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好热——慕念微躺在酒店大床上,手刚扯开领口时,她一个激灵。

她终于知道好闺蜜周思雨给她吃了什么了!

为了一个角色,居然给她下药送给油腻恶心的林老板!

她就是死,也不会让这对贱男恶女得逞!

她拿过床头柜上的牙签狠狠扎在手心,疼痛刺激神智,跌跌撞撞拉开房门出去。

刚走两步,就听到林总的声音从走廊传来,她吓得后退,转身朝消防通道跑去。

一路奔到了地下停车场。

她找到了自己的车,抖着手去掏钥匙,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从身后穿出,将她拖进隔壁的车内。

后背贴上滚烫坚硬的胸膛,慕念微吓得张唇欲呼:“救——”

唇被堵住,她瞳孔放大,狠狠咬下去,却换来更紧的禁锢。

摇曳破碎中,她只看到那双毫无感情却又染满血色的锐利眼眸,还有那一句在炙热淹没前的对不起。

浪潮汹涌,久久之后,她这条小船才得以喘息。

被闺蜜背叛,错失试镜机会,清白之身没了……

一整天下来,慕念微深受打击,根本不敢去看那霸道得毫无怜惜的男人,推开车门,逃了。

九个月后。

慕念微痛得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她没想到那天一身狼狈回了舅舅家就被囚禁起来,成天逼她拿钱。

舅舅魏志宽威胁道:“念微,你把你爸妈留给你的钱交出来,我们就送你去医院生产,否则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

慕念微满头大汗,挤出一点力气:“你们卖了我的衣服包包首饰,那些钱大几百万,还不够你们挥霍吗?”

舅妈蒋凤兰立即道:“那你去求求你姑姑一家,让她可怜可怜你,给你点钱花。”

慕念微气道:“她们趁我家出事,夺走了慕氏,赶我出家门,你让我去求他们?!”

蒋凤兰一把揪起她的头发,狠狠扇了两个巴掌:“到这时候了还嘴硬,再不说,就让你和这个杂种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说着,她抄起旁边的扫把,狠狠朝慕念微的肚子挥去。

慕念微连忙背过身,护住肚子:“啊——”

裸露在外的肌肤瞬间紫红充血,惨不忍睹。

羊水破了。

身下的床单很快就被血染红。

慕念微终于哭了,卑微恳求道:“舅舅,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吧,我求求你……”

魏志宽冲慕念微啐了口:“一文不值的赔钱货,休想让老子在你身上花一分钱,我们走!”

说完两人就摔门出去了。

慕念微抹掉眼泪,不敢再哭,扶着墙走到门前。

“宝宝不怕,妈妈这就带你们去医院——”

拧一下,两下……

门被他们锁住了。

慕念微瞪大眼睛,他们这是要她死啊!

她捂着肚子坐在地上,血不断从身下往外冒。

再这么耗下去,等羊水流干,宝宝会窒息而亡的。

不行!

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慕念微艰难朝床头爬去,血水蜿蜒一地,十分恐怖。

她终于找到藏在枕头下的剪刀,狠狠扎进自己的大腿。

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几分,她撩开裙子,颤抖地将剪刀对准肚子。

我的孩子我自己救!

“啊啊啊啊啊!!!!”

一个小时后,两个孩子被她给硬生生剖出来。

响亮的啼哭穿透血腥弥漫的房间。

慕念微刚松了口气,却来不及看一眼自己的宝宝,眼一黑昏过去了。

过了会,魏申鸣带着他的护士女友开门进来。

他无视血流不止的慕念微,催促道:“动作快点,买家拿到婴儿才会付尾款。”

孔珊云将从医院偷出来死婴放在床上,换走慕念微刚出生的女婴。

魏申鸣接过粉粉嫩嫩的婴儿,狂喜道:“我那几十万有望了!”

看男友准备走了,孔珊云忙道:“她还在流血。”

“管她死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