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都好几十个女人,你说,这得多少台戏?

张昊耳边,各种询问,各种撒娇,就没有个停,张助理、张昊、小昊,各种称呼,四面八方扑来。

最后,干脆全部改口叫起了昊哥,也不管张昊比她们所有人年龄都小,这让张昊好一阵飘飘然。

也怪不得张昊飘飘然,全程吃饭,都有人侍候,还有人捶背斟酒,就差拿勺子喂他吃饭。

酒足饭饱,张昊带着这帮小妹准备回财务部,可是,刚走到食堂门口,忽然有背后中箭的感觉。

张昊一转身,原本笑得跟桃花开的脸,一下变成了苦菜花,在食堂的一个偏僻角落里,三个女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六道目光,如同六道冰箭,刺向了他的身体。

方芸桦、魏婉容、杜桂梅。

张昊刚想装作没看见开溜,却没想到魏婉容却是率先发话:“张助理,听说你被史总保了出来,这么大的面子,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们一声?”

魏婉容脸上微笑十足,可是话里有话,分明就是指责张昊昨晚有恃无恐,却不事先告知她,以至于她担了半天的心。

张昊赶紧示意一众女同事们,先行上楼上班。

这才嬉皮笑脸地向她们而去,发现她们三个女人,别看此时正在小口小口地吃着午餐,却并没有吃多少,显见她们根本无心吃食,全把耳朵竖起老高,分明是在偷听他对一众女同事的叙述,不禁暗笑。

“总监好,魏部长好,杜部长好。”

附近还有别部门的员工,正在进餐,他们多半也是在偷听。

所以,此时的张昊,一本正经,按规矩向众“上级”问好,而且,坐在离她们三人的对面。

“你坐那么远干什么,难道还怕我们吃了你?到这边来,到我们中间来。”

方芸桦把她是张昊情侣的身份,摆了出来,佯装发怒,同时看了一眼身边的杜桂梅。

“今天天气热,食堂又没有空调,坐你们中间,有些热,再说了,才从小黑屋出来,没洗澡,更没换衣服,怕唐突了佳人,呵呵呵……”

张昊一阵讪笑,还故意把t恤领口拉了拉,以示身上很脏。

一看对面三人,就是问不出她们想知道的内容,她们就不会善罢干休,所以,打死他也不会坐过去。

开玩笑,夹在中间,到时怎么跑路?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们说出来的吗?”

方芸桦白了张昊一眼,做得很明显,就因为这里是公众场合,她才更要把“恩爱”秀出来。

不为别的,昨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可张昊却没一个电话打给她,脱困后,也无一个电话打来,这算什么情侣?

“张昊,我最先看到你被任命为财务总监助理,我都被吓了一大跳。都不需要去查记录,这个级别的中干,你的年龄可是最小的。本以为你是通过走歪门邪道上的位,却没想到,你真有两刷子!看样子,以后我给你当助理得了。”

因为解决了石国华的问题,魏婉容心情大好。

不过,她身边坐着同事,还是张昊的女朋友,她担心被方芸桦看出什么,于是假装羡慕的口吻,向张昊示好。

“哪里哪里,我那是走了狗屎运,这才当上了助理。这才入职一个月不到,好多事情还没有搞清楚,还希望各位前辈多多指教。小弟我不成敬意,先干为敬……”

张昊只能用插科打浑的办法,先把这关过了再说。

说完之后,下意识就去端酒杯,可是哪里有酒杯?

再说,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没营养的废话,别人会当真吗……

“扑哧”声连连响起,不是方芸桦她们,而是邻桌竖着耳朵偷听的同事们,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

方芸桦等三人,笑不出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昊!

心说这个家伙是不是神经短路了?说得都是些什么,怎么每一句都没有意义呢……

“呵呵呵,各位领导慢慢用餐,我这积压了不少工作,还得赶工,先行告退……”

借着被邻桌笑话,张昊不等三女同意,飞也似逃跑。

解释的事情,一定是各个击破,三女同在,她们会互相验证,好多破绽,就无法自圆其说。

“方总监,张昊在胡言乱语什么,你听明白了没有?”

看着张昊一溜烟跑了,杜桂梅一脸纳闷地问了方芸桦。

“我没听明白。”

方芸桦强忍着笑。

张昊所说积压了大批工作,此话的撒谎程度,可谓力度够大。

那啥的,张昊主管出纳工作,可就没看见他去找出纳组的人。

剩下的就是张昊自己管自己,有可能他有他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但肯定跟益兴集团的工作无关,都是他的私事,谈何赶工?

