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飞天画舫忽然降临在洪府上空,致使城中多人抬头张望。

  虽然人人惊叹,却并不大惊小怪。

  可见他们惊叹的只是不知为何它会出现在这,并不惊讶为什么会有画舫能飞。

  这个世界,修行的修士并不与世隔绝,凡人们也大都知晓修士的存在。

  只是绝大多数凡人都没有修行的天资,固本培元的资格都没有,不管怎样炼体,也都没用,只能干望。

  凝魂定魄这一关,更是艰难。往往都会出现肉身被打磨得极其强横,可偏偏无法形成那一股可以外放的势!

  真正超脱凡人的还是炼识化灵这一关。过了这一关,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者,海阔天空,触摸到更高级更神奇的世界。

  更重要的还是能够大大延长寿命,不至于像凡人一般,百年归土,一场虚无。

  这世间不知多少惊才艳绝之辈,千辛万苦,越过前面四道关卡,却硬是无法进阶到这一步,时间一到,就必须死亡。

  要么突破,要么死亡,就是这么残酷,没有别的选择。

  然后,也不知是哪一年,忽然出现一批神秘又强大的修士,在这世间修建庙宇,供奉神像。

  最最关键的还是,他们宣称的“神道”,便是修士可以选择的第三条路。

  酷/k匠网正7版x-首Tr发《(

  修神!

  只要放开信仰,虔诚供奉神祗,愿为神庙做贡献,就可以得到神祗的祝福,从而轻易跨越关卡,炼识化灵,不在话下。

  第一个绝望的修士归顺神庙,通过考核,并真的在神祗的祝福下,炼识化灵成功!

  当这一消息传遍开来,几乎所有无法突破的凝魂境修士都为之疯狂。

  封神殿,就是用来考核修神的地方。这些年发展下来,也许是收的人太多,如今已经越来越少的人能够通过考核。

  黄晁生前对神道非常了解,也讲了许多有关神道方面的东西给黄山听。

  纵然黄山对神道也比较了解,要通过这个考核,他其实也没什么信心。

  但目前只有这条路可走,不管能不能通过,都得去试!

  这么多年以来,不知多少人梦寐以求地希望通过这个考核。通不过,绝望透顶。通过的,狂喜不已。

  黄山却是在黄晁的影响下,对这神庙十分排斥,可谓是深恶痛绝,根本不想走神道路子。

  若非黄山在眼下绝不可能靠自己突破,他是绝对不会激活那道封神敕令的。

  为了救活妹妹,黄山连命都可以不要,加入厌恶的神庙,又算得了什么?

  封神殿的使者大驾光临,作为洪府主人,洪光远当然是聚齐府内上下,夹道欢迎。

  他不得不这么客气甚至于恭谨。因为神庙虽然退居幕后,到如今已从不显世,但封神殿却仍是这世界最顶级的势力之一。

  曾经天北第一势力圣霆阁公然反对封神殿,短短一天,上下皆被封神殿灭门,任是什么高手,都死得干干净净。这是何等霸道和强大?

  封神殿都这样强大,神庙又该多么可怕?

  他洪光远区区真虚境修士,在封神殿面前,蝼蚁一般,岂敢怠慢?

  封神殿使者有两位,神色淡然,倒不显跋扈,反而对任何人都较客气。

  只是那一种优越和矜持,却是表现得十分刻意,让人无法亲近。

  即使他们本身实力还不如洪光远,但在他面前,也都显得十分随意。

  丫鬟看茶之后,两位使者嗅了嗅茶香,眉头都皱了一下,又将茶杯放下,似乎不愿过多接触这些凡物。

  接着其中一人就扭头对黄山说道:“就是你激发的封神敕令吧,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姓黄名山。”黄山弯腰拱手,显得很乖巧。

  “准备一下,跟我们走吧。”两人认真打量黄山几眼,都露出满意之色。

  “是。”黄山不卑不亢,立刻答应。

  大厅里陪坐的洪遮等人都露出艳羡的表情。

  这该死的黄山,居然还有封神敕令,这是走的哪门子狗屎运?而且他以前都不透半点风声,太过分了!

