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黄山心里顿时一紧,额头都冒出冷汗。

  神祗赐下的神灵已经被小光人吞噬,这小光人钻出来,就是西贝货。虽然被识破的可能性应该很低了,可万一被识破,黄山自知必死无疑。

  “你的神灵气息很足啊,看来你的神缘不浅,吸收了很多圣光吧?这样的情况,居然还是第一个通过考核,奇怪。”红裳神色稍稍温和了一点,还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随着她手指掐诀,一道红色敕令没入神像。顿时,神像红光大现,覆盖过来,裹住了小光人。

  小光人贪婪吸纳这种灵力,身子不但不涨大,反而又浓缩几分。

  接着它变得白里透红,好像真的婴儿,却只有拳头大小。

  红裳手指一点黄山眉心,又是一滴精血钻出,和小光人吐出的一红白相间的小光球融合。

  旋即红裳长袖一挥,神坛上就出现八个神牌悬浮,颜色各不相同。

  黑白二色神牌只闪烁一下就消失不见,还剩六种。

  “你自己选吧。”红袖略感兴趣地说道。

  黄山面露犹豫之色,眼睛盯着赤金牌子,想拿,却又迟疑。

  他沉默许久,红裳居然也还耐烦,带着一丝笑意地看着他。

  如果不是无情道姑提前打好“招呼”。她红裳才不会一直等着呢。

  她对黄山自己选什么颜色,有些好奇。

  最终,黄山露出毅然之色,手往赤色神牌抓去。

  “好小子!”红裳手指一弹,使黄山手背一痛,缩了回去。

  “你让我等这么久,我很不高兴。我宣布,赤金两色,你都没资格拥有。”红裳故作冷漠地地说道。

  “噗——”洪赦差点笑出声,心想终于倒霉了吧?活该!叫你磨蹭。

  其他人也有些幸灾乐祸。毕竟黄山第一个通过考核,抢了风头,还跟无情道姑悄悄说了话,他们当然会看不惯。

  黄山也是愕然。

  “怎么,不服?快选!不然我帮你选?”

  “弟子自己选就好……”黄山无奈,只得选了个紫色。

  红裳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将空中那团由黄山精血和小光人吐出灵力融合的小球打入紫色神牌。

  神牌上光华一转,多了许多漂亮的符文。

  原本空空如也的神牌正中,也多了几个字。

  一个古朴的神字,底下是“黄山”二字。

  “这神牌也是一件神器呢,灵魂感应,灵力驱使,收好,回去再研究吧。退下!沈河,到你了。”

  “是!”沈河深吸一口气,上前跪下。

  黄山则捧着神牌,站到一边,发了会儿愣,暗想也罢,就在封神殿里面消停一段时日吧。

  反正以后也是有机会转职的。只是得努力赚取贡献点才行。

  小光人坐在他脑海的黑暗虚空中,刚吸了女性神祗的圣光,他精神似乎很好,居然在那里打着一套拳。

  黄山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他身上去,越看这拳法越觉得玄妙,不由得入了迷。

  “嗯,这莫非是个呆子?好生无趣……”见黄山发呆,红裳立刻把脸转开了。

  沈河一拜完神祗,立刻就恭敬地说道:“红大人,小人可以选赤色神牌吗?”露出期待之色,心想黄山就算第一个通过考核又如何?自己一旦得到赤色神牌,地位就会比他高。

  那样自己还是第一!

  “你要赤色的?随你吧。”红裳揶揄地扫了黄山一眼,似乎看穿沈河攀比心态。

  沈河见红裳这古怪的表情,不由得眼皮一跳。

  “难道选赤色会有什么坏处?”

  不过他也不敢反悔,以免惹恼红裳,只得硬着头皮召唤出体内的神灵……

  左边几人都可以自己选,除了黄山,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赤色或金色。

  当神牌到手后,他们的地位自动就比黄山高了一截。

  洪赦这几人,除了黄色就是蓝色,没别的选择。

  不用猜也知道这肯定是苦差事,只得随便选了个。

  洪赦选的黄色神牌,到手后,他目光复杂地看了黄山一眼。

  更Z?新最R快{$上g.酷w匠O网E

  以前两人在洪府,不论实力,单说身份是平等的。没想到刚进封神殿,就被他压了一头。

  “我以后一定要转职!一定!”洪赦暗暗保证。

  虽然按照红裳的说法,黄牌比紫牌所代表的地位要低一级,但只要他洪赦能先升一品,地位就能反压黄山。不过黄山只要也升一品,就也能再压回来。

  所以洪赦才会下决心一定要转职成他一样的颜色,甚至更高!

