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它体型太大,致命弱点都隐藏在山里面,根本杀不死!除非把这山都毁了,这不现实。”

  几次试探,黄山都被逼掉下来,望着耀武扬威的怪物,有些郁闷。

  他的隐匿手段,目前只能在不动的情况下才有用。往上爬,又不是滑行后的惯性,肯定要动,一动,就被发现了。

  “其实不一定要杀死它啊!只要能穿过去就好!”

  “等逢春果到了手,再直接跳下来,它也不能对我怎么样!”

  “所以……该怎么穿过去呢?”

  只要爬上悬崖,就会落入怪物的攻击范围。这悬崖又很高,要一瞬间就穿过,明显不可能。

  只要在期间逗留,就会遭遇这怪物袭击。

  “不如这样!”黄山沉思片刻,转身就跑。

  那怪物以为黄山要离开此地,心急的发出难听的咆哮声音,触须将山崖拍得轰轰作响,却是不敢撵出去。

  过了没多久,这郁闷的怪物就又发现黄山去而复返。

  同时他不只从哪儿,引来了一大群嗡嗡作响的飞虫。

  这些飞虫似恨黄山入骨,死追着他不放,接连攻击。

  黄山毫不犹豫地顺着石壁,一路往上。

  那怪物下意识探出触须,连连纠缠。这一次,一定要把他拖进来,不然就真跑了。

  若在平时,这些飞虫和触须怪井水不犯河水,但今天黄山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彻底激怒了它们。

  所以在怪物触须摇来摇去的同时,这些飞虫也一股脑儿涌过去,无差别攻击起来。

  它们的屁股上都长着好像马峰一般的毒针,却不是扎人,而是喷射毒汁。

  怪物触须被腐蚀出许多伤洞,刺痛之下,也分出一部分触须来拍打飞虫。

  兽妖的智慧也是有差别的。往往只有转灵境以上的兽妖才和人类修士一样聪明。

  转灵境以下,有机灵的,也有比较笨的。

  飞虫能有什么脑子?

  至于这怪物,体型虽然庞大,但明显也是有些愚蠢。

  很快,双方就陷入火拼当中。

  同样陷入双方夹攻的黄山趁机骤然发力,全力催动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

  顿时,黄山体表浮现出一层石印的虚影,外层又覆盖一层锐利剑影。

  他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往上狂冲,不理会任何攻击!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黄山体表的虚影被触须的大力拍打震得一阵晃动,又被可怖的毒气腐蚀许多缺口。

  却在他不要命地倾泻灵力的情况下,迅速补充,没有崩溃。

  “消耗到底了!”黄山心中大急,因为在各种攻击之下,他才爬到一半。

  这时如果防御光幕溃散,黄山绝对死定了。

  这还是兽妖们“内战”分散注意后的情况下。

  “妹妹!我要救妹妹!我不能死!拼了!”黄山索性将所有的灵识释放出来,将周边元气一股脑儿往自己这边汇聚。

  这些元气之中,富含大量瘴气毒气。黄山平时吸收,都是小心翼翼用灵识控制着筛选,将精纯的元气从中抽出。

  但现在来不及了!

  管它有没有混合毒气在里面,通通吸收,吸收!

  灵力在级别上高于元气,但此时元气在数量上超过了灵力。

  黄山狂吸间,脸色发青,一下子中了剧毒。

  咬咬牙,黄山露出疯狂之色,甚至将石印的防御也一下撤去。

  所有的灵力和元气一起被黄山注入到剑灵里。

  “逝水流年,天地变迁。时间的长河,浩浩荡荡,势不可挡。逝水剑,你难道忘了曾经的荣耀了吗?一起冲啊!”

  黄山一声大吼!

  嗡——原本近乎透明的剑影一下子变得如同实质一般,光芒大现。

  一道好像水流一般的光华冲天而起,将周围的元气都震得往外扩散,形成飓风一般。

  凡是在黄山周边三丈内的触须和飞虫,也被绞杀成了齑粉。

  黄山身形一晃,一口气登上山顶。

  脚下一软,黄山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剑灵也变得有些萎靡,在镇界石印冒出微弱的防御光幕之后,显现出来,飘浮在黄山身前。

  黄山挣扎着爬起来,望着它,似乎感觉它有离开自己的趋势,不由得心中一紧。

  剑灵,剑灵,意思就是已经通灵的一股剑气!

  它也是有着一些灵智的。

  刚才黄山说“你忘了曾经的荣耀吗”,明显是在激它消耗它的本源之力。

  这是很伤它根本的,甚至还有抹去灵智的危险可能。

  但它还是消耗了。

  帮助黄山一举登顶。

  既已认主,黄山当然也能感觉到它愤怒委屈的心情。

  明明是黄山自己修为不够没用,不但没帮它获取更多灵力,反而还消耗了它的本源,还好意思说“你忘了曾经的荣耀”。忒厚脸皮!

  这样的主人,好像没什么吸引力啊!

