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翼翼取出逢春果,塞进黄淼嘴里。

  接着黄山将灵力逆转,化作元气,一丝丝侵入黄淼体内,助她炼化药力。

  一股恶臭混合毒血,从黄淼毛孔涌出。

  黄山吃下逢春果就好,是因为刚中毒不久。

  黄淼却是中毒好几日,根深蒂固。

  所以足足一个时辰后,她才浑身一震,青黑的皮肤迅速消退,身上难看的斑纹也跟着化为虚无。

  恢复原本的白皙动人。

  她噗的连吐几口血液,起初是黑色,后来又恢复成红色。

  “总算成功驱毒,我彻底放心了。”压在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被搬开,黄山面露无限的喜悦。

  想了想,黄山将从无情道姑那里得来的回魂丹取出来。

  这东西,他自己一直没舍得用,现在正是时候。

  沉吟片刻,他没有立刻给黄淼服下,而是召唤小光人。

  小光人手一抓,这丹药就被他抓着塞进嘴里。

  接着小光人飞到黄淼头顶静坐,一股股精粹的药力从体表释放出来,钻进黄淼体内。

  无声无息的黄淼轻哼一声,紧蹙的眉头也松弛下来。

  她露出舒服安逸的表情,嘴角浮现出一抹满足的笑容。

  “他对他这个妹妹,可真是尽心尽力。”一直默默观察的阴睺心想。

  终于,昏迷这么长时间的黄淼总算睁开眼睛,迷茫的眼眸在看到黄山的那一刻,顿然迸发出炽热的光彩!

  “哥!”黄淼激动地扑进黄山怀里。

  黄山也紧紧抱住她,心里激动不已。

  这一声“哥”,多么依恋的呼唤,黄山才不管她身上毒血有多恶臭。

  他的妹妹,终于在他的各种努力下,救活过来了!

  两人相拥良久,沉浸在这种美好的幸福当中。

  “啊,好臭啊!我是怎么了?”黄淼忽然挣脱出来,皱了皱可爱的鼻子,长长嗯了一声。

  “我想起来了!我中毒了!”黄淼脸色剧变,接着死死抓住黄山的袖子,东张西望一番,很是惊恐地说道:“这是洪光远的家?不好了,哥,我们快逃……”

  “怎么?”黄山目光一闪,沉着地说道,“你先把话说清楚。”

  黄淼立刻就道:“是洪光远这老贼给我下的毒!就是他!他肯定想图谋我们家里什么……哥,我现在醒过来,他知道的话,肯定会继续对我们不利。我们快跑吧!”

  “果然这个洪光远有问题!不过我没想到,下毒的居然会是他!妹妹,你确定是他?”黄山掩不住的杀机,迸发出来。

  “就是他,绝对没错……”黄淼忙道。

  见她像受惊的小兔子,黄山又将杀机一敛,微微一笑,说道:“别怕,一切有哥在呢。既然他洪光远不忍,就别怪我黄山不义了。来来来,你先吃点东西。这是我在万古森林得来的珍贵灵药,正好给你补补。”

  “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淡定。洪光远这老贼,你可不是对手啊!”

  “我说小妹,怎么一醒过来就不听话啦。还不相信你哥我?”黄山打了个哈哈。

  “你难道已经真虚境了?”黄淼大吃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没有……不过我已经跨入了转灵境。”

  “哇,转灵境。哥,你真是天才!这么快就转灵了!”黄淼面露崇拜之色,在他脸上吧嗒了一口。

  “呵呵,你哥我不是天才,而是去了一趟封神殿。”黄山颇为无奈地说道。

  “什么?你走的神道,然后才成功转灵?”黄淼眼睛睁圆,小嘴张开,呆了半晌,眼泪滚落出来,“哥,你怎么这么糊涂……是为了我对不对?一定是为了救我,你才这样……”

  “这也是没办法,所以洪光远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黄山冷冷一笑。

  “你快把这些天的事跟我仔细说说。”

  “行,你先把这灵药服下,再洗个澡。我们时间多的是。”

  “嗯!”黄淼立刻下床。

  一会儿后,黄山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隐去了小光人这一说,只说成功通过考核,然后回来一路冒险。也没有提及阴睺这降服的灵兽。

  不是他不信任黄淼,而是修行界有着不知多少神秘的秘术。就算黄淼打死都不会泄密,但只要别人用强大的灵术一对付,有些东西就会不由自主。

  甚至还能直接搜魂。所以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秘密还是不要跟她分享得好。

  “哥,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不该跑出去。如果是在洪府里面,他洪光远为了他的名声,肯定不会对我下手……”黄淼又忍不住哭了。

  她和黄山一样,深知神道的本质是绝对失去自由,生命不再由自己做主。

  但又不知道黄山有小光人逆天,能欺瞒神祗。

  所以才会很自责和心痛。

  一想到黄山以后就要在神道组织里挣扎,黄淼真恨不得被毒死算了,那样就不会拖累哥哥。

  “好了,别说傻话了。修神道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你就放心吧。而且爹爹生前也悄悄留给我一个秘术,我可以带你远走高飞,让神道走狗找不到我们。”

  “啊?还有这种秘术?爹爹怎么不告诉我?”黄淼眨了眨眼,很不相信的样子。

  “因为你没用啊,这么弱。哼哼,以后你可得努力修行啊,争取超越哥哥!”

