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入门阶段有四个过程,固本、培元、凝魂、定魄。

  固本指的是打磨肉身,锁住精气,使肉身强横凌厉。

  培元指的是明心见性,精气化元,使肉身脱胎换血。

  到了这里的修士,攻击手段仍只能是单纯的拳脚兵器,近身搏斗,元气喷薄,相互碰撞。

  但炼到极致,亦可开山劈石,和纯粹的凡人对拼,可以一敌百。

  凝魂,则是在元气的滋补下,人的精气会凝聚在一起,壮大魂魄。修士要做的就是有意识地认识自身被壮大的魂魄,感悟天地环境,两两结合,使日益强大的魂魄蜕变,形成一股势。

  有了势,就是登堂入室。这时的修士,每一招打出来,都会带着一股震人心魄的气势。甚至冷眼一瞧,就能把体虚魂弱的凡人活活吓死。

  定魄就是说将魂魄形成的气势与元气契合,形成肉眼可见的虚影,无形化有形,甚至还能直接以势攻击,不需要真的动手,就能灭杀敌人。

  到了这一步的修士飞檐走壁不在话下,短时间滑翔也不会摔死,还能踏水而行以及拥有常人不能做到的本事,渐渐脱离凡人的范畴。

  黄山和洪赦都在对战的时候释放出可见的虚影加持,可见他们都已定魄。从虚影的“实质化”程度,也能大概对比出他们孰高孰低。

  “咦?”黄山这一掌甩过来,气势极强,洪赦本心里一咯噔,并没信心能够安然抵挡。

  可是在交手的那一瞬间,他就敏感地觉察到黄山气势虽足,但后劲虚浮,整一个外强中干!

  “我就说接连两次突破失败,还能这么妖孽?原来是死撑!”洪赦大喜,见黄山虚晃一招就立刻退开,想也不想,就主攻过去!

  趁你病要你命!

  当黄山气势汹汹攻过来时,洪袖香洪遮等人也都被震得心里发虚,皆有些后悔是不是不应该撩拨此时暴怒的黄山?

  他们也没想到,平时几乎没有在府里显露身手,只是默默修行的黄山一出手就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远超他们以前见识过的凝魂境高手。

  他们本也已经想象出洪赦被黄山狼狈打飞的画面,可黄山却退了!

  反而洪赦主攻了过去!

  “这……”洪遮草包一时还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洪袖香倒有几分眼力,惊喜地说道:“原来他是装的!他现在真的很虚弱!”

  洪遮等人见黄山被洪赦释放的“蛛网”逼迫得连连躲闪,也都大喜。

  “搞死他!”

  “洪赦好样的!”

  洪遮更是兴奋激动,同时有些脸热和羞愤,刚才黄山攻过来那一下,可是惊得他差点捂头蹲下的。

  该死的黄山,能被自己的小弟洪赦打得如此狼狈,洪遮怎么可能不兴奋?

  “对,就是这样!”

  “打!”

  他嘴里接连发出这样的声音,双手握拳,一副加油鼓劲的样子。

  “没想到洪赦如今也这么厉害,这小子平时也不显山露水的,我倒小瞧了他。他今天如果能把黄山这贱人放倒,以后就得对他客气点啊。不然惹毛了,揍我一顿,我就算能告状,也太丢人了。”洪遮暗想,也很嫉妒。

  同样是一个爹生的,区别也太大了吧?

  黄山此时已被逼迫到墙角,气息变得风雨飘摇,完全处在下风。这在洪遮等人看来,他绝对输定了!