  洪遮恨得牙痒痒,不由剜向黄山,目光带着仇恨。

  “那个……两位使者大人远道而来,不如在舍下用过晚宴后再出发吧?”洪光远严厉地瞪了洪遮一眼,又似想到什么,忙陪笑说道。

  使者对望一眼,都露出淡淡的笑意,一人说道:“多谢洪兄好意,晚宴就不必了。时间紧迫,我们还要去北凉郡接其他人呢。”

  “诶,再急也不在一时嘛。”洪光远略一思索,赶紧从纳灵戒内取出两块巴掌大的灵石。

  这灵石金灿灿的,上面还染着一层血丝一样的东西。它名叫凰血石,在洪光远的收藏里,都算是最顶级的珍宝之一。

  洪光远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将这两块凰血石送上,堆笑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两位使者赏个薄面。”

  “哈哈,洪兄既然如此客气,那我们就客随主便吧。多谢洪兄了。”两人也站起来,大大方方地将凰血石收了,动作熟练,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黄山目光一闪,认出这凰血石原本是自己家东西。如今却被洪光远拿来收买神使,这可真是讽刺啊!

  将两位使者送到客房安顿,洪光远让黄山留下。

  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

  洪光远眼里闪过一丝阴霾,接着叹了口气,说道:“也是为叔没用,修炼出了岔子,一时根基不稳,没有把握帮淼淼彻底逼出绝毒。这七绝毒如果不能一下彻底抹去,淼淼立刻就会毒发而死啊!我也不想的……阿山啊,你心里不会怪我吧?”

  黄山心中冷笑,这洪光远,骗傻子么?

  洪光远绝对没有修炼出岔子,他只是被黄晁的死给吓住了。

  修行一途,如此艰难。他若帮黄淼驱毒,也是有一定几率被损根基。若在此时那虚无缥缈的天谴主动降临,或者来了什么强大敌人,岂不危险?

  除了镇界石印,黄家的一切产业都被洪光远得了去。这会子却因为那一点几率就见死不救,黄山心里如何不怪?

  但实力为尊,人家不愿救,也没法子!

  拿镇界石印来换他出手,在黄山看来,反而是找死的行为。

  所以只能靠自己!

  “怎敢责怪叔叔?”表面上,黄山当然是恭声说道,“叔叔能在当初我们兄妹危机关头施以援手,已是救命之恩。小侄报答都来不及呢。”

  “嗯,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既然你选择了走神道,以后这凌厉的性子就得改改,切莫坏了神道规矩。”洪光远又好心告诫几句。

  黄山点头称是。

  “不过这神道讲究的是存天理灭人欲,你这入了封神殿,以后就不能娶亲。这和袖香的婚事,也就只能作罢了。”洪光远很可惜的样子。

  黄山暗想这样最好,表面却也遗憾地说道:“我也不想放弃袖香,只是救妹妹要紧,没法子。袖香温柔娴淑,相信以后一定能找个德才兼备,修为高深的良配。叔叔您不必多虑。”

  “嗯……”洪光远诧异地看了黄山一眼,心想他还真夸得下口。

  洪袖香是个什么性子,洪光远可是清清楚楚的。黄山能面不改色地夸她好女孩,还真难为他了。

  “嗯,那就祝你成功通过考核,早日归来。”

  “多谢叔叔。还请叔叔在我不在这几天,帮忙照看下我妹妹……”黄山退出去。

  洪光远嗯了一声,坐在那里,眼神接连闪烁。

  “居然打乱我的计划……”洪光远面露几分厉色,“不过以你的性子,真以为能通过这考核?哼,就算过了考核,得到神祗庇佑。为了那件东西,我也照样无所顾忌!”