  “我一定会超越哥哥的,然后由我来保护哥哥!”黄淼挺了挺她小胸脯,一脸坚定。接着又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现在么?洪光远我是一定要想办法杀死他的!洪遮这个畜生,趁我不在,企图非礼你,我也不会放过他!洪赦跟我没什么仇,但斩草不除根,以后肯定会对我不利……只是他也已经入了神道,我一杀他,肯定就会暴露。所以不能杀。洪袖香,一个刁蛮任性又没用的女人,懒得管她。其他不相干的人,只要不拦我,也不理会。”

  “洪袖香虽然刁蛮任性,但还是生得挺美的,你就舍得不要她了呀。她可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哟。”黄淼见黄山一副胜券在握的自信模样,出于对哥哥的盲目崇拜,她也不再提心吊胆,放松之下,也就开起了玩笑。

  “你这死丫头,哥哥也敢调侃?走,先收利息去!”黄山宠溺地拍了黄淼小脑袋一下,脸上又露出森然之色。

  “现在就报仇?洪光远不在家吗?”

  “他被我用计引开了,正是先断他后路的最好时机。”黄山站起来。

  “你说他为什么要忽然对我下毒?”

  “这个……等我干掉他之前,会逼问他的。”黄山心里其实大概也知道原因。

  爹爹还有一些秘密还没来得跟自己说就陨落了。那些秘密,洪光远肯定也是想知道的。

  他也许会觉得自己知道,所以才会伺机而动。

  唉,也不知道那些秘密,到底是什么。

  黄山这般想着,一手拉住黄淼的手,另一手一抓,剑灵嗡的一声,凭空闪现。

  “哇,好漂亮的剑!这是灵器?”

  “嗯,先别大惊小怪了,以后哥哥找更漂亮的灵器送你!”黄山很有成就感地露出笑容。

  酷匠3网唯一)正版,其,q他都yL是S5盗v版%

  也只有在唯一的亲人面前,黄山才会如此真实的表现自己的本心。

  两人说说笑笑,一点报仇的样子都没有。

  可剑灵释放的气息却越发阴冷,立刻就要嗜人。

  “刘公子,这边请。”在丫鬟的陪同下,洪袖香领着一个白衣男子来到客厅,语笑嫣然,秋波流转。

  这男子也显得彬彬有礼,正经的表情下,投向洪袖香的目光却带着一丝淫邪。

  洪袖香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做出端庄的样子:“刘公子,请用茶。”

  男子喝了一口茶,赞了一句,正要询问洪光远是否在家。毕竟,他是来拜访洪光远的。

  便在这时,黄山兄妹携手闯了进来。

  “黄山,你拿着剑在家里走来走去干什么?”洪袖香顿然不悦,又一怔:“咦,黄淼,你醒了?”

  “洪小姐,我醒了,你很意外吧。”黄淼似笑非笑地说道。

  此时她虽没彻底恢复元气,但那带着几分病态的美感,却别是一番诱惑。

  以至于刘公子眼前大亮,再看洪袖香,目光就立刻变得充满正气,接着笑眯眯地站起来,拱手道:“这位姑娘,在下刘浩,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他也注意到黄山手里剑灵似乎很是不凡,但也没一下子认出本质。

  他自己家大业大,也不会羡慕。

  黄淼尚未说话,被他无视的黄山就冷眼瞅了他一眼,说道:“没你的事,你让开!”又对洪袖香喝道:“洪袖香!洪遮这个畜生呢?叫他滚出来,我要为我妹妹讨个公道!我妹妹现在醒了,亲口跟我说是他想调戏她,她才逃出这里的。这下他没赖可抵了!”

  “黄山,你别太放肆了!别以为你跨越了转灵境,就敢在我洪家大呼小叫。就不信我爹回来收拾你?”洪袖香生怕唐突刘公子这贵客,立刻就呵斥。

  她故意把“转灵境”这三字落得很重,也是想提醒刘公子,最好不要和黄山直面冲突,以免受辱,一切等她爹洪光远回来再说。

  被黄山呵斥一通,对刘公子来说,简直就跟被甩一耳光似的。

  以他身份,不知多少转灵境修士也对他客客气气,黄山就算是转灵境又如何?

  好大的胆子,敢呵斥我——刘公子勃然大怒,冷冷地对黄山说道:“哪来的混账东西,敢对本公子无礼?”

  “滚!”黄山只想报仇,才懒得管他是谁,直接一剑劈了过去。

  这刘公子区区凝魂境,在以力量为尊的黄山眼里,就是一坨屎,也敢骂自己?

  “黄山,你敢动手!就不怕惹祸,你知道他是谁吗?”洪袖香尖锐的声音急忙响起。

  但却仍然没能阻止黄山。

  刘公子被他一剑挑出一个伤口,肩膀流血,人也一屁股坐地上,吓得脸色煞白。

  如果黄山没有留手,伤的就是他的喉咙,人就死了!

  他没料到黄山真的说动手就动手,十分后悔,为什么不把随身的护卫带进来。

  洪袖香也十分惊异地望着黄山,没想到他会这么冲动。

  洪遮的声音终于响起来:“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了?黄山,你居然敢在家里持剑,谁给你的胆子?那个……淼淼?你醒啦,哎呀真是太好了,你洪哥哥我可是担心死了,你终于好了……”

  “洪遮!拿命来吧!”当洪遮面色转喜,朝黄淼快步走去的这一刻,黄山森然一笑,十分果断就是一剑刺了过去。

  “哥!”洪袖香凄厉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