  便在这时,黄山眼中精芒一闪,十分清晰地感觉到洪赦连连发招间,元气与魂魄之间的契合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

  “就是现在!”黄山抓住机会,脚往墙上一蹬,一下子到了空中。

  0更3新“最快上9f酷匠,网

  “哈哈,这贱人被逼急了,居然敢上天,他死定了!”洪遮狂笑。

  在他们这个境界当中,若是两人实力相当,其中一人若敢跳上空中,那基本是输定了。

  就算能操纵元气,在空中做出滑翔飞跃的姿势,不至于直直坠落下来当活靶子,但在同级别的对手面前,也肯定是漏洞百出,正好击破。

  洪赦也很意外,没想到黄山会出如此昏招。

  冷笑一声,洪赦立刻变招,蛛网状的元气一个翻转,朝上笼罩过去。

  黄山身子在空中翻转朝下,双手一合,手指扭曲,结成一道古怪手印。他体表的虚影瞬间一缩,在手指上凝聚成一个小小的光点。

  “龙象天波,破!”黄山一声轻喝,手上一震,那光点就咻的一声,化作一道流光,直接破开蛛网,轰击在洪赦体表。

  洪赦身子一僵,体表的天蛛虚影某个角度出现一个不稳,顿时溃散开来。

  元气振荡间,他噗的一口,吐血了。

  他的脸颊和耳朵均被擦伤,这是黄山那道流光穿过所致。

  洪赦身心俱寒,知道若非黄山手下留情临时偏转方向,那流光定然会穿过自己脑袋。

  差一点点,就死了!

  洪赦的庆幸在下一刻,就变作了深深的羞辱。

  因为黄山落地间,毫不留情,直接大手一探,往他头上用力一按。

  他便毫无抵抗之力地跪在了黄山面前。

  眼前黄山就要被“蛛网”覆盖,结果他手一点,再一按,局面就翻转得如此之快,洪赦会败得这么彻底,以至于洪遮洪袖香这些人,此时均已目瞪口呆。

  他们迎上黄山投过来的冷厉目光,都是心里一颤。

  洪遮本想呵斥黄山放开洪赦,也都不敢再开口。

  他能感觉到自己一旦开口,黄山肯定要扑杀过来,不由得吓得小腿肚子哆嗦了一下。

  “现在可以滚了?”黄山眼见震慑的效果已有,于是收手,后退一步。

  黄山也很想狠狠教训洪遮,甚至将他当场阉了。但有洪光远在,就不可以!

  “等着吧,总会有机会的,洪遮,别指望我会放过你!”黄山在心里说道。

  洪遮他们没敢留下狠话,立刻灰溜溜地离开。看他们方向,多半是要去向洪光远告状。

  黄山也不害怕,知道洪光远不会因此对自己不利,毕竟自己没有触及他的底线。

  “咳咳……”被洪遮他们“抛弃”的洪赦咳出几口血,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面沉如水,洪赦离开前,冷冷地说道:“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恐怕你以后再没这个机会了。”黄山淡淡地说道,他的意思是自己决定要入神道,斩断尘缘,想来以后也许都不会再跟洪赦见面。

  洪赦却误会他的意思,以为是更加看不起自己,不由得恨恨说道:“你迟早要为你的傲气付出代价!”

  他怨毒地离开,黄山也没解释,都懒得看他一眼。

  走进屋内,关上门,确定他们已经走远,黄山这才身子一晃,剧烈咳嗽起来。

  接连两次突破失败,换作他人,说不定早半死不活了。黄山还能硬生生打败洪赦,已经显示出他的实力。

  他也没心情得意,快步走到床前坐下,凝视病床上娇小的妹妹,见她面色青黑,还长着许多难看斑纹,不由得好生心疼。

  “妹妹你放心,我拼死也一定要把你救活过来的!”

