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院子显得格外安静,小青与玄机老人在沉睡中苏醒。一路追着什么东西跑,他们两人没过多久就跑完了院子。

玄机老人问道:“小青,你怎么在这里?”

“爷爷我是追着妖气来的,您怎么在这啊!”

“你也闻到了?”

小青点点头,原来他们都是追着妖气来的,玄机老人掐指一算,却无法看出卦象,他眉头一皱,再次掐指,依然是一样的。“天机啊天机。为什么连我也不知道?”

“怎么了?爷爷。”

“这妖来者不善,我们还是注意的为好。”

小青也知道这妖的厉害,他知道当时就是自己追到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爷爷,那您知道这是什么妖吗?”

玄机老人摇了摇头,叹气,就连自己的玄机算法也无法知道,这妖恐怕来自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的妖,一直都不受天界的管束,自然在玄机算当中,他们就是那些未知的元素和变数。

次日,一觉醒来,姜持觉得自己的头有痛,打开窗户,太阳照在姜持的脸上暖暖的。虽然头疼,但他还是蛮开心的。嘻嘻的,想着昨天的事情,心里不禁有些美滋滋的。他醒来之后,第一个人想见到的就是小青。他走出了房间,走去了小青房间。

房门是紧闭着的,“小青起床了吗?”

房里正是小青的声音,懒懒的回答,起了。像是刚从梦中睡,姜持噗嗤笑了一下,“小懒虫,是现在才起床吧?”

“你站在那里说话不累吗?门没锁进来吧!”

姜持推开门走了进去,小青只是穿了睡衣,单薄的睡衣体现出她婀娜多姿的身躯。勾勒出一副美人图,姜持脸上泛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那美妙的身材,小青也发觉他眼神有些不老实。“看什么看,转过去,转过去,再看我把你眼珠子给挖下来。”姜持连忙用双手捂住眼睛,当然想起那美妙的身姿,还是忍不住会多看两眼。姜持说道:“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什么也没看到。”小青忍不住笑了一笑,看着他那个傻样子。“好啦!好啦!不逗你了!”

小青这样说了之后,他才慢慢的把双手挪开,只不过还是怪不好意思的,把人家全身看了个遍。不知是桃花运还是霉运。搞不好日后和她见面都得尴尬。小青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小青问姜持是否依然按照原计划进行。在他们的计划里,今天早晨就要出发,去闯荡着万千世界。

姜持点了点头,百妖横行,天界不管,人间战乱,百姓苦不堪言,我们只等修士本就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唯一能够为百姓做的事情就是斩妖卫道。

小青穿好衣服,从她的怀里取出了一个香囊,香囊上刻着几个扭扭曲曲的大字(明若止水),旁边还有一幅鸳鸯戏水图。旧宫虽然不是很好,但是看得出来已经很用心了。她将这个香囊送给了姜持,“哥希望你以后遇到事情的时候能心若止水,明若秋毫。”

姜持接过香囊,仔细的看了一看这一幅图挺辣眼睛的。问道:“这幅图是什么?是鸭子玩水图吗?”听到这儿小青就气不打一处来,连忙抢过香囊。“你说这是什么?竟然说他是鸭子玩水图,这是鸳鸯戏水图,我秀了一天的。觉得丑是吧,那我就不送给你了。”姜持把香囊迅速的收了回来,他怎么会不喜欢呢?肯定是高兴的不得了。“怎么会这个礼物我非常喜欢,而且也非常漂亮。”把拿过来的香囊放入了自己的口袋之中,他心想这一是告诫,二是守护。他所爱的人,所要守护的人,所要完成的事情。他都应该去做,应该去守护。“我们一起向大家辞行吧!”小青说,他也点点头,来这里这么久了,没有亲情也有感情。况且是过命之交呢?

回到院子里,依然是一片宁静,没有了往日的活气,大家似乎都在依依不舍。大家目视着他们,对一切事物都不管不问,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有的泪水都流了下来,面对这样的情况,小青终于还是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情绪。首先,她非常感谢玄机老人。如果没有他的随手搭救之恩,恐怕早在千年前,她就死在昆仑山上了。其次,是这些认识不到一年的好友,比如楚耀,一条千年黑血蛇,如果没有他的毒牙,恐怕自己早就被老鹰叼走了。光苒,上古剑灵,拥有惊人的天赋,还有强悍的实力,要是没有她一直在暗中保护自己,恐怕自己也不会有这么长的寿命……小青紧紧地抱住他们,眼里流下的是泪水。落地都可以成珠了,小胖子白璃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姜持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唯有玄机老人去拉开他们。“若有缘,定会相见。所谓离别只是重逢的开始。”几句语重心长的话之后,两人便拿着行囊慢慢的走远了,只有玄机老人送他们,其余几人都只是站在原地,目送他们。

