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华万万没想到,在自己最虚弱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身边能关心自己的竟然只有这个自己看不上的邻居混混……

“别哭。月子里不能哭,对眼睛不好。”

荣华这一落泪,江乾更心疼了,这可是自己的亲妈啊……

此时正抱着孩子傻乐的江河一扭头,看见邻居家的小混混正在给荣华喂水喝,心里猛地不是滋味:搞什么?那是我老婆!你个小混混干嘛忽然这么关心我老婆?

江河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还有个老婆似的,抱着孩子跑到床边一屁股把正在喂水的江乾撅走,把孩子抱给荣华看。

“华,你看,咱们儿子。华,你可给我们老江家立了大功了,咱们老江家有后啦。”

本来就心疼自己亲妈的江乾一听江河这话连翻白眼带撇嘴,“生儿子怎么了?生儿子了不起啊?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啊?我告诉你对我妈……啊,华姐,对我华姐好点。我华姐多不容易啊!”

江河本来还挺高兴,可是蒋钱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我对我媳妇怎么样,你个外人瞎叨叨什么?

还有,你个混混是不是对我老婆太过关心了啊?还你华姐?我老婆跟你很熟吗?

江乾看到江河那不以为然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再说,就算生的是儿子又怎样?教育不好照样没出息。”

“哎呀你个臭小子,我怎么教育我儿子关你什么事?”

“就你那动不动连打带骂的臭脾气能教育出什么好孩子来?哪个孩子投胎给你当儿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我呸!我儿子再怎么没出息也比你有出息,你个有手好闲的混混,整天就知道渴酒玩牌打老婆,你还有脸说我儿子没出息?”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没看见荣华都不舒服了吗?产妇需要休息。”

“就是,你们俩个要吵出去吵!医院里瞎吵吵什么呀?”

江乾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床上淌泪的荣华,还是忍下这口气,闭嘴了。

江乾说的不是气话。

他真的很想对江河说:我就是你儿子,那个将来可能会活活把你气死的儿子!

前世的江乾用一辈子的时间都没能治愈自己的童年,之后又用尽了余生来赎自己永远也无法弥补的罪过。

天煞孤星,刑克父母,这是他的命。

想到这儿,江乾不禁有些担忧地看着被江河抱在怀里宝贝儿宝贝儿叫着的婴儿,心想:小家伙,欢迎来到人间。

希望你的童年,千万别像我一样,过得那么糟糕。

江乾的童年过得很糟糕吗?

前世,江乾小的时候是个绝顶聪明的小孩儿,不到三岁《唐三百》倒背如流,还没上学就跟着黑白电视学了上百的英语词汇,谁见了都夸一句:小天才啊,从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小孩儿……可是江乾的父母却并不这么觉得。

因为江乾过于活泼好动顶嘴抖机灵,最重要的是:他不听话!

叫他往东他非往西,叫他撵狗他去赶鸡,于是乎,前世江乾的童年基本就是在男子单打,女子单打,男女混双中度过的,一日三顿竹笋炒肉家常便饭。吃饭睡觉打孩子,就成了江家的日常,邻居们都习以为常了,每次遇到小江乾打招呼都会问:江乾啊,今天挨了几顿打啊?

其实八九十年代,在物质生活那十分匮乏的时期,人的温饱都成问题,当然不会有人去想:孩子要怎么养才不会出问题。

那个时候,孩子只要养大了活下来,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在物质上,江家的父母和天下绝大多数父母一样,把自己能给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孩子。

可为什么孩子还是觉得自己童年过得很糟糕?

大概父母错把打骂当成爱,而孩子眼里,打骂就是打骂。爱是什么?却感觉不到。尤其是对江乾这种高敏感高需求的孩子来说,他们要爱,要理解,要尊重……可偏偏,江家爸妈要的却是听话、乖巧和服从。

江乾叹口气,看这里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再加上自己一个混混本也在大院里不受人待见,就悄悄溜了。

一出医院,懵……这是哪儿我是谁怎么走?

八十年代的半岛小城,路上没有几辆车,路边没有几座楼,路还是土路,人多是行人。

一个一辆金鹿自行车或是一台缝纫机就能娶个媳妇的年代啊……

江乾记得妈妈说过,当初她嫁给爸爸的时候可穷可穷了,穷到家里连床被子都没有了。新婚之夜,新郎新娘竟然盖着破床单在光床板上睡了一夜……后来这事儿省亲的时候被姥姥知道了,姥姥哭红了眼睛连夜给妈妈做了床喜被。

在这个买东西还要凭粮票的年代啊,一床喜被,纯棉花,好缎面,秒杀一切嫁妆,让人看了都眼红。

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看似日子过得苦,可有几人知道,这也恰恰是个遍地黄金的年代!

现在是1985年,开放是哪年开始的来着?1978年。

1978年12月18日,是个永远值得凝记的日子,我们这从这一天开始,走上了前无古人的发展道路。

当年高考这还是道大题呢。

江乾还记得那题:这一特殊历史转折点的特点是什么?

经济开放,最鲜明的特点是从农村到城市、从经济领域到其他各个领域,全面改革的进程势不可当地展开了;从沿海到沿江沿边,从东部到中西部,对外开放的大门毅然决然地打开了。

78年之后呢?

江乾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1979年,批准部分地区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并决定在各别区域建设经济特区,沿海地区就有了咱们最早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所以现在,应该已经有很多城市应该已经可以做个体经营了。

个体经营用不了几年就会遍地开花,想想十个人里一半人都是个体户,小老板之流可能都不算什么,可就在几年前,个体经营还算是投机倒把的违法行为呢。

想到这儿,江乾不由地灵光一闪:那我是不是可以做点倒买倒卖的小买卖?

可是做什么好呢?

1983年初,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广。

那……我也可以考虑回村里包上几亩地?

1984年4月,进一步开放14个港口城市。

要不去找个港子包条船?

1985年起,沿海经济圈全面启动,开辟经济开放区。

经济开放跟他们平头小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鼓励发展个体经济,加快体制改革……江乾的脑子在飞速地转动着,心里想着:现在政府那里有地,有政策,但还没有多少钱……他要想什么办法,能把这些实在好处,捞到自己手里?

如果他记得不错,之后的几年就会大力招商引资,鼓励办厂,优惠投资,鼓励并大力扶持创办乡镇企业甚至村办企业。

GJ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另一部分人跟着富起来。

只要不碰法律底线,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

想到这儿,江乾的双眼开始放光:论赚钱,这活儿他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