  关于怎么去除黄淼身上的七绝毒,换做别人也许没法子,但黄山却知道方法。

  黄晁生前有给黄山讲过很多修行界的秘闻,他也知道万古森林深处有一个名叫“阴绝谷”的凶险之地,里面生长着一种名叫“枯木”的灵树。

  这种灵树有着十分厉害的毒性,结出的“逢春果”却又能解多重奇毒,七绝毒也在解毒的范围之中。

  只是这阴绝谷蛰伏着不知多少强大兽妖,就算是洪光远,也不敢大意闯入,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若不是事关黄淼性命,黄山也绝不敢冒险深入。

  冒险至少还有一定的几率活着回来,送死那就是绝对会死。

  黄山如今凝魂境的实力,连突破阴绝谷终年瘴气的资格都没有,一进去就死,绝对的。

  只有到了转灵境,魂魄凝结出实质性的灵识,才能催动灵器护体,使瘴气无法近身。不然黄山也不会这么急于突破。

  黄山就算突破到转灵境,也没有实力立刻就炼制出灵器。

  他没有灵器,黄晁有!

  黄晁最珍贵的一件灵器,镇界石印,黄山曾谎称他在抵抗天谴的时候被毁,实际上是被他藏在一个秘密之地,从没拿出来过。

  只要黄山能突破到转灵境,立刻就能发挥镇界石印的十之一二威能,纵然不能在阴绝谷绝对保命,但要抵御瘴气侵袭,还是绰绰有余。

  黄山深知怀璧其罪,都不敢告诉黄淼镇界石印的下落,以免她不小心被人套话,惹来杀身之祸。至于洪光远之辈,更是信都不会信任。

  他原本只是打算稳扎稳打修炼到转灵境,再在合适的时候才去取出石印,但如今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黄山不再犹豫,立刻从黄淼脖子上取下一枚毫无元气波动的玉符。

  这玉符外表和市面上贩卖的小玩意儿没什么区别,洪光远也看不出名堂,却是黄晁郑重交给黄淼的一枚信物,也是召唤神使前来的“封神敕令”。

  暗叹一声,黄山咬破指尖,将自己的鲜血滴落在敕令上面,同时面露虔诚之色,默默念动着一道咒语。

  这道玉符噗的一声破开,白色光华流转间,符文闪耀,渐渐没入虚空。

  这些白光本也要随之没入,却在这时,黄山腰间忽然白光一闪。

  空中的白光便一下子钻进黄山腰部。

  黄山大吃一惊,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急忙从腰间取下一枚玉牌。

  空中的白光,就是被平平凡凡的玉牌给吸收进去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玉牌还是什么宝贝?不可能啊,爹以前都没看出来,怎么会是宝贝?可是它怎么能吸收封神敕令的灵力?糟糕,封神敕令的灵力被它吸了,封神殿还能感应到这里吗?”黄山脸色一变。

  下一刻,变化又起!

  只见他手中玉牌上雕刻的模糊人物忽然从上面跳出来,飘浮在黄山身前,自动盘膝而坐,双手连连结印,一道道白色光粒自体内释放出来,又在一个循环之后又吸收进去。

  “这是……”黄山彻底惊呆了。

  也不怪他会惊呆,这玉牌他自小捡来,也不知为何,偏生喜欢得很,就一直佩戴在身上,但从没想过它会是什么宝物。

  在黄山看来,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地摊货,黄晁也从没注意过。

  哪知道它今天会忽然出现这种状况!

  这小光人体表的光粒突兀地全部收敛,接着他站起来,往前踏了七步,忽然一指朝天,发出一道宏大威严的声音:“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黄山被这声音震得脑袋发晕,眼睛一眨,这小光人就嗖的一下,钻进他的眉心。

  “啊!”黄山惊呼一声,往眉心上一摸,什么都没有了。

  接着就好像有人拿斧头在他背后偷袭,一个剧痛,他就感觉自己被劈成了两半。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居然一分为二,变成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然后更为深刻的剧痛袭来,眼前一黑之下,人事不省了。

  所幸此时无人进来,不然看到这一幕,多半也会惊呆。

  只见黄淼静静躺在床上,而……两个黄山,也趴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氤氲的白色光华覆盖在两个“黄山”身上,使他气势忽强忽弱。

  他因为突破失败所受的重伤,也在不知为何的情况下,飞快地复原起来!

  当黄山醒来的时候,和“自己”对望一眼,这种如同照镜子的感觉,使得他茫然到了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