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深入,瘴气颜色越深厚,使得黄山体内灵力也消耗得越发严重。

  }酷f匠》a网¤w唯一q正?版,‘2其。他都/$是o盗t版

  呜呜呜,呜呜呜——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奇怪声音,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黄山面沉如水,并不冒进,而是一步一脚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感应着周围一切动静。

  嗖!

  黄山察觉动静,立刻躲开,同时紧贴在手臂上的剑芒跟着手臂一划。

  嗤的一声,一条半透明长虫被拦腰割成两段。

  这种长虫好像小蛇一般,脑袋有一个点散发荧光,通体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器官依附在细细的骨节上。

  它体表嗞嗞作响,如同电蛇一般。速度也是极快,而且穿透力很强。

  最开始黄山没有对付的经验,一下子就被它洞穿了防御,只差一点,就钻进身体里面。

  幸好长久以来的战斗经验,使黄山本身躲闪速度也还不错,堪堪避让的同时,剑灵护主,将它及时绞杀。

  不然黄山肯定会被它洞穿胸口而死,成为它的美食。

  此时已经是黄山第好几次遇上这玩意儿了,且生命力更加顽强,即使被斩成两段,脑袋那一截也仍然一个变向,继续钻向黄山。

  “哼!”黄山覆盖全身的防御光幕一瞬间变成一个点,正好拦在对方面前。

  这怪物一头撞上去,嗡的一声,被弹回去。被剑气追上,彻底绞杀。

  无穷无尽的瘴气立刻贴上黄山皮肤。黄山毛孔一闭,使了一招香象御龙步,腰身扭转间,瘴气以他为中心,形成一道旋风离心力。

  黄山趁机手抓石印,灵力一催,空间一振间,防御光幕重新撑开。

  长吐一口气,黄山站原地休息。回归平静的瘴气再次笼罩过来,却不得而入。

  “转灵之后,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能力,都比以前强多了。吸收元气转换成灵力的速度却还是很慢。跟不上消耗的节奏。这样下去,不被杀死也要累死。逢春果到底在哪里?”

  黄山抬起头,只有一丁点光线能穿过瘴气投射下来,使他看不到天空。

  阴暗、潮湿,各种各样扭曲难看的植物伸出骷髅一般的枝叶,渲染着一股让人绝望的气息。

  黄山很佩服这些植物的生命力,在这样毒气蔓延的世界,它们怎么活下去的?

  既然在这里活下去的兽类充满危险,那么,这里的植物,其实也一样危险。

  当黄山一脚踩中一根不起眼的藤蔓时,那藤蔓好像活过来似的,一下子狂躁了!

  接着四面八方都延伸出藤蔓出来,黄山吓了一跳,赶紧用剑光乱绞,同时试图跳出被围攻的圈子。

  “去!”黄山纵身一跃,滑翔到一棵持续挥舞的大树上方,接着镇界石印一个变大,符咒乱颤间,狠狠砸下。大树立刻咔嚓一声,断掉。围攻黄山的藤蔓也在吃痛知下,全部钻进地底下。

  “这才刚进来这么一会儿,灵力都消耗了一半。不能再这样下去,得想个办法才行!”黄山落地,取出两根灵药,手一搓,它们就变成粉末,被黄山吃了,快速炼化着。

  “也许这样可以……”以前凝魂境时的所有熟悉功法,到现在都没用了。这阴绝谷太过险要,那些弱招怎能化解?所以黄山思考着最近得到的几种功法。剑光护体间,他的灵识飞快涉猎脑海中的各种功法烙印。

  典型的临时抱佛脚。

  没办法,时间太紧了。容不得黄山慢慢学习。

  只是涉猎,而非一点点研究,没多久,黄山就眼前一亮。

  “既是寂灭之道,那寂灭之后即是虚无。既是虚无,理当不生不灭,不见不闻。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亦是轮回之道!”

  “寂灭轮回是结果,那这过程,便是时间之道,沧海桑田,大梦三千年!”黄山明悟。

  黄山忽然发现还真是挺巧,寂灭之道和时间之道,恰好是相互联系的!

  正好可以拿来彼此验证。

  “也许这世间还有一个原始之道,如果真有,我若能得到,三者融会贯通,定然好处无穷。”黄山闪过这个念头,只觉得缥缈迷茫的修行道路骤然间变得豁然开朗,有了一条准确的路线。

  “原始、时间、寂灭……”

  黄山身上的气势一个收敛,一下子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就是这样!”黄山灵识一动,收回所有灵力,通通汇聚在小光人体内,只最后打入一部分到镇界石印里面,使它自行运转,维持防御光幕。

