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流光从天而降,显现出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

  手掌一翻,一颗蓝幽幽的珠子悬浮出来,珠子里水波流转,有一条蚯蚓般的兽妖被封印其中。

  “就是这里?”老者森然问道。

  就听一个尖细声音从珠子里传出来,是这兽妖说话,战战兢兢:“就是,就是……这里。”

  “嗯。”老者身上光华一闪,人跳进潭中。潭水压迫过来,却被完全隔绝在外。

  他的速度极快,几下就到了水底。

  四处一望,这人脸色一变。

  “不好,有人捷足先登!”这人就地一跺,钻进一个通道,一直到达尽头巢穴。

  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人面沉如水,沉默片刻,方才说道:“你还有同伙?”

  “不不不,我没有,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兽妖委屈地说道。

  “这人留下的气息好古怪,隐隐有点熟悉……为什么我会有种害怕的情绪?不管怎么样,南华老人留下的遗物,我一定要得到!”这人心想,于是冷漠地说道:“如果你不能帮我把人找到,我们之前的契约就不作数,我会立刻杀死你。”

  “别杀我,别杀我,我一定可以找到!因为他把所有灵石都带走了,想来他肯定没有从中区分,我有一坨最精华的大便也在里面的……”这兽妖身子一扭,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老者板着脸,蹙了下眉头。

  兽妖继续说道:“凭着我对自身气息的感应,一定可以追到他。不过主人您得先把我放出来。”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我灵识一动,你就生不如死!”老者冷冷一笑,一捏珠子,爆开后,这兽妖瞬间涨回原形,身长几丈,好像大蟒一般。

  它将身子一蜷,身上黄光闪现,一道人面虫身的虚影浮现出来,是它的灵魂,又称本命妖灵。

  它居然是一个转灵境兽妖!而且从灵魂的气息看,还是个后期大成的转灵境。

  单凭它本身,就要比黄山厉害得多,却被这老者控制生死。

  在它默默感应自己大便的这会子,黄山压根不知道自己逃了一命,正喜滋滋地往阴绝谷方向赶去。

  他打算在阴绝谷附近找个合适的地方,再将镇界石印认主。这水潭附近绝不安全,远离才是上策。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十分正确的。

  至于从葫芦里得来的剑灵,当时一抓,就十分轻易就认主了。

  这剑灵通灵,也许是被封印在葫芦里太久太久,早就不甘寂寞。

  一般情况,就算遇到新的主人,也是要考验一番的。黄山也没想到他们一接触,它就这么顺从。

  如果他现在就知道那兽妖的存在,肯定更会惊讶——那兽妖的灵魂不可能没进去过那个空间,为何没能获取剑灵的认主?

  盖因人妖殊途吧。

  不管怎么说,意外之喜,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

  而且这剑灵一到手就能驱使,使黄山平空多了一大杀招。

  剑灵的名字叫做“逝水剑”,遵循的是时间流逝的那一股沧海桑田的势。

  只有真正掌握这一股势,才能发挥出剑灵的最大威力。现在的黄山,不过能驱使它的皮毛之威而已。

  这样凭空掌握沧海桑田的势,明显是不可能。所以当黄山降服这枚剑灵时,一份名为“南柯入梦之坐忘心经”也自动烙印在他灵魂里,等着他日后参悟。

  又是一门绝学!

  阴绝谷位于万古大森林最核心之处,端的凶险之极。这万古森林范围极广,蕴含大量灵药灵石,前者补身,后者炼器,都是修行路上不可或缺的东西。

  因此这森林也是修行者们的探险“乐园”,随时都会碰上别的修行者。

  黄晁活着的时候黄山都没少来这里探险,和林中的野兽搏斗,也和低级的兽妖惨烈厮杀过。

  黄晁死后,他更是常来。家里的东西都送给洪光远,他自己要提升实力,只能再寻找灵药,滋补自己的肉身。

  故而这森林对黄山来说,是非常熟悉的。

  看W!正7版{W章节上酷匠=网=U

  这一路过来,黄山果然和不少修士偶遇,又匆匆分开。

  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看见什么好处,这些修士之间都是和平共处。

  黄山为了避免自己有两个身体的秘密被暴露,此时用黑布蒙面,又用灵识覆体。有时碰到个脸熟的,也装作不认识。

  一直到了一个安全无人之地,他才躲起来,将外形古朴的镇界石印取出,细细把玩。

  一想到曾经黄晁手持石印威风八面的样子,黄山就不由缅怀。

  “生死无常,大道缥缈。也不知我能走到哪个地步?”

  “不管走到哪一步,我都要让妹妹比我活得更久!也更快乐!”

