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冒险寻找机缘,以前的黄山肯定会很犹豫,甚至排斥。

  现在多了一具身体,等于是拥有两条性命,选择的余地也就多了一些。

  如果在寻求机缘的时候,死了。也不是真的死掉。

  但如果寻到机缘而不死,得到的好处又肯定能让自己和妹妹在修行的路上更加稳固。

  @W酷《&匠网M:首Cj发

  不过现在去寻求机缘,死掉,无论是剑灵还是镇界石印都会留在这里,逢春果也带不出去。

  另外一个黄山也没能力赤手空拳闯进来,妹妹黄淼就救不活了。

  大局为重,黄山一跃而下,元气形成羽翼般的气流,带着他往前滑翔。

  躲在石壁里的触须怪物只能干望。

  按照原路返回,才走到一处,黄山瞳孔便是一缩。

  他忽然就感应到前方元气波动异常剧烈,同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

  为什么这阴绝谷危险得让洪成光都不敢轻易涉足?就是因为峡谷里不但存活着大量袭击过黄山的那些小怪,还蛰伏着不少强大的兽妖。

  黄山若非在危机关头激发潜力,悟得隐匿之术,还真不敢保证不会惊动其中一个。

  一惊动,黄山就必死无疑。

  此时发出痛苦嚎叫声音的,明显就是一只十分厉害的兽妖!

  是谁把它打伤的?

  又是一声凄厉的嚎叫,伴随大地震颤。

  黄山浑身一激灵,赶紧往灌木丛中一钻,蹲下沉寂,归无大法!

  不过几个呼吸,黄山就看到有人从天而降,落在他刚才所在的位置。

  “嗯?前一刻我都感觉到有人在这里,怎么一下子就没了?”这赫然就是一路追进来的老者。

  那只被他降服的兽妖好像腰带一样,缠在他腰上。至于他本人,则半边身子都是血迹,是刚才斩杀兽妖所留下的。

  闻言,他腰上兽妖谄媚道:“主人别担心,我刚才也感应到了。这忽然不见,肯定是这人有着不错的隐匿手段,找找就知道了。”

  老者点头,闭上眼睛,强横的灵识辐射出去。

  黄山心里一凛,急忙将一切动静停止下来,尽量在脑海里想象着那一股虚无的势……

  “咦?手段不错啊!难道是已经逃了?”老者只是根据黄山遗留的气息来追踪,不能肯定黄山到底是什么修为。

  如果只比他低一点,这么快就逃掉,也说得通。

  老者神色变化一阵,觉得黄山应该是逃走。

  正要身形一晃追出去,那兽妖就道:“不对!他肯定是藏在这附近!”

  “哦?”

  原本正要松口气的黄山再次紧张起来,同时也很费解:“他们肯定是在找我,为什么?我都不认识他们啊……那兽妖……难道……”

  果然不出黄山所料,兽妖继续说道:“他人藏得很好,但却没能遮掩我大便的气息,我感应到了,就在附近!”

  “这畜生居然能隔着神牌里的空间,感应到它的……大便?这大便是那堆灵石中的一件吗?”黄山一阵恶寒和震惊。

  “我再相信你一次。”老者蹙着眉头说道,接着迟疑一下,有些不情愿地掏出一张灰色小旗。

  小旗上符文闪现,一股浑浊气息释放出来,使旗面上多出一个黑幽幽的漩涡。

  漩涡里伸出一只枯瘦如柴如婴儿般的小手,接着是畸形难看的脑袋。

  老者念念有词,又运指一弹,一道灵力浓厚的血箭被这东西张嘴吞下。

  接着这东西漆黑的眼眸多了一抹红光,激射而出,似能洞察一切。

  一声厉啸,这东西朝着黄山方向直奔过去。

  “被发现了!”黄山心里一沉,再顾不得隐藏,转身就跑。

  “原来在这里!”兽妖喜道。

  “想跑,哼!”老者冷笑,赶紧追上去。

  如果是在外面,他几下就能追上黄山。

  不过阴绝谷这里的环境对他也大有影响,这黄山转眼就消失在蒙蒙浓雾中,还真不能立刻就抓到。

  “该怎么办才能逃出他的手掌心?”黄山心中又惊又气,惊的是这老者不用试也知道自己全盛时期都绝不是对手,这要抓,就只有死。气的当然也是如此,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刚得到逢春果,马上就要救活妹妹,就遇到了这档子事。

  眼看双方距离迅速拉近,黄山咬牙间,忽然想到之前在山崖上所见的阴睺图案。

  “就是这样,没准还有一线生机,拼了!”顺着对这图案的记忆,黄山辨别方向,死命狂冲。

  “看你往哪儿跑!触地印!”老者手诀一掐,一道符咒扭结的毫光没入地面。

  下一刻,黄山的脚就被一道黑色藤蔓状的匹练缠住了!

  黄山差点摔倒,急忙一挥手:“剑灵!”

