我去!”

  接着它迎风一涨,朝黄山冲去。

  黄山冷漠地站在那里,不慌不忙,使得老者轻吸一口凉气。

  他知道,黄山肯定得了什么好处,不然不会这么镇定。

  所以他才会先让地元兽去试探底细。

  他自己也酝酿着所剩无几的灵力,准备随时给黄山致命一击。

  若在平时,他哪会这么小心翼翼,直接出手就杀了。

  毫无悬念。

  现在却不得不小心,免得阴沟翻船,杀人不成反被杀。

  地元兽也不是傻子,灵智很高的样子。

  见黄山岿然不动,它雄赳赳气昂昂的几番试探,忽然嘴角一动。

  它的声音在黄山脑子里响起。

  “人类,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哦?你要跟我交易什么?”黄山饶有兴致。

  灵识的交流比说话可快得太多,而且老者居然没能觉察似的。

  就听地元兽继续以灵识说道:“你只要答应我事后放我离开,我就假装攻你,然后趁机把你甩到他身边,你再趁他不注意,杀了他?到时他势必反抗,但在这油尽灯枯的状况下,肯定不能杀死你。且在分心之下,不能再压制我的封印。我会趁机偷袭,两两夹攻,他必死无疑!”

  “似乎是个好主意……我答应你!”黄山迟疑了一下,说道。

  “好,我来了!”地元兽一声狂吼,朝黄山当头撞去。

  它身上浮现出一只蠕虫破茧,形成一只硕大飞虫的虚影。

  这是它的势!

  看起来很有威力,实际上却外强中干,没什么力量。

  由此可见,它和老者在之前和那些异兽战斗时多么辛苦。

  反观黄山,虽之前夺取逢春果时灵力消耗一空,但从遇到阴睺幼兽到现在,都没再有什么消耗。

  所以他此时纵然不是巅峰状态,但也还是有一定力量的!

  况且……阴睺幼兽就隐藏在他右臂之中,就算不能出来,那一股强悍的力量,却是能够借用!

  “龙象大手印!”他的体表,一下子浮现出龙象虚影,声势浩大,也朝地元兽攻去。

  地元兽露出一抹喜色,能够感应到黄山故意留下的破绽。

  因此它的力量陡然一转,从那破绽透射而过。

  它将黄山一下子缠住。

  “去死吧,愚蠢的小子!”地元兽心中大喜,当即就要把黄山活活缠死。

  “就知道你是耍我的,我又何尝不是在耍你?”黄山冷笑一声,右手猛然一拔,硬是从它的纠缠中挣脱出来。

  “啊?”地元兽吓了一跳。

  接着它就被黄山右手锁住,狠狠一捏。

  一声惨叫,地元兽的防御被黄山巨力破去,一块血肉硬生生被扯了下来。

  “剑灵!”在地元兽翻腾间,剑灵出现在黄山右手处。

  他反手一撕,地元兽就被活活剥皮。

  它人面虫身的妖灵飞跃而出,往老者方向逃去。

  黄山一按眉心,小光人跳跃出来,一道圣光席卷而出。

  “降服,镇压!炼化!”小光人手诀一掐一指,当即光华一卷,地元兽的妖灵就被吸过去,燃烧出无形的火焰,几下就化为无形。

  一切变化,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地元兽死,黄山落地,稳稳站立,冷漠地看着老者。

  老者脸色阴沉,良久,才缓缓点头,说道:“我承认,现在的你,我很难杀死。你走吧!”

  “现在要我走,不是太迟了吗?”黄山笑着说道。

  “呵,你要跟我动手,我保证死的一定是你。我只是会再受一点伤而已。”老者故作轻松地笑道,“不信,你尽管来试。”

  “试就试,老匹夫,以为你爷爷我是被吓大的?”黄山丝毫不犹豫,上前搏杀。

  老者神色冷然,低喝一声:“触地印!”

  几道藤蔓状的匹练从地底钻出,要缠黄山。

  “老家伙,同样的招式就别来第二遍好吗?”黄山被追杀时就中了这一招,此时怎会再中?

  早有预料一般,他一个拧身,躲闪开来。

  不过还是有一道匹练光华缠住他的手腕,避开他的剑灵。

  “哼!”黄山手上大力一挣,匹练顿然溃散。

  “好大的力气!”老者面露惊色,又是一招“开山印”!

  巨斧虚影出现,朝黄山当头劈下。

  “剑灵,看你的风采!”黄山长剑一扬,潇洒格挡。

  如果只是他本身力量,就算剑灵抵挡,也还是会被震得吐血,甚至死掉。

  不过他右手里的阴睺幼兽白眼一翻,心不甘情不愿地力量一撑。

  在老者如此虚弱的情况下,黄山稳稳站立,反而将巨斧反弹回去。

  “好好好,以你这样的小辈,能把我逼到这等绝境,你虽死无憾了。”老者站起来,开始发大招。

  “废话真多,也接我一剑!”

  逝水流年的意境,黄山尚未有任何参悟。所以他此时一剑刺出,脑海里所闪现的,自然而然,是阴睺古兽被那人一剑斩杀的画面!

  那一剑的意境……是什么……

  “开天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