那些走狗屎运,请多指教的话,分明就是在敷衍、在搪塞。

之所以如此,还不就是他不想向方芸桦解释,可又得在明面上维持他是方芸桦的情侣。

两者相冲突,搞得他手忙脚乱,说起话来,也就语无伦次,显得很可爱。

只是瞟了一眼身旁的魏婉容,心中蓦地一沉!

昨天那样着着急急地去叫张昊,初时是焦燥不安,显然是有某种为难之事。为了见着张昊,连撒娇发嗲这招都用上了。

见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回来之后,虽因张昊还被羁押,显得心情不佳。

但是,与昨天的心情不佳不同,今天的不佳,是不一样的。

简单地说,就是魏婉容的两种心情不佳,绝不是因为同一件事。

换句话说,就是引起魏婉容昨天心情不佳的事,得到了解决。

她今天的心情不佳,是因为张昊还未脱困!

张昊到底对魏婉容做了什么呢?

张昊在他的“豪华”办公室,继续他的学习工作,袁礼等人带来的麻烦,算是告一段落。

要报复袁敦、王绍,那是以后的事。

临近下班前一小时,张昊却接到孟朝阳的电话,内容就是要跟他喝一台!

张昊一阵苦笑,一想起孟朝阳对美女的渴望,张昊就是一阵头疼。

当然,更头疼的是,孟朝阳应该感觉到了什么。

别看孟朝阳以好色面目示人,可张昊相信,孟朝阳的各方面的能力,绝不会差。

从他被史艾菲提拔的那一刻起,这只老狐狸,一定感觉到了什么,这才有无条件满足自己配备办公室设备的要求,而这个要求,相当无理。

昨晚给他打电话,他也是出了力,想保自己出来。

但最终他以只能保住白怡等人作答,对自己是无能为力。

可他面子活路是做够了的,比如说他向关系人提出,警察绝对不允许对张昊上手段,一切按法律标准程序来办。

这些无疑是人情。

为什么要送这样的人情,显然就是要和自己套近乎。

张昊没有用今晚还要兼职按摩的理由,去拒绝孟朝阳,答应晚上去喝一杯。

却没想到,快下班前,孟朝阳竟然来了他的办公室。

益兴集团的办公室,清一色都是双向玻璃,里外都能彼此看见。

不过,张昊的办公室,却是始终关闭,以便心无旁骛地学习。

房门被敲,张昊说了声请进,却见孟朝阳笑眯眯地进来。

张昊吃了一惊:“孟经理,这离下班没多长时间啊?”

“我怕你小子又有什么事耽搁了约会,所以我就过来把你盯着,免得你跑路。哎哟,才走了几步路,就气喘吁吁,不中用了。”

孟朝阳直接来到空调边吹上了,大发感慨。

“孟经理,你怎么可能不中用呢?那啥的,大展鸿图正当时,就是说你呀。”

张昊一阵鄙视,要说不中用,你怎么不忘记吃秘书豆腐?有那功夫,不知道养身吗?

“嘿嘿,你的办公室,我还是头次进。不错,不错。”

孟朝阳巡视着张昊的新办公室,饶有兴趣地参观起来,可谓道貌岸然。

不为别的,此时办公室里还有白怡,正在玩游戏。

有外人在,孟朝阳必须得注意形象。

“白姐,你出去吧,孟经理由我侍候。”

张昊的办公室门口,有一个卡间办公室,这是益兴集团秘书的标配。

白怡就是在这样的个人空间里,借口给张昊服务,实则玩游戏。

“这就是你挑的小秘书。不错!年轻清纯,活力十足。”

办公室的门,刚一关上,孟朝阳就朝着门口方向,大放厥词。

“孟经理要是看得上,我就跟她商量一下,将她调到你身边,为你服务?”

张昊认为,孟朝阳虽然好色,但也有底线,白怡真到他身边去,也是一条捷径。

“这不行。我这身份,就决定了我不能要年轻的女秘书,只能要年龄稍大的。再说了,张昊啊,实不相瞒,我喜欢的是妖艳性感的,清纯的麻烦很多,嘿嘿嘿……”

随后,孟朝阳便对整个益兴集团,稍有姿色的女员工们,再一次逐个从头到尾进行点评。

“孟经理,下班了。”

张昊的笑容都快变硬了,可是看着孟朝阳在集团网站里,对着每一个女人,还在大喷唾沫,张昊心中一阵悲凉。

这样的人才,是不是该进人力资源部?最好是进女子学院的人力资源部。

陶彤这个人力资源部长,真的不称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