  “我也坚信我一定能走到这世间最巅峰的那一步!”一想到体内神奇小光人的存在,有些茫然的黄山顿时又充满信心。

  将小光人召唤出来,灵魂掌控全局,接着黄山眉头一蹙,一滴精血硬是从毛孔里被挤出,在灵识的控制下,飘浮起来。

  小光人也张嘴喷出一口白气,融入精血。

  “叱!”黄山大手一抓,精血化成一道血雾,覆盖住石印。

  黄山又一股脑释放出体内打磨出的灵力,往石印里狠狠灌入。

  在灵力的疏导下,很快,石印内部的所有符咒都染上一抹血光,好像苏醒的生命体一般,这些血雾在它内部运转循环。

  咔嚓,咔嚓,石印外面的灰色角质层层剥落,露出里面黄铜色光泽。

  一种镇压一切的气势扩散开来。

  认主,激活,成功。

  黄山从石印身上感受到一股血脉相连的玄妙滋味,灵识一动,石印就陡然膨胀几倍,朝着前方地面压迫,随着一声闷响,地面被生生压出一个大坑。

  “果然厉害!”

  这镇界石印,只要灵力足够支撑,甚至可以膨胀成小山大小,惊人的巨力狠狠砸下,破坏力绝对可怕。

  不过目前黄山却做不到这点。

  “任重而道远啊!先找点灵药补充一下,然后就去阴绝谷!”黄山手一摊,缩小后的石印被他抓在手里,然后他迅速离开这里。

  只有肉身本身强大,才能持续吸收容纳更多的天地元气,同时释放更加厉害的杀招。

  要想让肉身越发强大,炼体、滋补,缺一不可。

  炼体是压榨肉身的潜力,狠狠的压榨磨砺。滋补是补回肉身的潜力。两者循环,肉身才会更加强横。

  灵药与天地元气结合,以玄妙的炼制之术化作丹药,服下之后,更是全方面滋补肉身。这才是将灵药的效果发挥到最大的方法。

  不过黄山初入转灵境,这些手段,还得以后慢慢学才行。

  修行,永远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现在要以最巅峰的肉身状态去探险,又不会炼丹,就只能抓了灵药就吃,浪费也没法子。

  以前黄山还是凝魂境时所采集的灵药,到现在也都跟不上营养,全都没用。

  更为高级的灵药一般都会有兽妖守护。它们兽妖能够直接吞噬灵石改造肉身,但根基也得是灵药才行。而且同等境界,往往一个人也许只要百年灵药就够了,多了反而虚不受补,它们兽妖却很可能得千年灵药才堪堪够吃的。

  所以它们苦守灵药千年间,却总会出现灵药还在百年时就被人夺取的憋屈状况。

  同一境界的兽妖一般都强过人类修士,但人类修士如果有厉害的灵器在手,或者以多欺少,又能打得兽妖嗷嗷逃跑。

  黄山这做足了准备,找回镇界石印,又意外获得剑灵,双重辅助之下,对上修为低一点的兽妖,也就轻松拿下了。厉害的兽妖,黄晁教黄山认识过许多,远远一感应,就立刻逃跑,不敢硬拼。

  一口气抢夺了不少灵药,黄山又抓了野兽饱餐一顿。

  其实兽妖的肉才更好吃,更是堪比灵药的大补之物。不过它们已经有了人类的智慧,修行高深的,还能和人说话交流。

  黄山不是什么不懂变通的大善人,但也不是穷凶极恶之辈。若有兽妖对他不利,杀是肯定会杀的。

  但吃的话,如果有的选,就还是吃野兽好了。

  毫不犹豫,黄山来到阴绝谷范围内。

  尚未进入,他就能清楚地看到前面重峦叠嶂间,各色各样的有毒瘴气终年不散地弥漫在天地之间。

  就是这些毒气,隔绝了转灵境以下的所有修士,不得而入。

  也正是这个原因,黄山才入的神道。

  黄山轻叹一声,将镇界石印往头上悬浮。

  石印的功能可不只砸和压,它还能防御和封禁。

  防御时,它会释放出一道虚影,将黄山整个人都笼罩进去。

  只要灵力能够支撑下去,外面的瘴气就进不来丝毫。

  黄山嘴里含了根百年人参,一头钻进阴绝谷,身影彻底隐没在了重重瘴气之中。

  半日后,且走且停且感应的那水中兽妖,才不太确定地望着阴绝谷方向,说道:“那人应该进了这谷。好奇怪,即使我的大便在他的储物灵器里面,也是能有所感应的。只是为什么他进了这谷,我就感应不了了?而且这谷还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区区一个阴煞之地,有什么危险的?有我护着,你尽管找人就是!”老者傲然道,也不见体表浮现什么防御光幕,就这么挥挥手,可怕的瘴气就立刻分割开来。

  老人将缩小后的兽妖脖子一捏,朝着阴绝谷就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