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进毕城大学,一股浓郁的桂花香味飘来。

朱伟光朝绿化带中张望,果然看到了并排的一行桂花树,细小的黄色花蕊,朵朵娇俏明艳,像学校里的学生,浑身充满了青春气息。

哪怕重活一世,他有了年轻的面容,心境却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朱伟光走进了辅导员所在的办公室门口,他敲了敲门。

“吴老师在吗?”

门里面传出一名中年女人的声音:“进来。”

辅导员是一名年近四十的女性,常年盘着头发,看起来又苍老又严厉。

看到进来的人是朱伟光,吴老师笑着故意说了声:“哎哟,这不是大企业家朱伟光吗?这都快一年没来上课了吧?我连人长什么样都快记不清了!”

吴老师面前,朱伟光表现得很诚恳:“吴老师,您别调侃我了。什么企业家,就是为了养家糊口才没办法来上课。下学期,我一定来!”

吴老师左右两边堆满了课本和试卷。

她站起来,从里面抽出了一叠纸,那叠纸是用订书机订好的,是朱伟光今年在学校做的最后一份作业,管理学原理相关的小论文。

吴老师把小论文递给朱伟光,说:“写得很有见解,实践能力也强,不可否认你是一颗好苗子,所以老师也希望你可以把大三下学期上满,别留遗憾。”

“我明白的,吴老师。”朱伟光从善如流地回道。

吴老师又语重心长的跟他聊了一会儿,才放他离开。

出了办公室门,朱伟光舒了一口气,道理他都明白,吴老师的话也太多了。

他出来的时候刚好下课,又正好看到了王成。

王成手里拿着书,身后跟了五人,神气得不行,嘴上还说:“以后要记得是王哥带你们发了财啊!”

发财?朱伟光倒是好奇他们这一行人要干什么。

朱伟光之前的室友汪洋也在队伍里,看到朱伟光,特别兴奋地挥了挥手:“朱伟光,好久不见啊!你小子,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去了?”

朱伟光朝他走过去,说:“家里有事,所以没有来。你们这是做什么?”

王成看到朱伟光朝队伍的尾巴走过去,有些不满,说:“哎哎,汪洋,你理他干什么?都留级的人了,智商跟不上咱们的。况且,他又没钱,叫他干嘛?”

朱伟光莫名的看了王成一眼,他可能不知道,朱伟光一直给他的定义是智障儿童欢乐多,所以之前那些事也没有跟他多计较。

他带这群人赚钱?朱伟光有些怀疑。

“都是一个班的同学,王成,你不要这么狭隘。”汪洋朝朱伟光招了招手,脸上有些兴奋的光。

“好吧,就带上他。反正他也没钱,就看我们发财了。”王成嘀咕着。

一行人朝校外走着,汪洋主动给朱伟光解释。

“王成最近遇到了一个大老板,做塑料花行业的,在准备到国外纳达斯科上市了。现在还有部分原始股可以认购。原始股啊,上市就可以翻几倍卖出去,好多人靠这个发家了!”

汪洋笑着说,眼里似乎闪着金钱的光芒。

他推推朱伟光,怂恿道:“一万块就可以起买1%的原始股了。你也投点?”

“塑料花?”朱伟光有些怀疑。上辈子,他没有看到什么塑料花公司在国外上市啊?

朱伟光思索着,说:“我跟你们去看看。”

王成瞥了朱伟光一眼,看他还跟着,变得更加神气了。

“朱伟光,没想到你还挺有眼光。跟着王哥,不会错。”

朱伟光意味深长地说道:“试试就知道了。”

要试探的人,自然是那个塑料花的老板。

他们约的地方是在王成家的饭店包间内。

那个塑料花老板姗姗来迟,让他们等了足足半个小时。

塑料花老板四十多岁的样子,穿西装打领带,挺着啤酒肚,一副大老板的样子,还操着一口香江的口音。

“不好意思啦!让你们久等啦。”他说着,坐在了王成的旁边。

王成讪笑着讨好说:“没事,你是大老板,肯定很忙。”

“还好啦!刚才又谈了一笔外贸生意。”他说着,又看向在场的其他人。

加上朱伟光,一共六个。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对众人说:“现在名额也不多了,就剩你们最后六个,钱都带上了吗?”

“带上了,带上了!”王成几个人齐声说道。

朱伟光双手环胸,背靠着椅子,问塑料花老板说:“你是准备纳达斯科上市?你公司的有型资产值多少钱?最近一个财政年收入是多少?”

塑料花老板听到他的话,丝毫不慌,甚至还生气了。

他质问王成:“我们之前不是谈好了吗?我跟非特的合照你也看过,你难道还不相信我?”

“没有,我们相信你。他就一土包子,您不用跟他计较。”王成讪笑回到。

接着,他一脸愤怒地看着朱伟光:“你不买原始股就算了,捣什么乱啊?我们发财你眼红?”

朱伟光实在忍不下了,他点了点脑袋,问王成:“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到时候钱被骗了,你哭都来不及。”

王成指着包间的门,对朱伟光说:“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剩下的四个同学变得犹豫起来,尤其是汪洋。

他对王成说:“我觉得朱伟光说得有道理,我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之前还王哥长王哥短的,我好不容易把别人请来,你们一个个都开始拆台!要不是同学一场,谁让你们有机会赚这个钱?不买的都走吧,不要在这里碍眼了!”

王成只想着自己的面子,加上之前跟朱伟光有矛盾,这下更不愿意听劝,只是一意孤行。

又有两名同学站起来,跟着朱伟光走了,现场只剩下塑料花老板、王成还有一名同学。

塑料花老板不满地看了王成一眼,最后说:“行啦,行啦,吃了饭,我们就把合同签了转钱吧。”

“好。要不是这个土包子捣乱,我那几个同学肯定还是要买的。”王成慢慢冷静下来。

塑料花老板表现得漫不经心:“发财的机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还是你们两个比较明智。”

“那是。”王成高傲地抬起了下巴,朱伟光怎么会像他一样有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