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画虎画皮却难画骨呀!

而当谭屹容就这样冒冒失失,掏出一沓毛爷爷出来的时候,欧力的心里顿时就骂了娘。

虽说老村长热情好客、淳朴至极。

可是毕竟这是与他第一次打照面,其内里究竟如何,大家一时也很难下定论。

又有谁能够保的准,一个朴实无华的人,在看到红通通一大摞票子的时候,心里不会有一点非分之想。

所以秉承着害人之心不可有,而防人之心也不可无的态度!

欧力赶紧向前伸手一把抢过,依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谭屹容手里的钱。

然后从中掏出两千块红牛,塞进老村长手里乐呵呵的笑道:“村长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这是大伙的一点心意,还请您务必收下?”

“不不不,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呢?”

“虽然村里不富裕,可是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亏待你们?这个钱我绝对是不会收的....”:老村长很是坚决的拒绝道。

面对老村长的拒绝。

阿宁随即一把按在两人推搡的手上,嘴上带着甜甜的微笑,很是平易近人的劝说道:“老村长,这个钱您一定得收!”

“我们刚才进村时候,就看到村里的孩子们,一个个把我们当做珍惜动物一样远远的看着。”

“我想呀他们平时也没吃过什么好吃的,那么这点小钱,也我们为了拜托您,有时间帮我们买一些好吃的零嘴,分发给那些孩子们吃的!”

听阿宁这么一说,老村长顿时便不再坚持了!

毕竟这种现象也是村里的事实。

因为这些孩子家中的父母们,大多数都远在外头打工。

现在在家带着他们的,那都是爷爷奶奶辈的人了!

而这就很容易折射出一问题,为什么乡下的孩子都期盼着早些过年。

而城里的孩子对于过年只是一个概念而已!

因为生活在农村的孩子,能够吃到繁杂多样好吃零食的时候。

大多只能等到父母过年返乡时节,为他们带回有限的零食!

而对于满街满巷都是商铺的城里孩子,对于周围琳琅满目的零嘴,那都是见怪不怪了。

所以这也很大程度的反应出了,环境与家境的反差。

所以,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老村长也没有什么好坚持得了!

随即只见他轻轻抹了抹眼泪,脸上的神情浮现出感动的模样,对着阿宁和欧力点头感谢道:“诶,这些孩子苦呀,感谢政府感谢领导,感谢大家的关心了!”

“村长您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欧力微笑着点头回应道。

也恰好,就在整个屋里弥漫着浓浓正能量的时候。

就见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手里端着一碗金黄的腊肉,边走边说的催促道:“我说老头子,菜都炒出来了,你怎么还不让客人们上席呀!你可真是的....”

面对老妇人的责备,老村长这才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

随后赶紧把钱收进口袋,忙手忙脚的搬着桌椅板凳来。

而面对手忙脚乱,热情似火的老村长时。

原本一直坐着休息的其余等人,也不由被这种温暖的气氛所感动,甚至就连面容冷峻的龙哥和刀疤,都忍不住在这种气氛的带动下主动起身帮忙。

甚至在与老妇人打照面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都强行挤出一抹看似温和的微笑,嘴里极为稀奇的喊了一声大娘。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一碗碗美味的佳肴陆续上桌之后。

此时已经喝的面红耳赤,略带醉意的老村长,不由再次举杯敬酒道:“来来来,你们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虽然这里环境是简陋了一点,可是只要你们喜欢,你们随时都可以再来!我....我欢迎你们....”

看到老村长满脸通红的模样后,这显然是已经有些上头征兆。

故此借着这个空档,阿宁随即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欧力。

面对提醒,欧力也是心领神会,面上带着感动的模样,与老村长碰了一杯。

然后开口随便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村长,现在菜已经上齐了,为什么还不见大娘来吃饭呢?”

“不用管她!她可能现在正在厨房里吃着呢....”:老村长晕乎乎的回答道。

“喔....”

听到回答,欧力随即喔了一声,然后脸上装作很好奇的模样,伸手拍了拍老村长的肩膀,很是神秘的问道:“老村长,晚辈有一个问题,一直感到十分的好奇,不知道能不能问呀?”

“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我一定不会隐瞒!”:老村长拍着胸膛回答道。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看您家灵堂上,除了摆放列祖列宗的灵位之外,这中间的那一块却什么也没刻,只是雕着一个图案,这究竟有什么寓意呢?”:欧力面露疑问轻声细语的问道。

当被欧力问到这个问题,老村长浑身骤然一震。

随即就见他恍然的放下酒杯,转身朝着自家灵堂拜了三拜,并且伸手把中间那一块灵位缓缓的转向墙内。

然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回到桌边坐下,压低声线对着大家说道:“不瞒你们说,这是我们村独有的习俗!据说这一块灵位所供奉的,乃是大山深处的一条恶龙呀!”

“什么,恶龙....这....这不是扯淡吗?这个世上哪有龙....”:看到老村长神秘兮兮的讲述,此时叼着一块腊肉的谭屹容,不由感到好笑的反斥道。

“你叼一块腊肉,还堵不住你的嘴呀?小心被活活噎死....”:看到谭屹容打破意境,阿宁不由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被女神阿宁这样凶巴巴的一顿呵斥,谭屹容顿感刚才自己又说错话了。

故此就见他叼着一块腊肉,神情可怜的扒拉一口饭,嘴里却根本吃不出什么问道来!

好在,老村长老实本分,他并不介意刚才谭屹容讥讽的嘲笑,反而神情更加对赌定,绘声绘色的讲道:“年轻人,在革开放以前,虽然提倡铲除一切牛鬼蛇神的陋习,可是这一条恶龙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呀!”

“喔!难道老村长您有亲眼目睹啦?”:欧力趁热打铁,愈加好奇的追问。

“如果我没见过,又怎么可能在你们面前提及此事呢?”:老村长重重点头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