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渭向黄山投去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心里也已经想清楚,能结交黄山就结交,没准以后就是个路子。

  因此他很热情地说道:“黄兄弟,你们是要回乡吧?我派个人给你们带路吧,不然你们都不知道坐哪条飞舟。”

  “多谢吕大人!”黄山感激地说道。

  “呵呵,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吕哥就可以了。”

  “吕哥!”

  沈河他们没想到黄山居然这么容易就能和吕渭称兄道弟,这其中,绝对有他们还不清楚的东西。

  吕渭派人将黄山他们带到一个光华闪闪的圆形台柱上。

  台柱表面刻画着密麻的符文,组成一个九芒星的样子。

  “上去,然后就到了。”这人冷淡地说道。

  “多谢大人。”不管是谁,叫声大人总不会错。沈河他们这时也学乖了。

  黄山他们一脚踩进九芒星,光华一转,他们就直接到了天上悬浮的一座倒悬的山峰之上。

  前方是一座宫殿的后面,周围没人。

  黄山正要往宫殿那边走,沈河几人就不约而同地上前围成一个圈,将他拦住。

  洪赦因为是和黄山一起来的,沈河也不知他们不对路。因此他们也没放过洪赦,一样死死盯着。

  “你们这是?”洪赦吓了一跳。

  黄山双手抱胸,平静地说道:“让开。”

  “不把话说清楚,你们两个都别忙着走。”沈河再次张望一番,确定周围没人,稍稍放心,冷冷地说道。

  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这里的一切,其实都有人监视着。不过却没人来管。

  管这闲事,有啥好处么?

  酷匠97网2永}%久l免\费l看$/小J=说…

  新人内斗,其实也蛮好玩的。

  “什么话?”

  “哼,少装蒜!不然对你不客气!我算明白了,这里不能杀人,但打残废肯定是可以的。你们别不识抬举。”沈河冷笑,其他人也唯他马首是瞻。

  洪赦赶紧说道:“这是不是有点误会,我跟他不是一路的……”

  “你觉得我会信吗?白痴!”

  “他娘的,你们才是白痴,我真跟他不是一路的!”洪赦欲哭无泪,心中大骂,陪笑道:“别冲动……那个,黄山,他们要问什么你就说啊!”

  “我真不知道他们要问什么。”黄山沉吟了一下,然后露出冰冷的笑容,“而且就算知道,他们这态度,我也不会说。”

  “嘴硬是吧?看我不好好教训你!”沈河勃然大怒,第一个攻过去。

  在他看来,黄山能够通过考核,是他对神祗有着足够的信仰。并不代表黄山实力有多强!

  他沈河呢,一路走来,可谓是绝顶天才,永远都是同龄中的实力第一!

  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在场无人是他对手,包括黄山在内!

  事实上,之前的黄山也自认不是他的对手。这个沈河,真的很强!

  不过,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现在的黄山,脑子里烙印着寂灭神拳!

  他在这一瞬间,也一下子感受到了那一股寂灭的势!

  原本沈河这一拳轰过来,如同大江滔滔,气势恢宏。和黄山站一起的洪赦勃然变色,知道对方这气势强大,同龄中生平仅见,十个自己估计都打不过对方。

  故而他暗骂倒霉,立刻退开,希望对方能锁定黄山,而忽视自己。不然肯定很惨。

  上次他和黄山动手,虽然黄山是重伤的情况下,但也能大概感应到他的实力在什么层次。

  在洪赦看来,黄山此时全盛状态,也肯定不是沈河对手。

  沈河的气势,太强大了!

  “他修行的什么顶级功法,好逆天……”洪赦闪过这个念头,见黄山居然没打算躲,不由嗤笑:“你完了。”

  “任是大浪淘沙,江山如画,也终有寂灭之时。终结寂灭,这是无敌的力量!”沈河体内的灵力,在这一瞬间,居然一下子全消失了似的!

  不但如此,他的生命气息,似乎也跟着没了。他死了?

  使得胜券在握的沈河忽然有种失去目标的感觉。

  明明黄山就站那里,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什么鬼东西?给我破!”一道半透明瀑布状的光华随着他推出一掌间,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狠狠冲击过去。

  结果这些光华还没挨到黄山,就似也跟着一齐消失似的,全部自动溃散!

  “怎么可能?”集体傻眼,沈河也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当光华彻底溃散的那一刻,黄山身形一晃,到了他面前。

  在沈河流露出恐惧眼神的同时,黄山一声大喝:“龙象大手印!”

  他空空如也的体内顿时灵力磅礴,使他一下子显得高大威严。龙象纠缠的虚影浮现间,他一掌狠狠甩过去。

  沈河赶紧调动灵力,形成防御,但还是晚了一步,被黄山一掌打飞,鲜血狂喷。

  落地间,却是山峰边缘,他差点直接掉下去。幸好及时抓住了山峰边缘的一块凸起石头。

  接着黄山出现在他前面,居高临下望着他,一脚狠狠踩下,在他手指上碾压。

  “啊!”沈河惨叫,却又不敢放手。

  太高了!

  就算是转灵境,能滑翔更久,这么高掉下去,也十分危险。

  “以后再敢惹我,我让你生不如死!”黄山缓缓收回脚,看向其他人。

  他们见沈河这样厉害的人物都不敌不过黄山一招,全都吓得一缩脖子,不敢有对抗的念头。

  黄山也没惩罚他们,免得逼急了一起上,也是麻烦。

  沈河屈辱地爬上来,气得全身发颤,却又惊惧不已。

  “他刚才前面那一招,到底是什么,好恐怖!”沈河不敢再动手,细细回味黄山的寂灭之势,越想越觉得可怕。

  这还是黄山只懂皮毛的情况下。不然他出手也不会换成熟悉的龙象大手印了。

  洪赦如见鬼般盯着黄山,从没想过黄山居然还藏着这么一手可怕的杀招。

  到底是什么,居然能使沈河的攻势全化作虚无?

