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画舫本身存储着足够的灵力,无须两位神使费力,且速度快得让黄山他们一阵眩晕。

  从一个郡到另一个郡,陆地骑马,最快也得月余时间。飞天画舫在空中呈直线距离,嗖的一下,要不了几个时辰,就能跨越。

  这也充分显露出修行到高深境界后的神奇之处。

  快,快,快!

  前后不过几天,整个大陆都几乎被画舫跨越了一遍。这还是偶尔神使收取贿赂时会被耽搁的情况下。

  而后带黄山洪赦一起的几十个人,在画舫猛地一震之下,被一起吸进被震开的空间隧道,天旋地转后,他们就这么直接到了封神殿外。

  画舫消失,所有人从空中掉下。

  都是凝魂境修士,各自运转体内元气,一个滑翔,稳稳落地,不至于被摔死。

  接着尚未打量环境,一股浓郁到极点的天地元气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使除却黄山以外所有人都呆滞了。

  在他们原来的世界,从未直面过如此精粹的元气!

  太不可思议了。全是元气,连普通的空气都没有。

  “神迹……”

  元气分为两种,一种自身体内产生的元气,也可称作精元。一种就是天地间游离的元气。

  无论是哪种元气,对修士都有莫大好处。因为凝魂境修士不但要认识自己的魂魄,也要感悟天地万物间的势。

  天地元气作为万事万物最根本的东西,吸收炼化它们,不但可以增强力量,也可以更细微地感悟这个世界。

  当下,大家就狂喜不已地打开毛孔,大肆吸纳起来。

  黄山眼珠子一转,也装作吸收的样子,却是只吸一点点。

  洪赦站他旁边,能够感应到这点,狂吸间又很是不屑——现在这种情况,你黄山还装什么矜持,真是脑子有病。

  两神使早有预料,也不阻拦,只双手抱胸,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果然,片刻后,所有人都惨叫着吐血,纷纷栽倒在地,痛苦地痉挛。

  等到所有被吸纳的元气自行一点点回归天地,他们才一脸后怕地站起来,一阵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元气明明这么安静,为什么一到体内就如此狂躁?”

  黄山装模作样地拍拍袖子,也站起来,倒是一点没事。

  瞥了脸色惨白的洪赦一眼,黄山嘴角扯了扯。

  就听神使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尚未通过考核,没有得到神祗的祝福,当然不能享受这里的福利了。记住,这里的一切一切,包括一粒沙子,都是神祗的恩赐。它们都是属于神祗的,没有神祗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动!就算被允许,当你们每一次呼吸元气的时候,都得怀着一颗虔诚感恩的心!不然,嘿嘿,就算不会像今天这样倒霉,也别想再有任何提升,知道吗?”

  “知道了!”大家齐声说道,然后屏住毛孔,甚至连呼吸都停了。

  “还没开始考核,就开始灌输信仰的东西……”黄山心里十分反感,表面上当然还是要装作敬畏的样子。

  在这里,他确实要收敛所有的锋芒,也不能对神祗有一丝一毫的不敬,不然绝对倒大霉凭着对神道的部分了解,别说黄山不笨,就算他是笨蛋,也不会傻到去触碰这里的禁忌。

  其他人也是诚惶诚恐,暗想神祗简直强大得匪夷所思啊,居然连天地间的所有元气都听他的话,不是信徒,就不给吸……

  神使将他们送到一座名叫储卫宫的宏伟殿外,十分客气地与开门出来的一个中年道姑见礼,交接之后,他们匆匆离开。

  原本一脸柔和的道姑立刻把脸拉下来,目光锐利地扫了每个人一眼,然后说道:“此地禁止喧哗!不然格杀勿论!跟我进来吧!”

  大家都被这道姑凌厉的杀气震得心中发寒,连忙跟进去,悄无声息。

  来到金碧辉煌的正殿,就见一神像高坐于神坛之上,大鼎中香火燃烧,氤氲雾气萦绕在整个殿堂。

  一人运足目力,正要仔细瞧瞧神像的模样,就陡然惊叫一声,倒地就晕。

  接着又有两人被神像震晕过去。

  “该死的,每次都有人这么不懂规矩!”道姑十分不悦,手一挥,晕倒的人就滚出了正殿。就这么失去了考核的资格。

  其他人都是一凛,急忙垂下头,不敢乱看。

  “跪下!”道姑取了香点燃,当下跪下磕头,接着神神叨叨念了一阵,站起来将香插上,然后站在神坛左侧,面朝黄山等人。

  黄山他们立刻拜神。

  最#新章节p上◎j酷匠、网G@

  “考核开始,你们敞开心灵,接受神祗圣光,不可有丝毫抵抗!”

