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灵一阁内,参加竞拍的众人几乎同时把惊奇的目光投向了叶寒,有的甚至都惊掉了下巴。

就在刚刚他以五百枚灵石的价格,拍得了一件锈迹斑斑的红色腿铠。

画面静止片刻后,一声戏谑声响起: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是灵石多的牙痒痒吗?”

又一道声音响起:

“可不是吗,估计是某个大宗族出来的傻白甜吧!”

紧接着全场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

在这偌大的阁楼内,叶寒不曾想自己竟成了焦点。

他也是有些无语,更有些气恼,只一巴掌狠拍在那右胳膊肘的肥厚大手上。

只见那只肥手一缩,紧接着猪头面具下发出嘿嘿的笑声,随后又是开口说道:

“道友请你放心,我保证这五百块灵石你绝对不亏。”

“那你倒是说说这东西除了铁锈,还有何特别之处?”叶寒带着恼怒的语气反问。

“嘿嘿,这个嘛,暂时还未发现。不过这东西却是我从家族的残宝库中弄来,要不是我偷跑出来,又走投无路,也不会把这东西就这么给贱卖掉。”

“什么?这果然是你的东西,难怪你万般怂恿我,自己却不下手!”叶寒听着更是恼火。

如果不是这灵一阁内部禁止私斗,他真想和眼前这个猪头面具人切磋一番。毕竟对方也只是个灵脉境八重的修士。

“哎呦,别这么小气撒,不就五百块灵石嘛。等你有机会去了大魏国,直接到韩家找我,我保证把你安排的妥妥贴贴,怎样!哦,对了,我叫韩正,正人君子的正。”猪头面具人阴阳怪气的说着。

“韩正?正人君子?”叶寒有些鄙视。但又听着对方竟自报名号,如此的坦诚以代下,也是散去一丝恼火。

“对了,道兄你叫什么名字啊?”猪头面具下传出一脸热乎的问候。

“叶寒。”叶寒漫不经心的开口答复。

不知不觉,就在两人交谈之间,双方好像都是把红色腿铠的事都搁置到了一边。就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当然众人对叶寒的嘲讽却也是并未停止,直至惊艳美女说出压轴宝物登场后,整座阁楼才在一瞬间安静下来。

随着红布缓缓揭开,一块黑色的菱形晶核显露出来。

这菱形晶核通体暗黑色,又如核桃般大小,只是稍微一眼就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这是魂核,而且还是上上品像。这次拍卖会的压轴物品竟是这宝物。”终于有人说出了心中的骇然。

惊艳美女主持人也是听到此话嘴角微微一笑,又是开口说道:

“正如诸位所见,一枚妖核的价值自是不用我去多说。而要想凝炼出这么一枚黑色魂核不知要耗损掉多少枚妖核。现在我们眼前的这枚魂核却还是拥有鬼雄之魂的完整魂核。诸位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讲到这时美女主持人停下了言语,而众人早已经是惊叹不已。如刚才发生在叶寒身上的事情,此刻也显得微不足道。

叶寒望着这黑色晶核却是有些疑惑,就在美女主持将这魂核说的天花乱坠的时候,他还是不知道这魂核到底有何价值,又有什么用处。

全场或许也就只有他一脸茫然吧。不过幸好有面具遮挡,倒是没人发现他那无知的样子。

不过韩正却是察觉到一丝异常,就在刚才美女主持人话语间,叶寒突然是不动声响的低头,仿佛是在沉思什么。

身为正人君子的他自然是乐于助人了。于是又是脖子下沉,凑到叶寒的耳边开口问道:

“叶寒道友可是有何疑惑?本人最喜欢的事就是帮助别人了,但讲无妨,无妨。”

叶寒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开口问道:

“韩兄,这魂核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一听这话,韩正瞬间石化。合着说了这么多这魂核如何了得,对叶寒来说是对牛弹琴啊。

一想到这他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于是又是发出他那特有的嘿嘿声。

叶寒听着却有些急躁,他带着丝怨气说道:

“阁下若是不愿指教一二,也罢。”

“那倒不是,叶寒道友误会了。这修行境界我自是不用多讲。而到了灵海境大成的时候要想凝聚出灵象,就必须用自己的灵魂炼化这妖兽的妖核。而如果一个不小心被妖核中的妖魂反噬,却是会落得个神魂俱灭的下场。所以灵象境修士才算得上是九死一生的修仙强者。”

几句话后韩正顿了一下,他瞅了一眼叶寒,发现对方正在认真的听着,于是又是继续开口。

“然而天地有英魂,一些凡生前大能者死后意志不散,不愿坠入轮回却是借助这能够承载灵魂的妖核再次现象于世,只为助认可之人完成夙愿,这样便形成了鬼雄魂核。”

“妖核不是红色菱晶形态的吗?”叶寒心中产生一丝疑惑,他又是直接开口问道。

“嘿嘿,叶寒道友还真是心急。这妖核确实是红色菱晶形态,不过能够寄宿鬼雄英魂的那可是需要非常强大的妖核。也唯有将多个妖核互相吞噬炼化,最后由这一丝鬼雄英魂吞噬所以才能形成魂核。经过这么多次的催化,这魂核也就自然变成这般的漆黑之色。”

叶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的样子。

“当然,这魂核所呈现的魂象也是有所划分。一般来说天地间的英魂所行成的魂核被叫做鬼雄,鬼雄魂核各方面比较均衡,所以品质最好。而由器灵所凝的魂核叫做魂器,以攻击力见长,品质次之。最后直接利用妖兽的魂核显现灵象的魂核被叫做妖灵,由于少了互相吞噬的环节,所以品质也是最低的。”

讲到这时,韩正抬眼看了看那木台上的黑色鬼雄魂核,露出深深地好奇之色。

叶寒此时却是想起什么。记得在叶家村的时候黑色铠甲魁梧男人也是将一枚黑色菱形的东西射入他的眉心。不过直到目前这东西一直没有显现。当年肉眼凡胎也是没看的仔细,现在想来会不会也是魂核。想到这时,叶寒竟有些好奇起来。

“叶寒道友?在想什么呢?”韩正见叶寒又是低头沉思,不禁打断了他。

“没什么?只是想这凡事也没绝对吧。若是这魂器魂核的品质更高,或者操纵者的灵力更强,应该也是能够击败更高品质魂核的显象吧!”叶寒突然想到吴宇曾击败林邪的一幕场景,便又如此问道。

“嘿嘿,对啊,凡事无绝对。所以我说一般。”韩正又是发出特有的嘿嘿笑声。

就在叶寒和韩正交谈间,此时整座灵一阁,已经开始躁动不安。就连三楼的许多贵族世家也是坐立不宁,有的甚至站直了身子。

蓝色鬼脸面具男人更是眼露狂热,他攥紧了拳头,嘴中喃喃自语:

“如果消息可靠,真是那地煞星英魂,那老祖换魂有望,而我林家崛起也更是有望啊。”

惊艳美女主持好像是有意调动氛围,直至好一会,见众人好奇期待的表现已经达到顶峰时,才用尽全身的气力,突然爆发式喊出:

“不负众望,这鬼雄魂核拥有的是丧门神鲍旭的英魂。底价三十万枚中品灵石,每次加价十万枚中品灵石,请各位出价!”

一时间,全场哗然!

叶寒也已经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