  小光人在黄山体内由坐到卧,沉寂下去,似乎变成一个漩涡,将黄山的生命都跟着吸了进去。

  黄山就在这浓浓瘴气中站着不动,就跟死了似的。

  一只朱红色大蜘蛛从他身前爬过,竟似不知他就在那里一般,肚皮一番,蛛网喷出,将一只色彩斑斓的飞蛾捕捉。

  它正爬过去,要开始享用美餐。忽然,一道剑光凭空出现,好像从另一个世界破界而来,毫无征兆地洞穿了它的身体。

  “从无到有!”黄山了然。

  他不动时,模拟虚无的状态,于是气息也跟着被完美隐藏起来。可一旦动手,就是从无到有,怎么都藏不住了。

  他这一“现身”,一个八脚爬虫立刻振翅激射,螯肢狠狠刺了过去。

  黄山身子一转,跳到一边。

  这爬虫一转身,头上触角连连跳跃,却又茫然。

  明明前一刻还在的黄山,此时却“不见”了!

  事实上黄山就站在它的面前,只是它的眼睛看不见,只靠触角感应,却感应不到黄山的气息。

  然后,黄山一个偷袭,在气息暴露的同时,干掉了这身长一尺的大爬虫。

  “好!”能够领悟出一个隐匿法门,使得黄山很是欣喜。

  这不是生搬硬套一部主打隐匿的功法,而是在寂灭之道的烙印上自我领悟的一种方法,当然会更有成就感。

  在黄山凝魂境的时候就学过一种隐匿身体的功法,利用对元气的掌控,使光线扭曲,可以做到欺骗敌人目光。

  不过这只是一种很低劣的手法。现在却可以派上用场。

  只见黄山身形一蹿,寻了个高地,接着一跺脚,一跃到了空中。

  接着他周边的元气一个扭曲,他人就变得模糊起来。

  下一刻,他在往一个方向滑行后,所有气息尽数收敛,化作“无”的状态。

  原本已经做好攻击他的各种生灵都一下子失去目标,任他凭着惯性,一口气滑出了数十丈距离。

  以此循环,黄山硬是横穿峡谷,途中只恰好遇到几次攻击,在凶险之极中,均被化解。

  如果是按照之前一步一脚印硬闯,这一路不知要受多少次攻击。就算小心翼翼每次都能准确做出应对,也没那么多灵力可以支撑。

  最终结果也只是死路一条。

  现在却是轻松了好多,而且在“无”的状态下,也能一点点恢复灵力。

  “这种手段可真方便,虽然尚有许多弊端,但只要给我时间,就能一点点完善。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这是黄山在对道和势的理解上自我延伸出的一种隐匿方法,的确可以给它新取一个名字。

  “就叫归无大法好了,听起来就感觉很厉害的样子。”黄山心想,接着视线一凝,露出了狂喜之色。

  “那个,不就是枯木树?跟爹说的一个样子!”黄山抬头,看到一棵通体发黑、状若枯死的大树死气沉沉地盘桓在悬崖顶上。

  之所以黄山能一眼认出,是因为这树树根处长着几个很难看的硕大肿块。

  里面蕴含的一种毒汁,便是制造七绝毒的主要材料之一。

  而树枝上结的干瘪果子,却又刚好可以化解这种毒,只能说造物之神奇,万物均有相生相克。

  黄山不假思索,剑气往石壁上一绞,凿出孔洞,然后往上攀爬。

  还没爬出多远,黄山就警觉地发现上方的石壁上,有着密麻的细缝。

  细缝里似乎有一道阴冷的目光,在注视着黄山。

  这也是黄山修到转灵境,比以前敏感太多,又在十分警觉之下,才能隐隐觉察。

  枯木树在前,黄山纵然欣喜,也仍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想偷袭我?剑灵,去!”黄山收敛的气势尽数释放,原本依附在手臂上的剑灵咻的一声,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浓缩,居然变得跟针似的,一下子钻进狭窄的细缝之中。

  噗嗤!

  像是戳破了什么东西,有腥臭的脓水从石缝里流出来,将石头都腐蚀得冒出了烟。

  一声凄厉的尖啸声中,黄山上下左右的石壁都被什么东西顶出几个孔洞,接着肉乎乎的触须从中探出,纷纷缠向黄山。

  黄山脸色一变,脚往石壁上一蹬,双臂展开,在控制周边元气,使身子凭空挪移,避开了这些触须的结连纠缠。

  然后他就掉下去了。

  收回剑灵,黄山抬起头,脸色阴沉下来。

  就见悬崖上的所有细缝和孔洞中,都钻出大大小小的触须,扭扭曲曲,甚至都遮蔽了枯木树的影子。

  黄山四下观察了一下环境,自言自语道:“看来,不把你这怪物干掉,是无法爬上去啊!”

  也许可以绕道,但不用想也知道,不管怎么绕,都会遇到各种生灵的攻击。要是再惊动什么厉害之极的角色,可就倒大霉了。

  眼前这不知名触须怪,看起来很可怕,却不是没有搞定的机会的。

  黄山锁起眉头,思考着怎么对付这大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