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万枚中品灵石对叶寒来说,真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情景。

而眼前这枚黑色的魂核竟然起步价就在三十万枚中品灵石,每次加价更是不少于十万枚中品灵石。

这让叶寒在吃惊的同时,又是对自己自嘲了一番。

“五十万枚中品灵石!”

就在叶寒沉思的片刻,就有人将价格一下提到了五十万枚灵石的高价。

坐在一楼和二楼的竞拍者此时已经哑口无言,因为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没有了他们参与的份。

现在也只有三楼几家竞拍者争锋相对,直争的面红耳赤。

“六十万枚中品灵石!”黄色锦袍男人咬牙喊道,他已经开始不管不顾。这魂核可是对他有着大用,其自身已经达到灵海境后期巅峰多年,若是以此魂核进入灵象境,那整个家族的形式也将会是一个大的逆转。所以他必须拿下这鬼雄魂核。

“七十万枚中品灵石!”一直以来坐在角落的粗眉面具男却是突然开口。让形势似乎变得更加紧张混乱起来。

“一百万枚中品灵石!”蓝色鬼脸面具男人,又是开口叫价。

“一百五十万枚中品灵石!”黄色锦袍男人也是拼了,全然不顾不管的样子,一下子将价格提升到了五十万的差价。

“一百七十万枚中品灵石。”粗眉面具男狠狠的喊道。显然已经有些气急败坏。

“两百万枚中品灵石!”蓝色鬼脸面具男人又一次加价。

此刻,全场却是诡异的静止,唯有这三道声音不时的此起彼伏。

美女主持却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来阁主说的对,利用青城各方势力的微妙关系从中取利,果然很是行的通。一想到这,她不禁又露出些许的敬佩之意。

“二百一十万枚中品灵石。”

黄色锦袍男人弱弱的喊出这么一句,显得有些底气不足。这可是他目前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了,若是再多。就算得到这枚魂核,进入灵象境,那他们家族也是难以在短时间内回复元气,得不偿失。

粗眉毛面具男人也是有些迟疑,反复思虑再三后,才咬紧牙关开口:

“二百二十万枚中品灵石。”

“三百万枚中品灵石。”蓝色鬼脸面具男人几乎同时一口将价格提到顶点。彻底让黄色锦袍男人和粗眉面具男人没有了半点希望。

全场几乎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三百万枚中品灵石,这可是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的灵石矿脉了。

如同叶寒这般毫无底蕴的修士,除了自嘲又能如何呢?

“恭喜这位大人,以三百万枚中品灵石的价格拍得了这枚丧门神鲍旭英魂的魂核。”

当美女主持人的声音响起,蓝色鬼脸面具男人却是不可察觉的掠过一丝肉痛之色。同时他嘴角微动,狠厉的说道:

“温家,萧家你们都给我等着。”

说完这句后,在众人的目光中,他一转身便朝着旁边的楼梯口走去。

这时众人也开始陆续散场。

叶寒也是准备跟随人流离去。此行他算是一无所获。同时还遭受了不小的打击,就算留下来也是白白浪费时间,倒不如去外面看看,难保有别的机缘。

“怎么?叶寒道友这就要走吗?”韩正见叶寒就要离开,忙开口询问。

“对,我还有别的事情在身,倒不像你这般的闲云散鹤。”叶寒淡淡的开口回复。虽说眼前的胖子有些中二,不过经过先前的交流,他却是觉得这人并没有什么坏心思。

“叶寒道友,不知怎的你这一走,我这小心脏拔凉拔凉的。”韩正带着些许怪音,一副哭样的说着。

“别介,咱们还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吧。”叶寒立马制止了他。

“叶寒道友你都不难过吗?难得你我这么投缘。哎,也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正如这拍卖场一样,总会人去楼空。这个东西你拿着,记得要来找我哦。”韩正哀叹间,手中拿出一串深褐色的手珠,向叶寒递来。

“这是?”叶寒接过,只看了一眼,又是开口询问。

“之前不是说好了你来魏国找我吗?这是我两的信物。”韩正一本正经的说着。

叶寒听着却是有些干呕,他将手珠挥手间收进储物袋中,只是留了句再见,便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韩正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又是一副伤心的开口:

“别忘了,魏国主城韩家!”

说完这句话后,他又是有些哽咽的喃喃自语:

“真受不了这种离别之苦,看来我也是个性情中人啊。”

叶寒脚步飞快,匆匆兑换完他的红色腿铠,也来不及细看,就收入储物戒指中,头也不回的离开。嘴中也是不停地喃喃自语:

“真受不了这个死胖子,下次见面定要问清楚他是直的还是弯的。”说完,他又是一阵反胃同时还伴随着几下干呕。

此时已近初晨,天空泛起一丝鱼白。

萧府门外,叶寒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只是远远的看了好半会后,才说了一句:“婉儿三个月很快的,等我。”便转身离去。

算算时间,叶寒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见过萧温婉了。而每次都会因为各种意外情况而错过。这也是叶寒一路上心情沉闷的原因。

就这样他一直跃遁出青城几十里地,待摘下紫冠后。

“刷!”

一道破空声由远及近自身后突然传来。

叶寒内心一惊,迅速调动体内七条灵脉应对。与此同时,一个燕返拉开距离,寒冰剑入手,呛的一声转身拔剑而出,与遁来的白色身影短兵相接。

不由分说,那白色身影一个照面,又是极速遁回,这时叶寒才看的清楚,这白袍中年男人正手持一把铁扇,朝着自己袭来。

叶寒丝毫不敢大意,九阴寒气传至剑端,燕过无痕步施展开来,一个飞身刺剑竟与那把闭合的铁扇对在一起。

白袍中年男人只感觉手中铁扇锃锃作响,同时一股令他都感觉危险的寒气袭来。他暗吃一惊后,一个倒空翻拉开距离,嘴中轻咦一声。随即开口:

“你这身法和凌厉的剑术倒是有些意思,不过这样可还是不行。”

叶寒趁势收剑,面色阴沉,冷冷开口道:

“阁下不问青红皂白,以灵海境的修为对我一个晚辈出手,是否有些不太妥当?”

“哈哈,强者为尊的世界,若是实力不济被杀,还谈什么规矩道理。”白袍中年男人冷笑后开口回应。

“好一个强者为尊。”叶寒阴沉的说完后不再言语。他屏声静息,凝灵聚气挽动寒冰剑的同时,身后一丝丝蓝色冰丝渐渐浮现。这蓝色冰丝虽然细小,可散发的阵阵阴寒之气却叫空气也凝滞几分。

而白袍中年男人见到这冰丝,心中不免大吃一惊。开口间惊疑问道:

“以你灵脉境的修为竟可以做到灵力外化?”

叶寒没有回答,口中大喝:

“千丝斩!”

随着寒冰剑的斩下,那数条蓝色丝线犹如钢针,直朝着白袍中年男人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