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省云落市玄清山上,内门祖师殿中,摆放着玄清山历代掌门的排位。排位下边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身穿道袍的白胡子老头,这老头就是玄清山第四十五代掌门玄空真人。

玄空真人刚和夏阳通完话,嘴角上挂着一抹慈祥的笑容。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起,玄空真人看着老江头打来的电话,接了起来。

“老江头,你说你烦不烦啊?”玄空真人露出苦笑,抱怨了一句。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颇有威压的气势,说:“玄空老头,那小子答应了没?”

“嗯!”玄空真人点点头,回答:“我这个做师父的都亲自出马了,那个兔崽子他敢不答应嘛,哈哈!”

听着玄空真人肯定的回答,电话那头的老江头微微一笑:“那就行!马上就要变天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已经扛不动了,也该这些年轻的小子接替我们,负重前行了!”

“嘿嘿!”玄空真人也随之一笑,说:“也对,我们这些老家伙已经折腾不动了,也该让他们扛起道门大旗了!”

听完玄空真人的话语,老江头点点头应了一下,随即挂断电话。

而玄空真人,则看向遥远的天空,自言自语的说:“兔崽子,这么多老家伙为你保驾护航,你小子可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

泉溪县汽车站,一辆开往天海市的大巴车上,几乎坐满了人。司机看了看表,发车时间马上到了。回头瞅了一眼,发现还有两个人没上车。

于是,司机下车喊了一声:“开往天海市的大巴车马上就出发了,还有谁没上车?”

大巴车司机的话音刚落,就看见迎脸跑过来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这两人正是夏阳和王纯艳。因为路上耽误了一下,所以差点都没赶上汽车。

夏阳和王纯艳两人上车后,司机就启动车子出了汽车站,一路向着天海市行驶而去。夏阳看着窗外的风景,静静的欣赏着。而王纯艳则是插着耳机听起歌来,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

夏阳原本是安排王纯艳这妮子看店,他过去看看啥情况,可是这妮子软磨硬泡外加撒娇,没办法夏阳就带着她一起了。

一个小时后,大巴车缓缓驶入天海市市区,他还没下车的时候,就有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夏阳接起电话。

“你好!请问是玄清山的夏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声音很清脆。

“没错!你是谁?”夏阳随口一应,反问了对方一句。

对方说话的态度很诚恳,很尊敬,说:“夏先生,我是天海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夏应天,上面吩咐我过来接您!”

“那行,你来汽车东站接我一趟吧,省的打车过去了。”夏阳也微微一笑,对着手机淡淡开口。

挂完电话,汽车已经进站,夏阳看着王纯艳这妮子,发现她居然睡着了,嘴边还留着一行口水,惹得夏阳一阵尬笑。

“小艳,别睡了,到站了!”

夏阳强行憋回笑容,用手拍了拍王纯艳的肩膀,随口小声喊了一下。

王纯艳这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还搜了搜眼睛,这才发现夏阳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目光还有一丝奇怪,导致这妮子一脸懵逼。

随后夏阳淡淡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王纯艳这才反应过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发现有点湿润,还有一些干枯的啥东西,急忙从包包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嘴角。

同时略带尴尬表情,开口:“臭夏阳,不许看,更不许笑!”

夏阳这才收住自己的笑容,从上面行李架取下一个背包,往后背一跨,就往出走去。

他经过王纯艳身边时,停下脚步,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你睡觉流口水的样子好可爱!”

说完,赶紧加快速度冲出了大巴车。等王纯艳反应过来时,车上已经没了夏阳的身影。王纯艳的脸色顿时微红,随后又一阵愤怒的表情,也随即下车。

王纯艳下车之后,发现夏阳正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她,她的脸色顿时红润,内心想这么糗的事怎么就让他发现了呢!

然后王纯艳快速冲到夏阳面前,手指着夏阳,气愤的小声喝哧:“以后不许提这事!再提,老娘揍你,听见没?”

夏阳瞬间收回笑容,表现出一副怯怯诺诺的样子,说:“知道了!”

两人这才停止斗嘴,一起出了汽车站。夏阳这才给王纯艳说了一下待会有人来接他们,于是两人就静静地站在车站门口耐心等待。

大约十分钟过后,一辆警车停在了旁边的路口,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短袖和运动裤、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四处观望,男子眼神非常犀利。

夏阳拉着王纯艳一阵小跑到了警车旁边。旁边四处观望的男子刚想开口,就被夏阳打断,问:“你就是那个刑警队长夏应天?”

夏阳这么一问,夏应天才反应过来,笑着开口:“您就是玄清山的夏先生吧?”

“嗯!”

夏阳也随之一笑,点点头应了一声。

随后两人一阵套客气,惹的王纯艳一脸不开心,提醒了一句:“正事不办了是吗?”

这时,夏阳才朝着夏应天开口:“这是我妹妹,王纯艳!”

夏应天笑着对王纯艳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然后夏阳和夏应天两人这才停止客套,一阵苦笑,随后夏应天开车,夏阳和王纯艳坐在后面,车子启动向着市公安局驶去。

刚开始车上的气氛好安静,仿佛都能听见谁喘气的声音。

“夏先生,上面说您是玄清山的高人,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子呢!如今一见,没想到还是个风度翩翩的小帅哥啊!哈哈!”

夏应天一边开车,一边从车内后视镜上看着后面的夏阳,一脸笑容的打趣着夏阳。这才打破车内安静的气氛。

此话一出,也惹得夏阳一阵苦笑,说:“你看我们都信夏,说不定五百面前都是一家人呢,你也别夏先生叫我了,叫我夏阳就行!我也叫你夏老哥,行吧?”

夏阳和夏应天都属于那种非常豪放的性格,两人也非常能聊到一起,于是夏阳就想交这个朋友,而看样子夏应天也想交夏阳这朋友。

所以夏应天哈哈大笑,随即开口:“当然可以啊,那我就喊你夏阳兄弟!”

车上的气氛顿时就热闹起来,这两人一直在聊天,反观王纯艳则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