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的失败者出去后就被来时的俩神使带出这一方世界。

  通过考核的,则在无情道姑的带领下,来到储卫宫核心部分。

  来参加考核的有几十人,眼下只十人不到。

  刻意看了黄山一眼,道姑温和地说道:“你们进去吧,里面自然有人会安排你们的。领了神牌出来后,我们就是同僚了。”

  “是。”

  这几人都恭恭敬敬地对她行礼,显然是刚才她辣手杀人的手段震慑了他们。别看道姑现在说话和气,要谁这时候唐突了她,说不定也要被杀。

  黄山故意落在最后,却不害怕。等他们进去后,他再次行礼。

  “嗯,你很好。记住,等下里面那个女人给神牌的时候,你尽量不要选赤金两色。这两色均代表杀伐,领了之后,以后就会被派出去战斗。我们修神与外人修命不同。外面那些修行者,单凭天资,不足以再进一步。只有在杀伐掠夺中进取,火中取栗。而我们修神呢,只要信奉神祗,对神庙做出的任何贡献都是一样的。到时候贡献点一交,换来的境界提升就是实打实的延长寿命。修行,不就是为了一直活下去吗?既然如此,何必冒险出去打打杀杀?死在外面就太不值得了。”无情道姑耐心解释。

  “弟子明白了。”黄山鞠躬,因为他知道无情道姑说的是真的。而且她能告诉自己这个秘密,也是一种实打实的好心。

  黄山也同样知道,领了赤金两色的神牌,地位相对要比其它牌要高一点点,所能挣取的贡献点也比较多一点。

  但这都是要靠命来换!

  拿命换也不过多一点好处,确实不划算。

  相比之下,在封神殿或者神庙内部当差,也许会受点气,但只要不违反神规,不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就能平平安安。

  不过黄山心里却考虑到了另一方面。

  “如果不领赤金二色的神牌,我又拿什么做借口经常出去呢。如果不出去,我这辈子不都见不到妹妹?”

  根据黄山的了解,神道的修士,大体上分为文武两类。

  更xw新L最(快&上gI酷匠W{网

  武,无情道姑也说了,领了赤金神牌,得经常离开这里,到外面和各种敌人对拼。但相对自由一点,山高皇帝远的道理嘛。

  如果是“文”,基本就是如果没什么正规理由,就不允许离开这里。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杂事要做,只修行,不战斗。

  如果谁敢私底下跑出去,那就是违反神规,轻则受罚,重则打落修为,贬为凡人。

  甚至直接格杀。

  黄山当然想以后经常和妹妹见面,甚至如果妹妹被人欺负,也能出头报仇。

  加上他本身也喜欢战斗的那种感觉,所以就算危险,他也还是有选赤金神牌的冲动的。

  “不过既然无情师叔都提点我了,我若一意孤行,就是不给面子。这好不容易才有个看我顺眼的,我不能这么轻易就破坏掉这种关系……”

  “而且她如此郑重其事地告诫我,说明到外面战斗,确实会很残酷。一个不注意,就会死。活着一切都有变数,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唉,矛盾啊!暂且看里面那位怎么安排吧。师叔都不肯进去,这代表她们之间有间隙吗?”黄山闪过这个念头。

  待到黄山进去后,无情道姑略一思索,手指一绕,一道符咒瞬间成形。

  她将符咒贴在眉心站了片刻,接着手指一弹,符咒没入虚空。

  内殿中心,一坐在蒲团上的红衣女子睁开眼睛一招手,那符咒就到了手中。

  将无情道姑复制的有关讯息感应完毕,这女子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黄山?你看不惯这个新人,关我什么事?想让他领赤金牌子然后被杀?真恶毒……哼,我偏不如你的意!”

  这时,所有人才一齐进来。

  红衣女子站起来,扫了他们一眼。

  他们也看向红衣女子,皆不由一呆。

  黄山也是心中惊叹,没想到这女子竟生得如此美丽。

  只是那如万古不化的淡漠神情,却是冷的让人心悸。

  她的长裙垂在地上,是一种血色。她的眉心中间,也竖着一条红色的细缝。

  嫣红的嘴唇,长长的红色指甲,给人一种妖异的别样诱惑。

  “你们……”她的声音略带沙哑,眼角细长的丹凤眼在黄山脸上落了一下,说道,“谁是第一个通过考核的?”