玄机谷口,迷雾。小青和姜持眼前一片朦胧,心慌,两人手拉手,生怕对方走丢,唯有玄机老人,心如止水,闭着眼睛也能走出这一片森林。他们扒开重重迷雾,得以看见一片天日。玄机老人停下了脚步,对着他两人说道:“前面就是玄机谷出口了,秀我也只能送你们到这了,以后的路很长,需要你们坚持下去。”两人点点头,一切以后的路不仅很长而且很辛苦,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结尾,那么他们宁愿没有这个开始。既然开始了,他们也会一股子劲的往下走。

姜持看着眼前的一片,没错,这就是他刚来到玄机谷的模样,已经一年过去了,虽然稍有改变,但是仍然忘不了,那一次生命的危机仍历历在目。如果没有学籍老人,自己恐怕也早已命上黄泉。前方很危险,各种奇异的动物身藏剧毒,而且攻击性极强,稍不留神就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爷爷这一代那些豺狼虎豹这么多,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把他们捕杀吗?”姜持问道。其实这样的思想他又何尝是没有过,只不过心里所想和行动不能一致罢了。“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速速离去吧,有我在这里,他们不敢靠近你们分毫。”他们三人依然是依依不舍,在那唠唠叨叨了许久。半个时辰左右,他们离开了这重重大雾的森林。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两人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神清气爽的气质涌上心头。“好久没有呼吸过这外界的气息了,一年了不知道武当顶如何?其他几位师兄弟又如何?”这一年来他一直想不通一件事情,为什么他们会无缘无故的被送到不同的地方?当他们再次醒来之后,都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小青对外界的事情很感兴趣,也很好奇,来到街上有叫卖棉花糖的,也有叫卖布偶娃娃的。最讨女娃欢心的就是那些卖金钗银饰的,小青一一都看了个遍,到各种各样的摊前,指着这样东西,那样东西,他们都要全部包起来。如今的社会和以前的时局大不一样,以前百姓饥寒交迫,街上到处都可以看见难民,现在人民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兴盛,没有战争的侵袭,他们何乐融融欢声笑语,而在这欢声笑语当中也存在着未知元素的威胁——妖。

小青和姜持顺着大街一路走下来,如今也赶了一天的路,旁边刚好有一个客栈,正所谓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他们干脆就注意点休息,明日一早在赶路。走到客栈门前他俩都大汗淋漓,戴着斗笠也无法遮挡太阳的毒辣。“就在这休息吧,本小姐的腿快要断了,还有我的羽毛都被晒出焦味了!”

望着客栈门前几个大字——服来客栈,客栈里面客人很多。可以算得上是人来人往的那种场面了。小青很单纯,因为她涉世不深,自然对人性的理解也就少之又少。“原来这就是人间。不仅有美味的食物,还有舒服的床铺。现在我感觉昆仑也好不到哪里去,哪有在人间逍遥自在?”姜持扑哧一笑,如果世间都能像昆仑那样,那便没有骗局,没有危险,百姓就不会再流离失所,“小青,有的人有的事我们不能用表面的现象去评判他,正所谓人心险恶,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虽表面上对你好,你却难以猜测他心里在想什么,人心叵测这个道理你懂不懂?”听他这么一说,小青才觉得这世界的关系竟如此复杂,即使这样,她还是愿意离开昆仑,来到这凡间,有吃不完的美食,看不完的灯市,而在昆仑每天就是修炼,把各种神仙奉为自己的目标。像是一群没有思想的修炼木偶,只为了修炼,也不知道修炼是为了什么。而小青不一样,她既然逃离了昆仑,那这人间便是他的栖息居所。

“人间知识再复杂那又能怎么样,我有你啊!”小青毫不在意,看着旁边的客人在吃鸡肉,她肚子也忍不住饿了起来。咕噜咕噜的叫着,一直盯着人家碗里的鸡肉看,姜持见状也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小馋猫,是不是又饿了?”

这不是废话吗?看样子还看不出来吗?小青的心里骂道。但是嘴上十分的妥协,没有一丝不和谐的意思,“嗯”

“想吃什么?”

鸡肉鸭肉鱼肉,反正就是肉类的,都通通给她上一个。姜持也见怪不怪了,在玄机谷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出了名的大胃王,吃吧谁也吃不过他。他们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顺便叫了小二,小二首先为他们切上了一壶热茶,随后把菜单递给他们。

过一会儿小二端着一盘鸭肉走了过来,手上还提着两罐好酒。到桌前小二热情的招呼了他们,“客官,这是您要的鸭肉和酒,请慢用。”说完之后他便走了,今天赶上福来客栈店里大促销所有肉类一律打五折,他们也算是踩到狗屎了。身上的盘缠本就剩不了多少,如今这样倒好。

这菜已经上上来了,小青狼吞虎咽的扒了两只鸭腿,一只给自己吃,一只递给了姜持,不过一会儿小青吃的满嘴的油,姜持从身上抽出一张巾帕把小青嘴角上的油轻轻的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