  “我洪赦天资也许不如你黄山,但我勤奋!我不但要在官阶上超过你,本身实力也一定要在你之上!然后我就可以狠狠羞辱你了。”洪赦阴冷一笑。

  领完神牌,他们就正式成了封神殿的弟子。

  小光人打完拳,体表的那层红光便消失不见,它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黄山的意识也回到现实,回味小光人的一招一式,心里默念着:“寂灭神拳……好厉害,比龙象大手印还高级的样子。我一定要学会!”

  他是喜悦的。

  因为小光人刚才的所有招式,运转灵力的细微方式,都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很明显,这是小光人在传功。

  “越来越玄妙了,看来你将是我未来道路上最大的依仗了啊!有了你,也许我这入这神道后的日子,也没想象中那么难熬了。”

  能够偷偷吸纳神祗的圣光化作自身力量,然后再传授黄山高深功法,最关键的还是能够欺瞒神祗,使神祗自以为控制了黄山灵魂,实际上黄山仍是自由的。这样的情况,怎么看都是天大的幸事。

  没有按照原路返回,所以也不会再见到无情道姑。

  按照红裳的指示,他们从后门出去,来到外面。

  顿时,他们就好像从清冷的“乡下”,一下子来到热闹喧嚣的“城市”。

  “哇,好多人啊……”

  放眼望去,居然都是耸立的建筑,空中居然也有悬浮的房子。各种各样的人在其中穿插,好像巢穴中的蚂蚁。

  甚至还有倒悬的巨大山峰,切口平整,上建着巍峨宫殿。

  “神迹啊!”

  本以为储卫宫这般豪华,已经就是封神殿的顶点了。没想到后面另有乾坤。

  好像土包子进城,大家四处张望。

  街道上站着身穿战甲,如同凡世朝廷里的卫兵一样的人物。

  “你们过来。”其中一个小头目样子的人朝黄山他们招手,“刚来的新人?”

  黄山正要开口,沈河就横了他一眼,旋即上前抱拳,笑呵呵地说道:“在下沈河,见过这位兄台。”

  既已是转灵境,眼界也当然会水涨船高。

  沈河看出这些人全都是转灵境修为,故而即便不知他们是几品官阶,也下意识按照以前的行事方法。

  都是转灵境,当然是执同辈礼仪。

  结果这小头目却是面露凶光,毫不客气地喝道:“混账,老子吕渭可是八品神兵,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老子称兄道弟?”

  “你……”沈河有些愤怒。

  吕渭毫不客气地一巴掌甩过去。

  沈河下意识施展身法,躲闪开来。

  “嗯?还敢躲?来人,给我拿下他们。看来这些新人还不怎么懂规矩。给他们长点记性!”吕渭一挥手。

  “是!”其他人立刻围过来,神牌一召唤,流光飞舞间,就又各种各样的武器从神牌里面掉出来。

  这神牌,还可以储物!

  这些武器,确切的说,也算灵器。皆带着灵光,充满震慑力。

  “三大铁律有说不许杀人!你们敢杀我们?”沈河羞怒地大喝。

  “闭嘴!”黄山眉头紧皱,不由得喝道。

  然后他上前一步,毫不客气将沈河推开,接着迅速变了张笑脸,冲吕渭鞠了个躬,顺手将之前无情道姑相赠的回魂丹取出来,双手奉上,说道:“大人息怒,大人大量,饶过我们一次吧。我保证,下次他要是再敢冲撞您,不用您说,我立刻就削了他!新人不懂规矩,求给一次机会……”

  “回魂神丹?”感受到回魂丹上独特的神灵气息,吕渭略微惊讶。

  这东西,外人绝对没有。这小子刚进来就有,那就肯定是红裳或者无情送的。

  也就是说这小子还真有点能耐,居然这么短短一会儿工夫,就和她们套了交情。

  既然如此,红裳或无情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她们都是七品,高自己一品,而且性格都不好。万一得罪,被找上门,可就倒大霉了。

  故而吕渭也咧嘴一笑,满意地说道:“你小子倒挺懂规矩,算了算了,不跟你们新人一般见识。这丹药对我没什么用,收回去吧。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黄山。”

  “黄山,这名字好记。你领的什么牌子?”

  “是个紫牌。”

  “哦?”吕渭眼前更亮,暗想紫牌子就对了!新人一听赤金牌子地位高一点,就肯定争先恐后抢它们。却不知那是个掉脑袋的职位。

  黑白没戏,撇去赤金,就紫牌地位最高。这才是最好的。

  “肯定是她们当中的一个提点了这小子,看来他的潜力很足啊!”吕渭心想,微笑道:“你是第一个通过考核的?”

  “大人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来了。”黄山立刻就道。

  “他怎么猜到的?难道……”沈河几人对望一眼,都十分惊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