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村长家里,老村长可谓是热情好客!

毕竟身在茫茫林海中的山沟沟里,能够接待从外头来的科考队员,这对于他老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所以在此之间,老村长也是不惜血本,非要把家里过年过节,才拿出来吃的腊鱼腊肉,以及尘封许久的陈酿老酒,一并取出来招待大家。

面对老村长的热情,欧力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故此,在老村长取酒的闲暇之余,他也是不由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陈设。

其实虽然老村长的房子,是本村唯一的三层红砖房,可是屋里却装修的极为的极为简单与朴素!

细心的欧力还发现,虽然在老村长细心的打理下,家里水泥地面显得比较干净,但是却在那些不经意的角落中,还是残留了许多水泥凝结后的残渣。

而从这一点来推理这也足可说明,这是老村长在平时清洁楼层时,从楼上带下来的废料,掉落在地所形成的现象!

所以仅凭这一点便可以推论,老村长虽然建起了这栋三层红砖房,可是这必然也是他毕生的积蓄所在!

而眼下从这些痕迹来看,这三层楼里至少还有一层没有装修完毕。

所以在这一番观察之下。

欧力又开始忍不住教育一旁,现在就如同死猪一样,有气无力躺在椅子上的谭屹容了:“你现在看看,老村长虽然建了这一栋红砖房,可是这家里的装修却如此简单,你如今还觉得老村长贪吗?所以说话之前,麻烦你带脑子?”

见欧力旧事重提,又用刚才自己不带脑子的话,来酸自己得时候。

谭屹容随即哭丧着脸求饶辩解道:“诶呦诶!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嘛,你不要老屌我好嘛?我也是遵循十官九贪的事实说话而已?”

“我只是提醒你,做人做事不要率性而为!要不然被别人打成猪脑子,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欧力用一副长辈教育晚辈的姿态提醒道。

也就在两人一说一答之间。

欧力的眼睛却在大厅最前端的墙壁中央处,看到了一幕有趣的东西。

所以就在众人坐着休息,等待老村长热情招待之时。

欧力却率先走到大厅的前端,双眼极为有趣的打量起,墙壁上刻意留出来的凹槽中,所摆放的三块灵位。

见欧力饶有兴趣的看向墙壁上的灵位,原本也在休息的阿宁与王霆露,也不由双双栖身向前。

然后,就见两人在灵位上观瞧了几秒,却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之后。

阿宁便不由狐疑的问道:“欧力,我看你盯着灵位看了这么久,你到底在看些什么东西?”

“是呀!在农村家家户户的正堂里,不都是摆着自家祖先的灵位吗!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呢?”:王霆露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狐疑道。

面对两人的质疑。

欧力眨了眨眼,随即很是恭敬的点了三根香,然后将香插入灵位的香炉,这才解释道:“在乡下,我知道家家户户有供奉祖先灵位的习俗!”

“可是你们有没有发现,为何在老村长家里,还多供奉了一块没有文字的图腾呢?”

见欧力指出迷津,两人这才恍然大悟。

随即阿宁不由抬眼看向灵位上,所刻写老村长家父家母的灵牌。

然后又看向中间,摆放着的那一块并没有刻着文字,却赫然画着一条似龙似蛇的图案之后。

阿宁不由恍然大悟道:“难道说这一块图腾,寓意着蟒山深处的传说吗?”

“这个我就不确定了。刚才我也是心中好奇,这才有了几分的猜测!所以不管怎么样,待会等老村长来,我们从他嘴里套一套话,便什么都清楚了?”:欧力摸着下巴回答道。

也恰好,就在三人的对话,才刚刚落下尾音之时。

就见原本背着锄头,去院子里挖酒的老村长,便乐呵呵的抱着一坛未开封的好酒回到了屋子里。

而当他走进屋中之时,却看到欧力三人站在自家祖先的灵位前。

而灵位前的香炉上,还点燃了三根青烟直上的香火之时,他的笑容便更加的灿烂了许多,并且对欧力三人的好感又提升了一个台阶。

所以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下,老村长连忙拍着沾满泥土的酒坛子介绍道:“诶呦!你们这一路走来都挺累的吧!我刚才招呼了老婆子,正给你们准备做一顿好菜呢!”

“你们看我手里的这坛酒,这还是我当年结婚的时候埋下去的喔!”

面对老村长的热情,众人也是心中有愧呀!

毕竟他们这一次前来,身上可是带着不可告人目地的?所以老村长越是把他们当做贵客来招待,他们心里越是有一种负罪感。

故此,就在老村长放下酒坛子,为大家斟茶倒水之际。

欧力便一把拉住老村长的手,很是感激的说道:“老村长,您这样我们就显得受宠若惊了!毕竟我们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您生活也不是很宽裕,反正您家里吃什么,我们也跟着吃什么就行,不需要刻意对待!”

“诶呦诶!你们可是从省城里来的科学家呀,我们这些泥腿子能与诸位打交道,这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讲到这里,老村长伸手拍了拍欧力的手,极为坚持的继续说道:“诸位,既然你们来到小村,那么身为村长的我,就一定要尽到地主之谊!”

“半年前,你们老师来这里的时候,那可是来去匆匆,本人根本没有机会招待,这一次我一定不能错过了?”

俗话说盛情难却,而现在把这个词,来形容眼前的老村长,无疑是最为贴切的!既然老村长一再坚持,那么如果自己还要一味的矫情,这反而显得太过做作!

故此在这种情况下,欧力便把目光瞄向躺在椅子上,并且悠闲喝着香茶的谭屹容吩咐道:“屹容呀!秉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原则,我看既然老村长执意要招待咋们,我们也不能这样白吃白喝!”

“不如你就从我们的经费里拿出一点,捐献给村子作为建设吧?”

听到欧力的吩咐,谭屹容腾的一下就弹了起来。

随即伸手一摸,便很快就掏出一沓红通通的毛爷爷准备递给老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