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礼他们没说实话!

实事求是地说,袁礼他们戏调妇女,勒索钱财在先,随后又有故意伤害行为。

张昊反击在后,最多就是防卫过当。

当然,索要近两百万赔偿,是张昊唯一没有做正确的地方。

如果一定要追究张昊的刑事责任,那么,也得追究袁礼他们的刑事责任。

事情衍变到这个程度,陈兴泰都要骂娘,老子得罪谁呢?非要把老子扯进来!

说到底,还是官职太小,身不由己啊!

至于把复制监控的那批人抓起来,把复制品夺回来,这没必要,也不起效果。

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复制品怕是一化二,二化四,还有云文档,这是能全部夺完的吗?

陈熊二人回到派出所,香烟就是一支接一支,这事怕是不会善了啊!

一宿无话,次日白天,陈兴泰也没有心思去区局办刑事拘留手续,能赖一会算一会。

熊得胜也没有去小黑屋调侃张昊的心思,做为最小的人物,张昊若是翻梢,他肯定会报复自己,自己可是一点抵抗能力也没有!

真个脱了这身警服,自己才真的是一朝回到解放前,甚至更糟!

陈兴泰难得地跟熊得胜交了个底,先拖上一阵再说,至少也要把二十四小时赖够!

令陈兴泰既难受又解脱的好事,在快到中午时,发生了!

致民路派出所来了不速之客,两个身穿便服的男人,掏出邦安证件,要求调阅案卷。

在这两个男人抵达派出所前,陈兴泰接到了王绍的电话,告知配合邦安人员的办案。

从王绍无奈的语气中,陈兴泰听出了王绍已经想退缩的意思!

两名邦安人员,先拿起看的是张昊等人的讯问笔录。

见到除宋素梅一个导演外,其余人都是益兴集团的员工,其中还有五名女员工,这脸就阴了下来。

再看笔录,全是袁礼、王帆等人耍流氓和搞敲诈,以及白怡被通知赶来的张昊,及时前来制止的情况,这脸色又阴了不少。

益兴集团这边的口供,除了文字上有区别外,意思上完全一致。

再拿起袁礼等人的口供,却把他们先对白怡等人戏调之事,说成是小纠纷,而把张昊的反击,视为故意伤害,更是着重提出,张昊最后的行为,视同为抢劫!

最直观的证据,就是三棵树餐厅的监控视频。

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两名邦安人员都看笑了!

袁礼这边有八个人,三人是保镖型打手,王帆本人也有一定武力值。

对手这边,先是八名青年男女在联谊,是袁礼这边先行戏调,尤其是泼酒给孙丽贞这一幕,分明就是故意!

在此情况下,袁礼这边还把别人堵在收银台处不放,岂不是把大伙都当瞎子不是?

再看张昊,是应白怡的求教,方才率先赶到三棵树餐厅。

魏婉容和宋素梅,通过店外的监控,发现她俩跟着张昊,跑步前来。

这三人,先前却是在四方阁酒店认真吃饭,很难想像,张昊与魏宋二人,是有预谋前来找袁礼的麻烦。

只能说张昊是来救援白怡等人。

冲天炮发型男子,手提啤酒瓶,和穿紧身背心的男子,均是保镖型打手,两人几乎同时攻击张昊。

张昊此时出手,不管他身手如何,都属正当防卫无疑。

随后袁礼等剩下的五人,或抡起椅子,或把啤酒瓶打碎,露出锋利的尖刺。

一起向张昊攻击,其来势凶猛,普通人若是挨上一下,肯定会遭到重击,打成植物人或丢命,并不是不可能。

这种情况下,张昊的任何反击,都不能说过分。

也就是说,前半段张昊没有任何问题。

主要问题,出在张昊几次加价,要求袁礼等人赔偿,并强行转帐了180万。

袁礼等人,首先勒索别人,张昊照猫画虎,又有什么错?

更可笑的是,袁礼的父亲袁敦,王帆的父亲王绍,最后定下来的处理方案,居然要白怡等一众明显受害者,对袁礼等所谓受害者,承担民事连带赔偿责任。

要知道,白怡等女生,至始至终,就没有出手,谈何伤害?

从某种角度上说,张昊这样做,可说是大快人心。

“陈所长,张昊人呢?”

一名穿黑西服打灰色领带的邦安,认为光凭这些材料,就能确认袁礼等人有过错在先,张昊有过错在后。

而且张昊过错更小些,勒索钱财,总比敲爆别人脑袋,伤害度上要小得多吧?

