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死老子了!

江乾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浑身哪儿都疼,嘴里怪怪的,舌头舔舔,竟然吐出一颗门牙。

我的牙不是早就掉光了吗?

江乾懵了,再抬起手来看看,这手虽然瘦得跟柴火棍似的,但也能看出是双年轻人的手。

我不是已经拔管了吗……

江乾死前找律师签的遗体他再看看眼前的这间屋子,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哪里还有半点他那医院 VIP豪华房的样子?

“这哪儿啊?”江乾说了句话,嗓子沙哑得要命,他揉着巨疼的后脑勺转身,吓了一跳。

房间角落里一堆人正盯着他看,其中一人还举着拳头……等下,这个举着拳头的人竟然是???

“爸!”

江乾这一声爸吓得在场的人都一个机灵。

“完了,这畜生是不是被我打傻了?”

江乾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眼圈一红,没错,是那老头儿……他一步冲过去紧紧地抱住的那个人,真的跟他死去的父亲一模一样,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喂!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放开我你听见没有?”

就在大家都诧异时,隔壁屋里忽然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声:“江河,快,快我要生了……”

大家一听,更是慌作一团,江乾却看着那个捧着大肚子依着门的女人整个人头皮发麻。

这是我妈……这是我妈年轻时的样子,错不了!

“怎么突然就要生了,快去医院!快啊……”

“她这样咋去啊?哪儿还走得动啊?”

“我抱着她去!”

“哎呀你抱不动,当心再把她给摔着!”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手忙脚乱时,还是江乾最先反应过来,冲出屋去,推起放在墙角的金鹿自行车就喊:“快上来,我推她去医院!”

去医院的路上,江乾一边费力地推着车一边忍受着太阳穴一阵一阵的剧痛,一些混乱的记忆慢慢涌了出来:这个身体叫蒋钱,与江乾谐音,二十二岁,小学都没毕业却有个漂亮老婆,老婆十六岁就离家跟着他了,还带着一个尚在襁褓的弟弟。

有关这对姐弟的记忆似乎很模糊,江乾在蒋钱的记忆里只听到了各种哭号和求饶的声音。

原来这个蒋钱整日里游手好闲赌博打架酗酒,每次喝多就打老婆,今天也是因为又喝多了,老婆被打叫得太惨,吵到隔壁的荣华养胎才被江河给凑了。

江乾一边推着产妇跑一边想着:果然还是要多行善呐,上辈子那么多学校没白盖,福利院没白捐,他散尽家产去做慈善,为了的就是能救赎一点自己的罪孽。

你看,老天爷还真给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虽然这落脚的躯壳……实在不咋的。

就在蒋钱推着荣华去医院的路上,已经不下五个人追着江乾喊:姓蒋的小子,你什么时候还钱啊?

江乾这听了一路讨债的声音,头是越来越疼:这个身体的原主是欠了多少外债啊?!

搞得一路跟在后面护着老婆的江河也越来越不耐烦:“催催催催什么催?没看见我老婆要生了吗?让开让开!再挡路,小心我拳头不长眼!”

也亏得江河一路靠吼开道,大家好不容易到了医院,荣华被江河抱进了产房,江乾一扭头看到了墙上的简报,日期上赫然写着:1985年3月27日。

江乾这才反应过来,里面正在生产的真的就是自己前世的亲妈。

那正在出生的岂不就是前世的自己?

前世的自己……江乾苦笑一声,“如果可以,还是让他憋死在肚子里吧。要不他一生出来你掐死他也行。”

江河这听这话就急了,“小蒋你怎么说话的?刚刚还觉得你人也不算太坏就开始满嘴胡话。”

江乾红着眼睛看着江河,满心的悔恨和愧疚却无处言说,心想:呵呵,爸,这话可是你说的。

是你说的,早知道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当初还不如把你憋死在你妈肚子里算了。

有人一看这俩又得动手打架,赶紧把两个人劝开,“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幸亏小蒋送来的及时,孩子一定会平安降生的。”

江乾抽了抽嘴角,心想:生是生出来了,只是生得一点都不“平安”。

江乾从小说听他爸跟他吹牛,说自己出生时多么多么惊险,还说自己是他一句话给吓出来的。尤其是喝多了的时候……哦,后来,这些吹牛皮的话,慢慢就变成了懊悔:早知道能生出你这么个东西,还不如就让你憋死在你妈肚子里……

果然,产房里的哭嚎声没一会儿就停了,却没听到婴儿的啼哭声。

大家更纳闷呢,就见护士出来说:“产妇难产大出血,做好心里准备。谁是家属,快过来签字。”

江河一听这话,腿一软,差点没瘫倒在地上。

江乾一看自己前世的亲爹吓成这样,不知怎么的,心像是被泡进了水里,酸胀软麻……五味杂陈……可能,前世,他也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么讨厌我吧?

江乾想:他心里还是在乎我这个儿子的,是吗?

“个小王八蛋它不想活也别拖累我老婆!”瘫倒在地的江河深吸口凉气后坐在地上破口大骂。

呃……江乾抽了抽嘴角,在乎什么的,就当我没说。

“放心,他肯定能生出来的。”早就知道结果的江乾幽幽地说了一句,“生孩子有什么好,你养他小,他可未必能养你老。”

江河听了瞪了江乾一眼,“你懂个屁!”

呵呵,江乾冷笑,我懂个屁?这是你三十年后的原话,一字不差!

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产房里终于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生了生了。”

“男孩女孩啊?”

“恭喜,是个大胖小子。”

“哎呀真是太好了,快让我看看,我们老江家有后啦!”

护士抱着孩子出来问:“刚刚谁在走廊上骂人了?”

江河被护士这么一骂有些尴尬,“我……我一时气急了才骂的。”

护士笑着把孩子交给他,“孩子他爸,亏得你刚刚骂了那么一声,孩子自己把脚伸出来了,不然,还指不定是什么情况呢。”

江乾讶异地在一旁看着,原来当初还真是被自己亲爹骂了之后一脚踹出来的。

很快,产妇被推回病房,由于生产撕裂伤缝了七八针的荣华躺在床上,看着大家七嘴八舌地围着孩子转,缓缓地露出一个虚弱的笑。

江乾看到刚刚生产完的荣华一个人趟在那里,嘴唇都干燥得起了皮也没人管,鼻子一酸,走到床边问:“您…要喝水吗?”

荣华没想到第一个过来关心自己的竟然是邻居家的小混混,她看向他,慢慢摇摇头,目光里全是警惕和不解。

江乾看着荣华虚弱的样子,再没忍住,红着眼去找护士要了个小搪瓷缸,倒了点水,还细心地借了把小勺子,一点一点喂给她。

荣华开始还很诧异也很不好意思,本来两家邻居,这蒋钱天天在家打老婆打小舅子,大半夜鬼哭狼嚎的让大家都睡不了觉。荣华背地里也没少骂他,对他是一百个看不上。

现在这混混忽然对自己这么好,尤其是大家都跑去看孩子,只有这个让自己看不上的混混记得来关心自己……

不知怎么的,荣华心头一酸,也跟着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