  “爹,救命啊!”洪遮忽然推门跑进来,一进门就下跪,爬到洪光远面前。

  “混账东西!”这么没骨气,洪光远十分失望,恨不得把他踢出去。

  对比刚才黄山的气势,再看洪遮,洪光远很是遗憾,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个废物。

  洪遮才不管那么多呢,继续哭道:“爹爹,你一定要帮孩儿啊,孩儿也想突破到转灵境,孩儿也想进神道,孩儿不想只活一百年就死啊!”

  “闭嘴!我心里没数吗?没数我厚着脸皮请两位使者留下来做什么?你以为神道真的那么好吗?就算你走运通过考核,以后也有的你哭的。滚出去!”洪光远怒喝。

  洪遮大喜,哪听得进别的,立刻磕头:“谢谢爹,谢谢爹……”

  在洪光远的再三叮嘱下,这顿晚宴可谓十分丰盛。

  洪光远也深知神使口味,奉上的都是库存里最好的灵药材料所搭配的食物。

  果然,使者很是喜欢,除了这些灵药以外,再是什么美食,都没兴趣看一眼。

  “来来来,洪某敬两位大人一杯。”眼瞅气氛到了,洪光远立刻举杯,客气笑道。

  使者虽不喜这酒,但也举杯喝了一口。

  “洪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是想让令公子也入神道?”使者笑道。

  “大人真是明察秋毫,洪某好生佩服。”洪光远大拍马屁,然后讪笑道:“不知能不能行个方便?”

  使者眼神交汇了一下,一人说道:“这只有黄山一人有封神敕令,如今可是卡的很严的,这很难办啊!”

  “只要大人肯帮忙,以大人的面子,多一个考核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洪光远呵呵一笑,又立刻掏出两枚水滴状的珠子,里面有闪电形的光丝在流转。

  这是葵水雷珠,很是珍贵。

  两使者笑吟吟地收了,另一人说道:“说实话,你儿子可以是可以,但可以的是你这个儿子,而不是这个。”

  他先指了一下洪赦,然后才不屑地看了洪遮一眼。

  一边陪笑,紧张得手心是汗的洪遮顿时笑容一僵,脸色煞白间,差点晕死过去。

  居然洪赦可以,自己不行?

  为什么会这样?

  洪赦是庶子,从来都是仰仗自己鼻息行事,这样的身份,居然还被使者看上眼。

  自己却连参加考核的资格都没有。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察觉黄山幸灾乐祸的眼神投过来,洪遮更是吐血三升,恨不得撞墙死了算了。

  至于洪赦,则十分意外,没想到自己会被看上。

  在这之前,他可是从没想过会有这好事的。想靠自己突破到转灵境,单靠苦修是绝对没戏,得看天资。洪赦可是没什么信心能靠自己突破。就算侥幸可以,也不知多少年后。到那时,潜力压榨干净,天谴一到,死得更惨。

  但如今能够走神道就不一样了,一下子就能突破,多爽?

  不过一想到这是黄山召唤来的神使,自己这纯粹是被附带的跟屁虫,又有一点点不舒服。

  “这也没什么,如果我能通过考核,而黄山却没有的话……”幻想了一下这样的画面,洪赦不由得激动起来。

  黄山也意外地扫了他一眼,眼神却又带着一丝怜悯和讽刺。

  “当你真正知道什么是神道后,就不会这样狂喜了……”黄山暗道。

  洪光远也是愕然,接着立刻又堆笑请求,可不管他怎么说怎么给好处,两神使都不松口。

  到后来神使面色不悦了,洪光远才知趣地闭上嘴巴,心里长长一叹,彻底放弃。

  当晚,两位使者就匆匆告辞,根本没闲工夫留宿一晚耽搁时间。

  临走前,黄山又去看了看黄淼。

  在她可怖的脸颊上亲了亲,黄山坚定地说道:“一定要坚持住,等我回来!”

  他的眼眸里,似乎有白色光人的影像闪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