  “启禀前辈,弟子黄山,是第一个。”黄山上前一步。

  “哦?”女子有些讶然,没想到无情“讨厌”的黄山,还是第一个通过考核的。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第一个又如何,照样不入法眼。

  这也是无情道姑故意没有泄露黄山具体只用了多少时间通过考核的缘故。

  她不问,黄山也不会主动说。

  “第二个是谁,都过来,依次报上你们的名字。”

  “弟子沈河……”沈河立刻跟上,接着是第三个,一直到最后一个洪赦,讪讪然,怪不好意思的。

  “黄山,你们几个,站这边。剩下的几个,站这边。”女子指了一下左右,将他们区分开来。

  左边站的是黄山他们这样完全通过考核的,右边站的是洪赦他们这样通过但灵魂驳杂的。

  “我的名字叫做红裳。是储卫宫的一号执事,七品神官。你们不要叫我前辈,可以叫我红执事,也可以叫我红大人。”红裳声音虽然冰冷,但清脆动听,很是悦耳,“我先给你们讲一下最基本的几点规定。”

  “封神殿的三大铁律,一,绝对虔诚地信奉神祗,永不背叛。背叛者人人得而诛之。”

  “二,如果没有相关敕令在手,不允许杀死任何虔诚的同僚,无论身份高低,是非对错,无令杀人者偿命。”

  “三,必须在规定的时间以内完成上级指派的分内任务。不能完成的,视情况接受惩罚。轻则刺魂,重则贬为凡人。最严重的,自然是死路一条。所以万万不可怠慢。”

  “其它的规定,等你们回乡后归来,自然会慢慢知道。接下来,我给你们发神牌。”

  “神牌主要分为黑白、赤金、紫青、蓝黄这八种颜色,每一种颜色代表不同职位,每个职位都有着不同的分内任务要完成。同时,每一个职位分为九品官阶,依次从九品到一品,九品最小,但也比你们现在高贵得多。”

  “记住,在封神殿,每个人的地位不是依照修为高低来算的,而是按照神牌的颜色和品级官阶来区分。品级越大,地位越尊贵。同品级之下,颜色排前的,地位略高一点,但也高不了多少。”

  “接下来允许你们提这方面的问题。别的不要问我。”红裳一口气说完,看着大家。

  大家对望一番,黄山基本都知道这些,当然不会发问,免得讨人嫌。

  其他人也大都害怕被这红裳厌烦,暗想反正以后慢慢会知道的,不如不问。

  最后,洪赦忍不住举了举手,然后怯怯地问道:“请问大人,这身份地位不以境界实力来区分。那修行的意义是什么?”

  “这么愚蠢的问题也问?修行的意义就是长生不死。”红裳冷冷说道,“当然,在同品官阶的情况下,你修为高一点,也可以教训一下比你修为低的。就算不能对比自己官阶高的动手,但修为高一点的话,对方要教训你,你不能还手,但挡一下还是可以的。”

  洪赦被骂愚蠢,脸色一红,想了想,又鼓起勇气问道:“那要怎么才能提升境界等级,好让性命更加悠长?”

  “在神祗的祝福下,境界提升非常容易。不过像你这样灵魂驳杂之辈,想要提升境界,还是必须得多接受几次祝福才行。每一次换取神祗祝福,都要扣取大量的贡献点。贡献点会封存在你们每个人的神牌里面。贡献点的由来,则取决于你们完成的任务是否真的过关。”红裳有些不耐地看了他一眼。

  洪赦察言观色,立刻就闭嘴,不敢再问。同时暗暗羞愤,为什么偏偏自己灵魂驳杂,而黄山却还是那么优秀?

  “请问大人,神牌有八种颜色。分别代表什么职位呢?我们可以自己选吗?”沈河忽然问道。

  红裳弹了弹她幽红的指甲,淡淡地说道:“你们站左边的,可以自己选,黑白两色没资格拥有。剩下六色,赤金地位最高,紫青次之,蓝黄排尾。至于它们分别代表什么职位,等你们领到了,自会知晓。总之,你们得考虑好,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选好后就不能后悔。以后想改,需要的贡献点,可不是你们新人能出的起的。右边的你们,只有蓝黄两色可以选择。其它暂时都没资格,以后再拿贡献点换吧。”

  “好了,不要再问了。黄山,你是第一个通过考核,过来拜见神祗,然后我赐你神牌。”红裳转过身,对着神像方向恭敬施礼,再一挥手,前方的红色纱帐往两边分开,显露出神坛,和神坛上的神像。

  “咦?是个女的!”黄山略微惊讶,居然是个女性神像。

  管他男的女的,在黄山看来,就石头一坨,上前拜一拜,也没什么。

  “召唤你体内的神灵。”红裳站他旁边,提醒道。

  “召唤神灵?”黄山思考了一下,恍然,接着有些紧张地舔舔嘴唇,用灵魂感应体内的小光人。

  下一刻,小光人从他头上悬浮,盘膝而坐。

  “咦?”红裳轻呼,诧异地望着小光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