  “是。”

  黄山第一个五体投地,露出虔诚之色。

  其他人一怔之后,有样学样。

  纯白色的圣光忽然从神像上闪耀释放,落在了黄山他们头顶上。

  “我愿信仰神祗,愿为神祗奉献一切,甚至魂魄……”黄山心里反复默念这句话,希望能催眠自己真的能够虔诚地信仰神祗。

  但他内心深处,却没一点底。

  神祗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会被他这伎俩欺骗吗?

  黄山可是从小都反感神祗到了骨子里……能过得了这一关?

  他正忐忑,却又奇怪——“咦,不对呀!怎么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

  接着他一感应,吓得差点跳起来。

  他感应到自那日被激发现身后,就一直躲在他体内的那个小光人,居然站起来了!

  还正在将所有钻进自己体内的圣光通通吸收!

  黄山赶紧闭上眼睛,下一刻,他就清楚地“看”见小光人站在自己“面”前,体表光华刺目,无数白色粒子在他通透的体内运转,玄妙非常。

  这些好像萤火虫似的光点,乍一看,好像贴着一张张人脸,喜乐悲哀,男女老少,默默诉说着什么似的。细看,又什么都看不清楚。

  “难道……这就是神祗的愿力?”结合黄晁生前的说法,再看这个,黄山如此推测。

  “如果真的是愿力,这小光人是在窃取?好大的胆子!简直是无法无天!这要是被发现,神祗绝对会震怒……神祗一怒,不但我会死,就连整个洛水郡,都有可能被迁怒啊!”

  黄山被惊得一身冷汗,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神祗无所不能,强大无边,这小光人居然敢偷他的愿力,这不是惹祸么?

  本以为还是自己天大的机缘,没想到是个祸端!

  胆战心惊了片刻,见神像还未作出别的反应,黄山又惊掉了下巴。

  “不会吧!这小光人到底是什么,好像……能够瞒住神祗!不然神祗怎么一点异常都没有?”

  神像不但不震怒,反而加大了灌输,愿力与灵力结合,在黄山体表形成一道神像虚影。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毛孔全部打开,里面的经脉也完全贯通,所有覆盖的灵力进进出出,飞快洗涤增强甚至改造着黄山肉身。

  接着又是嗞嗞作响,白金色电蛇时隐时现,黄山的气势暴涨,他体表的神像也变得越来越沉凝,如同实物一般,又迅速变大,变高。

  黄山一下子站起来,发出一声长长的清啸。

  “咦,这小子居然这么快就被认可了!一点排斥的反应都没有?”那道姑十分惊诧。

  她在这储卫宫主持考核这么多年,不知见过多少考核者。

  无疑,黄山这是最快被认可的!

  “好小子,要么就是魂魄干净到极点,要么就是对神祗虔诚到极点,不然不可能这么快!从今以后,只要他会做人,那就是前途无量啊!”道姑眼前一亮,见黄山体表的神祗影像嗖的一下,缩小消失,钻进他的眉心。

  “结束了。第一个。”道姑冰冷的神情尽数收敛,变得柔和,朝黄山走去,甚至露出了笑容。

  黄山站在那里,双眼紧闭,似在领悟着什么。

  道姑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也不打扰。

  过得片刻,黄山眼睛猛地一睁,闪过两道摄人的精光,又一下消失不见。

  他纯白的双眸,显得很是诡异,但在一眨眼间,就又恢复正常的黑色。

  黄山若有所思,接着被道姑笑呵呵的声音打断:“恭喜你通过了考核,小兄弟。贫道道号无情,小兄弟怎么称呼?”

  对于道姑忽然态度转变,知晓一些内幕的黄山并不觉得奇怪。

  迅速收回杂念,黄山也很是恭谨地说道:“弟子黄山,见过无情师叔。”

  “好,好,好。”黄山这态度,更让道姑顺眼,不假思索地取出一个小瓶,递给黄山,说道:“这是回魂神丹,服下一枚,对稳固当下境界很有帮助。”

  “多谢师叔赐丹。”黄山鞠躬。

  “呵呵,不必多礼,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时常来问我。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你且跟我到旁边候着吧。”道姑回到原来的位置,不影响神像施法。

  黄山立刻跟上,微微欠身,一边观察其他人接受考核的不同反应,一边琢磨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

  就刚才,浮现在他体表的神像虚影,本是要代替小光人的位置,融进黄山魂魄。

  但小光人却直接把它吞并融合了!

  果真是无法无天,连“神”都敢吞!且毫无阻碍就真给吞了!

  接着小光人代替了它,彻底与黄山魂魄相融,不分彼此。

  他所做的一切,居然还是没被神祗觉察,当真是不可思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