  为什么会这样!洪赦嘴唇都被咬破,他感觉自己……怕了!

  “难道我洪赦这辈子都追不上他的脚步?不,不可能!我不能接受!”

  同时正好感应到这边情况的某些人也都惊讶,显然都感觉黄山那一股寂灭的气势,很是不凡。

  不过只是这么一点小小不凡,也是担不起他们亲自过来询问的。只要黄山没杀人,他们都懒得管。

  发生了这么一个小冲突,然后黄山他们进入宫殿,一路恭敬,见人都执晚辈礼,也没遇到刁难。

  出示神牌后,一神官用自己的神牌分别在上面划了一道,然后就让他们候着。

  足足等了几个时辰,一辆飞舟才姗姗来迟,在空中停下,上面直接飞下来几个气息强大的高手,落地后却不敢再飞了。

  他们也对黄山这些新人毫无兴趣,落地就走。

  “你们上去吧!记得一个月之内,必须对这神牌呼唤神使。逾期将被视作叛逃,直接派执法队格杀。”

  “多谢大人提醒!”

  飞舟自然有一股吸力,黄山他们足下一点,只要不刻意抵抗,就能缓缓飞上天,进入飞舟。

  嗖的一声,飞舟直冲云霄,接着破开空间,隐没进去。

  片刻后,黄山他们就回到最初的世界,一股浓浓的世俗气息扑面而来。

  从他们进入封神殿,再出来,不过半日时间,却恍如隔世一般。

  进去时大家都是凝魂境,人数好几十。回来,只有他们几个,个个转灵境。

  回到原来世界,不代表立刻就能到家。飞舟这是随机出现的一个地区,要去洛水郡,还得赶路才行。沈河等人又是另外地区的人,也需要时间。

  所以,两天后,飞舟才在洛水郡上空停下。

  黄山和洪赦一跃而下,一个滑翔,落下地来。

  飞舟也随之嗖的一声,消失了。

  没了飞舟,黄山体内蛰伏的小光人忽然站起来,往外膨胀,一股强横的气势从黄山身上释放出来。

  洪赦惊得跳到一边,十分警惕地望着黄山:“你要教训我?”

  黄山也是惊诧莫名,说了一句:“你先回去!”就往一个树林钻进去。

  “他这是怎么了?”洪赦疑惑地摸了摸头。

  当洪赦站在自己熟悉之极的洪家府邸前,望着那朱红大门的时候,他不由得百感交集。

  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家了。一个月后,他就要去封神殿,从最底层做起。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来。

  此时天蒙蒙亮,洪赦敲门,等了许久,里面才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谁他娘的这么早敲门……”

  门吱呀一开。

  “咦,少爷?你回来了啊!奴才该死,奴才刚才嘴贱……”这人揉了揉眼睛,然后浑身一激灵,急忙跪下磕头。

  若是以前,洪赦肯定一脚踹过去,现在却神色一动,淡淡说道:“起来吧!”

  “多谢少爷宽宏大量。”这人点头哈腰,然后试探性问道,“少爷您这是……通过了?”

  “嗯,通过了。”不管怎么说,能够转灵,就是好事,洪赦露出一丝笑容。

  “啊,恭喜少爷,贺喜少爷!老爷,大少爷……洪赦少爷回来了!他通过了!”这人转身就跑,一边大声嚷嚷。

  如果洪赦是失败而归,这人绝不会这样大叫。不过既然成功了,那就完全没关系,老爷绝不会责怪自己扰他清梦的。

  很快,洪府上下都被惊醒。洪光远一个闪身,飞快出现在院子里。

  “你真的通过了?咦,转灵境!看来确实是真的。”洪光远上前握住洪赦的手,脸色变了几下,接着似喜似忧,酝酿了一下,方才缓缓说道:“好,好。以后在封神殿一定要谨慎言辞,以后会有大出息的。”

  洪赦明显感觉到洪光远对自己态度转遍,一时有些鼻酸,重重点头。

  洪遮和洪袖香也在一大群下人的簇拥下先后出来。

  洪遮露出嫉妒之色,又收敛回去,哈哈笑着上前说道:“好弟弟,你真厉害,恭喜你!”

  洪袖香也转着眼珠子附和几声,然后说道:“洪赦哥哥,那个黄山呢?”

  “黄山?对啊,黄山人呢?他没回来?哈哈,是不是失败然后死了?”洪遮也四下张望,接着十分期待地问道。

  “这个……”洪赦尴尬,轻声道,“他也通过了。而且他是第一个通过的,还被重点照顾。”

  “啊?该死的,他居然还是第一个通过的?”洪遮大失所望,嫉恨之极,左右走了两圈,又指着洪赦鼻子嚷嚷:“我说你怎么这么没用,怎么让他得了第一?你就不能争气点吗?”

  洪赦顿时怒火中烧,自己都算转灵境了,洪遮这废物还敢对自己这么无礼!

  “阿遮,滚下去!”洪光远呵斥了一声,又拍拍洪赦肩膀:“阿赦,别跟你哥一般见识。”

  “不敢,不敢。大哥也是为我不值。”洪赦忙道。

  洪光远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声:“黄山……确实是个人才啊!”

  洪袖香闻言,神色颇为复杂,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悔意。

  以前是不是不应该看不起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