既然如此,把张昊弄出来,就不能算徇私枉法,而是正常的司法救济。

“还在留置室。”

陈兴泰看着邦安面部表情煞是黑暗,害怕得声音都发了颤。

从理论上说,邦安和警察是两个部门,井水不犯河水,可实际上,沾着邦安的案子,就会上升到很高的高席,警察就得无条件配合。

邦安见警察,见官就高一级!

“留置室?不错,水平真不错!你能告诉我,你见过几个普通男女,对一群年轻力壮的公子哥挑衅的吗?”

邦安实在忍不住,对陈兴泰等人的罔顾事实,入人以罪,深为愤概。

“这个,基层干警有难处啊……”

陈兴泰搓着手,以示他也知道这事不地道,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算了,案子就销了吧,我们把人带走。”

邦安也知陈兴泰等小人物,的确是有难处,痛骂他一顿,没有什么意义。

两名邦安在陈兴泰陪同下,进入留置室,告诉张昊,上级命令他们查明事实,如若不是什么太过严重的伤害案,就大事化小好了。

张昊明白,这是史艾菲出手了。

张昊这个主犯都没事,陈伯峦这个选出来的从犯,自然也就没有关押并追责的必要。

至于袁敦、王绍原定的处理方案,当然就成了一张废纸。

陈兴泰在张昊一行人离开派出所后,抹了把冷汗,还好自己审时度势,没有一屁股坐在王绍这边。

否则,别人奈何不了王绍,奈何他还是没问题的。

张昊向两名邦安道谢后,带着陈伯峦,离开了致民路派出所。

在回益兴集团的路上,张昊打电话向史艾菲道谢。

史艾菲当然要说她的功劳,主要是此事涉及到西益市局的袁敦,她要通过警察系统来施压,着实有些吃力,即便是省厅的领导,也不便对袁敦开口。

毕竟,袁敦的儿子袁礼,的确被张昊打得不轻,还被勒索了三十万,这个愤怒,这个仇恨,让省厅的领导,真的不便求情。

所以,史艾菲才请托了邦安。

也只有邦安,才能让普通的刑事案件,不走正常程序。

张昊明白史艾菲这是邀功,也不说破,只说让她速速去找资源,以便他履行对史艾菲的承诺。

张昊看看时间已到中午,当然是先去吃饭,手机银行里,有100万是石国华给的,有180万是袁礼等人赔的,今天中午,大吃一顿,显然没有问题。

事实上,昨晚的事情,今天已经传遍了集团。

说什么的都有,不过,总体来说,对张昊还是以正面评价为主。

当然,朱光等三人,却是名声扫地。

白怡等昨晚当事人,添油加醋向外散布朱光等三人,胆小怕事不说,还没有义气,真的不是男人,绝对不能当朋友。

相反,张昊的担当,陈伯峦的义气,成了白怡等人吹捧的对象。

张昊返回集团食堂,顿时引起轰动。

原以为怎么着张昊也会被警察好生收拾,却没想到,这才多久,居然就回来了,并且陈伯峦也回来了。

这不是说,事情解决了吗?

白怡等人有如乳燕归林,扑向了张昊和陈伯峦!

不过,陈伯峦被她们硬生生拉到了另外一张桌子,张昊身边的位置,由她们占据。

她们有着太多的问题要问张昊,岂容陈伯峦占据最佳听众的位置呢?

白怡等人,也不管上午她们还在吹捧陈伯峦,就这样无情地把他挤出了谈话圈子。

张昊略微摆了些谱,让财务部想听故事的同事,集体请他吃午饭。

这个提议,显然不过分,食堂厨师也架不住财务部员工的威逼,只能由他们把菜肴端到张昊的餐桌上,而不是由员工自己来拿。

盖因财务部的员工,没人愿意放弃听张昊说事情过程!

财务部除了总监方芸桦,连助理吴丽,都跑到张昊这一桌,旁听张昊叙述过程。

张昊边吃边说,不过,他没有说是邦安出面,让他脱身,只说史总出面,就是以一当百,他也就这么屁事没有。

至于从袁礼手上勒索到的180万,张昊说就交给财务部做活动经费,用于旅游和吃饭。

当然,对昨晚受了委屈的白怡、孙丽贞等人,一人得给两万压惊费,这费用也包括魏婉容的。

财务部其他女同事,心中有些后悔不迭,早知道自己就应放下工作,前去参加联谊。

那啥的,有惊无险,就能拿两万,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不过,想想大头还是用于旅游,自己也有份,这不是白捡的吗?

于是,这顿饭欢声笑语,以至于周边各桌之人,好不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