  所以它想“叛逃”了。

  别说,黄山修为压根降服不了这枚剑灵,等于是它主动跟着他的,现在要跑,黄山也没辙。

  中毒之下,黄山脑袋晕晕,见剑灵一点点远离自己,心中不舍,便露出陈恳之色,说道:“对不起,让你受罪了。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剑灵无动于衷。

  “我答应你,以后拼尽全力,也要助你拥有真正的生命,并且给你自由!我发誓!”黄山又郑重其事地说道。

  剑灵这才雀跃地一嗡,乖巧地回到黄山体内。

  黄山苦笑一声,又道:“短时间内我可没这能力啊……在我做不到之前,你可得好好帮我,别偷懒。”

  剑灵不满地动了动。

  黄山痛苦地闷哼一声,心道:“不好,毒气攻心!后面那些飞虫马上也要飞上来了!还是很危险!”

  想到这里,黄山一咬舌尖,强迫自己不晕过去,艰难地朝枯木树爬过去。

  每爬一下,黄山都用尽了全身力气。

  他狠狠压榨着自身潜力,在达到极限的状态下,终于到了树下。

  幸好这枯木树不会伤人,只要黄山不去触碰树根底下的肿块。

  “助我,去!”黄山手一指。

  过了片刻,剑灵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再次飞出,一个剑花,将几枚逢春果摘下。

  黄山急忙又唤出神牌,将它们全部装进去。一颗心总算安定下来。

  从妹妹中毒后就一直提心吊胆,现在终于松了大口气。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也总算得到了回报。

  黄山此时真想大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

  留下一枚,黄山端详了几眼后,一口吞下。

  干瘪难看的逢春果一被嚼烂,一股十分苦涩的味道顿时直达腹中,并跟着分散到全身各处。

  一种清凉的感觉跟着出现,黄山脑子一清,忙用灵识扫射肉身,见根深蒂固的毒气一遇到清凉气息,就立刻土崩瓦解。

  几个呼吸间,毒就全被解了。

  “果然是疗伤圣药啊!”黄山赞道。

  嗡嗡嗡——底下的飞虫在一阵混乱后,终于冲上来。

  黄山此时灵力空空,无力将它们全部灭绝,只好运转归无大法,气势一转,人就像死物一般。

  飞虫俯冲下来,却发现黄山“消失”了!

  盘旋良久,飞虫们只得离开。

  又过了片刻,确定它们不会再回来。黄山身子一动,就要跟着一跃而下。

  却是在俯视悬崖底下的时候,忽然有些奇怪。

  从他这个角度鸟瞰下去,就见这峡谷的走势路线,扭扭曲曲,分支极多。大体上来看,这些分支居然隐隐形成一头兽妖的形状。

  “这形状……怎么有点像爹曾说过的阴睺古兽?”黄山吓了一跳。

  阴睺,黄山当然是从没见过,就算是黄晁,也没见过。

  不过它的名头,却是在这方世界赫赫有名。

  传闻在数千年前,阴睺从其它世界破界而来,在这方世界作威作福,不知吞杀了多少人。

  最可怕的是它能吞噬冥冥中的界面本源,并将冥界的灭绝死气带进来。

  只要它多呆一天,这方世界就会快速衰败。最后的结局自然是世界崩溃,人类全灭。

  于是所有修士,无论正邪,都肩负着除魔卫道的重任。

  那个时代的残酷与悲壮,历经岁月变迁,如今的黄山已经感受不到了。

  他只知道就算是民间百姓,也都流传着相关传说,还在臆想中绘出了它的画像。有专门的节日用来纪念最终的胜利,还会点着香蜡对它进行诅咒批斗。

  民间百姓所画的画像当然和阴睺原型有着出入,但但凡高深一些的修行者,都代代相传着它的影像玉简。

  ~2更新G最$l快w)上t酷0匠Si网》|

  黄山好歹也算修行世家出身,当然就一眼认出来了。

  此时骤然见到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即使只是它的形象,也还是让黄山毛骨悚然。

  “这幅画面是自然生成的?不可能吧!难道这是它的陨落之地?就算是陨落之地,这峡谷的走势也不应该跟着它的样子来吧?莫非,当年有什么超级高手,一拳把它打下来,把地上撞出这个样子?那……这阴睺体型也太大了吧?”

  “如果这是它被砸下的坑,但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千年内,会在这坑里形成这些山峰?”

  黄山十分费解,又有些冲动地吞了吞口水。

  特别是看到这“阴睺”眼睛位置的元气居然自行形成两个漩涡,看起来就好像真的眼珠子时,黄山越发觉得神奇,猜想此地很可能有着机缘宝物,想去探险一试。

  如果能找到什么宝物,那这修行路上,可就能走的更远。这世界上没有一个自行修行的修士,单靠打坐苦修,就能一直突破的。

  机缘又往往伴随着危机,如果没能度过,就会立刻丧命。

  “算了,还是先救妹妹要紧,这地方,以后再来探险吧!”黄山脸色一阵变换,最终做出这个决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