  刷的一下,剑灵劈断了那匹练,黄山手撑地间,翻个筋斗,顺势就从旁边一个斜坡滚下去。

  “咦?那道剑气!”老者先是一惊,接着狂喜,面露贪婪之色,一个飞跃,跟着往下。

  一只小山大小的三眼蟾蜍正在山坡下的泥沼里时机而动,黄山一下去,就被它发觉。

  闪电般伸出舌头,爬起来的黄山身子一紧,毫无还手之力,被蟾蜍张开大嘴,就要吞下去。

  “完了……”

  老者一飞下来,见状,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这黄山要是被蟾蜍怪吞下去,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就落它嘴里了。

  到时如果被蟾蜍逃掉,岂不坏了大事?

  相比之下,蟾蜍从他手上逃脱的可能性可比黄山大得多。

  所以即便不愿,老者也还是要出手拦截,相当于救黄山一命。

  老者召唤出的灵器是一团雾状的气体,这灵器名叫千幻冰云。顾名思义,它有着多般变化,可随着主人意念,变化出他想要的东西。

  此时它就变成一把利剪形状,咔嚓一声,将蟾蜍舌头剪成两段。

  黄山摔倒在地,爬起就跑。

  利剪又变成绳索,朝黄山缠去。

  蟾蜍被剪了舌头,剧痛间勃然大怒,腮帮一鼓,张嘴间,一道可怕的光波喷射出来。

  “好畜生!”老者立刻撑出防御光幕,也还是被光波冲击,倒飞出去。

  因为这光波主要对付的就是老者,所以黄山不但没事,反而趁此机会钻进野草丛逃跑,他的脚下灵力振荡,不至于陷入泥沼。

  这片区域,泥沼肥沃,生长的野草十分茂盛。

  老者稳定身形,一看,气急败坏。

  这时蛤蟆一个跳跃,朝他冲了过来。

  它离奇的愤怒,都不要黄山这个猎物,誓要杀死老者,以报断舌之仇。

  “找死!”老者同样恼火不已,这畜生,敢坏自己的事。

  它现在如果逃走,熟悉地形之下,老者想杀也许都杀不了。但这主动送过来,就真真是找死的行径。

  当老者费了一番手脚,将这不长眼的蟾蜍干掉之后,黄山已经逃出去老远,却仍没能完全逃脱。

  毕竟这地方到处都是兽妖,他这一路上也遇到麻烦。万幸都不是特别厉害的兽妖,不然肯定逃不了。

  “前面就是阴睺图案的眼睛部分,但愿能够有什么特别变化,助我逃跑。”黄山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本来他就想过来看看,但因想立刻救活妹妹,就放弃。

  谁想出现个高手追杀,不得不往这方向逃窜了。

  “咦?这……啊!”原本蛰伏在黄山体内的小光人忽然自行躁动,从他头顶上跳出。

  一道独属于神祗的圣光气息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形成一股威压。

  黄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见前方雾蒙蒙的景象陡然一变,无中生有一般,崎岖不平的前方地面多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

  一种属于亘古的神秘气息扑面而来。

  黄山一回头,见一脸惊疑的老者朝这边疾驰而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就钻进去。

  下一刻,这条通道就往中间一合,化作一条细缝。

  “次元界!”老者脸色变得十分凝重,但也不肯放弃黄山,所以他咬牙间,身上灵力尽数释放,大吼一声:“苍茫大地,我主沉浮。开山印!”

  一把实质一般的巨斧拔地而起,高达百丈,又一个狠狠压缩,化作普通斧头大小。

  却在这一瞬,它表面嗞嗞作响,许多黑色缝隙时隐时现。

  “给我开!”老者脸色变得煞白,用力一挥,大斧一个消失,眨眼间就出现在那通道细缝上方,狠狠下劈!

  完全没有声息,如此强大的大斧,丝毫没有效果。

  缝隙仍然合上了。

  老者踉跄一下,就看到数不清的黑色气团从地底冒出来,悬浮在空中,形成大大小小的怪物虚影,形态各异。

  “异兽!”老者瞳孔一缩,急忙将之前拿出过一次的小旗再次祭出,一个膨胀,护在身前。

  那些异兽无声咆哮,齐齐冲杀过来。

  “不知死活。”老者面露自信之色,相信只要有小旗守护,必当无事。

  同时他也十分郁闷。最开始发现南华老人的遗物被人抢先一步取走,他惊怒追出,一发现黄山,发现他修为浅薄,便觉手到擒来,抓他不费吹飞之力。

  哪想那该死的蟾蜍虎口夺食,愚蠢之极。

  就算有它耽搁,这小子又想逃哪儿去呢。

  结果刚看到他,就又发现他头上悬浮的小光人!

  那股气息……

  不正是该死的神祗气息吗?

  他居然是个修神的。

  那一刻,老者心都为之颤了一下,有种转身逃跑的冲动。

  不是惧怕黄山,而是对神道深深忌惮,不想得罪。

  但又想此处绝地,自己修为又高出他那么多,只要把他杀了,神道再厉害,又能怎样?

  却不想那小光人居然能帮他再打开次元界——那小子会不会运气太好了些?

  老者有些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施展全力,将他直接杀死。

  当时他一方面是轻视黄山,觉得没必要这么费力。毕竟辛苦打磨转换灵力也是很辛苦的,没必要为一个区区小辈白白浪费。

  另一方面也是这阴绝谷危机重重,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极其厉害的兽妖。得留着底子以防万一。

  现在后悔当然也没用了。黄山就在眼皮底下溜了。

  实在丢人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