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

鼎盛集团总裁办公室。

管家的声音从话筒着急传来:“先生,小小姐躲开保镖和监控,离家出走了。”

小小姐又双叒叕离家出走了?!

助理惊呆了,不敢去看总裁黑沉的俊脸。

景骋抬手按了按眉心,三年前,景家二房以庄庄做要挟,抢走了一笔上亿的生意,他才知道自己居然有个流落在外的女儿。

自打喜当爹后,他无时无刻不为女儿头疼。

“我这就回去。”

助理忙道:“总裁,下午除了有个视频会议,还要跟星空传媒谈新剧投资。”

景骋皱眉,对电话那头沉声道:“加派人手,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回来。”

绿荫小道。

一个漂亮的小男孩蹦蹦跳跳走着。

他头戴小黄鸭帽子,穿着牛仔背带裤,脖子挂着个青蛙水壶,粉妆玉砌,可爱得让人想捏一捏他白软软的脸颊。

可路人畏惧他牵着的大金毛,只敢远远地看着。

大金毛一米高,嘴里叼着小主人的书包,尾巴一甩一甩地盯着来往路人,眼里尽是警惕。

只有小主人跟它说话时,它才会笑眯眼,露出温暖治愈的笑。

“钱宝,你说妈咪今天面试会成功吗?”

“汪呜~”

“我也觉得会。”

慕言墨开心地摸了摸钱宝的脑袋,钱宝回蹭了蹭他的手心。

要不是因为嘴里叼着书包,它肯定要糊小主人一脸热情的口水。

这里是老小区,物业费不高,物业能力有限,有一片荒废的草地没有处理,草长得都有慕言墨那么高。

他每次回去都要路过这里,把没吃完的面包喂给流浪猫吃。

但这次他叫了半天,小花小白都没有出来。

他正纳闷时,钱宝突然冲着一个方向汪汪两声。

慕言墨疑惑地走上前,却听到一道尖锐的声音:“别过来!”

风吹压倒青草,露出一个小团子,黑长直的头发,没过眼睛的刘海,灰扑扑的小脸,一身裙子脏兮兮看不出颜色。

她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兔子玩偶,防备地看向慕言墨。

慕言墨歪着头看她,两人就这么无声地对视了几分钟。

最后他主动开口:“你……迷路了吗?要我带你去找保安叔叔吗?”

小女孩不搭理他,低头摸着小白兔的耳朵。

慕言墨将手里的面包地给她:“要吃吗?”

小女孩冷笑:“本小姐不吃阿猫阿狗的东西。”

慕言墨被拒绝也不生气,原本这面包就是给流浪猫吃的。

他想了想好脾气问:“你是离家出走?还是走丢了?”

小女孩手一顿,冷呵一声:“本小姐没有家。”

慕言墨又问:“那你家大人呢?”

小女孩想到什么,咬牙道:“都死了。”

慕言墨愣了愣:“你好可怜啊,但你别难过,我妈咪说,离开的人都变成星星,会在天上保佑着我们的。”

小女孩觉得这人太蠢了:“那都是大人哄骗小孩子的把戏。”

慕言墨啊了声,小女孩又继续摸着小兔子,懒得搭理他。

慕言墨黑溜溜眼珠子一转:“既然你家大人都不在了,那你要不要去我家?我妈咪做饭很好吃,我还有很多玩具可以给你玩。”

如果慕言墨不是个五岁的孩子,这口吻像极了人贩子。

小女孩抬头打量慕言墨,衣料质地普通,应该是地摊货,人长得不丑,但笑得跟那条大狗一样傻兮兮。

这时她肚子咕噜咕噜叫唤了两声。

她抿唇倨傲:“本小姐可以勉强去你家坐坐。”

慕言墨笑了,伸手要去拉她,但小女孩优雅起身,避开了他的手,像女王一样挺胸直背。

她语气高傲道:“走吧,让本小姐看看你那廉价的家长什么样。”

刚走出两步,就听他道:“那个……你方向走反了。”

小女王:……

优雅不能丢。

她转过身,恶人先告状:“谁叫你不带路的。”

慕言墨一点也不生气:“是我的错,小姐这边请。”

小女王抬高下巴:“这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