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中午,夏阳和王纯艳已经把纸扎铺收拾干净了,被夏阳砸破的屋顶也被他重新修补好了,地面也已经恢复往日的平整。

经过一天的整理,两人都累的快爬不起来了,反正今天没打算开门营业,纸扎铺的门被夏阳从内部反锁,自己躺在里面的躺椅上静静地翻看那七星剑诀。

七星剑诀不愧是曾经道门第一天才李天自创的无上剑法。夏阳越看越觉得高深莫测,真的太复杂了,都给自己看困了。

本来就已经很累了,再加上高深莫测的七星剑诀,夏阳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他赶紧催动聚灵戒把这宝贝放了进去。然后眼皮越发越沉,渐渐沉睡了过去。

王纯艳也则坐在柜台后面,无聊的刷着短视频,偶尔哈哈大笑,偶尔又哭天抹泪的。现在这些拍短视频的也真是有意思啊!

夏阳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继续睡在躺椅上,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都没看一眼,就接了起来。

“今天不营业,有事明天请早!”随口说了一句,就直接撂了电话。

就这样,在夏阳迷迷糊糊马上又睡过去之际,手机又响了,知道响了半分钟后他才接起来,心情很不舒服的开口:“谁啊?这么烦人!”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老头声音,虽然声音很老但是又沉稳有利:“你个小兔崽子,长能耐了是吧?敢挂老子电话!”

夏阳听到这声音,立刻没了瞌睡,清醒过来,嘿嘿笑着,道:“臭老头,三年了,你终于想起我这个徒弟了?”

原来电话那边是夏阳的师父,同时也是玄清山现任掌门,道号玄空真人。这个老头子,自从夏阳下山后,可从来没有和夏阳联系过。而夏阳也是你不联系我,我肯定从不主动联系你的那种人。

“小兔崽子,老子好歹也是你师父,你不给老子打电话,还等老子给你打!”电话对面玄空真人哈哈大笑,笑声铿锵有力。

说的夏阳老脸一红,嘿嘿笑道:“臭老头,我这不是一天天太忙吗?”

玄空真人一听,对着手机一顿臭骂:“你个兔崽子,你忙个屁忙,就你们家那纸扎铺生意冷清的一批,你到是说说你在忙啥?”

“咳咳!”夏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你个老糟头子,能不能别揭我老底!”

随后,玄空真人也哈哈一笑而过。

夏阳犹豫了一下,开口:“老头儿,前几天我差点被人给弄死了!最近也刚恢复过来!”

“哦……?”

玄空真人一听,急忙关心问道:“小兔崽子,到底咋回事?给老子说说!”

虽然这对奇葩师徒,嘴上经常吵吵闹闹,互相不饶人,但是心里还是真的关心对方,牵挂彼此。

夏阳就把前几天改风水局得罪黑魔道人,然后被黑魔道人追杀的事告诉了玄空真人。打斗场面没细说,只说自己差点被杀了。至于后面被神秘女子所救,他也简单提了一下。

玄空真人听完夏阳的诉说,沉默了很久都没有开口,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手机对面才传来玄空真人一句话:“兔崽子,要不回玄清山避避风头!”

玄空真人也听过,三十年前,道门出了一个败类,以孩童脑髓来修炼邪术幽冥鬼功,还自称什么黑魔道人。虽然后来被道门正统的修士追杀过,但是还是让这黑魔道人逃走了。

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黑魔道人的消息,没想过时过多年,这黑魔道人又出现了,不知道又有多少孩童被他害死了。而且这黑魔道人的幽冥鬼功邪乎怪异,威力强大无比。所以玄空真人有点担心夏阳这兔崽子,提议他回来躲躲,就是借黑魔道人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来玄清山找麻烦。

夏阳听着师父的话,心里还是暖暖的,但还是笑着摇头拒绝,道:“师父,还记的你曾经说过,道之所向,心之所往,如果我躲了,估计以后道心都不稳了!您老说,对吗?”

玄空真人听完夏阳的言语,开心的哈哈大笑一声,道:“好!好一个道之所向,心之所往!不愧是老子的徒弟,有种!跟老子年轻时一个样子,哈哈!”

随即电话那边的玄空真人语气又变得温和,说:“兔崽子,你说的没错,但是也得小心为上!别像这次,搞得老子差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夏阳皱了皱眉,说:“你个臭老头子,能不能别这么咒我,。还有你好歹也是玄清山掌门,说话能不能正经一点!”

“臭小子,要不你回来当掌门。老子还真不想当了,哈哈!”

电话那边的玄空真人还是一副不正经的口气,气的夏阳有种摔手机的冲动。

夏阳没有回答那老头的闲话,随即开口问:“你个糟老头子,赶紧说正题吧!我可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

这下,玄空真人才正经起来,说:“差点扯的忘了,你个兔崽子最近有空没?”

“您老还是先说事,我在看有没有时间。”夏阳笑着回了一句。

“别贫嘴了!”玄空真人也笑着回了一句,继续说:“你们天海市最近出了几起凶杀案,但是现场没有任何痕迹,而死者也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任何中毒迹象,非常奇怪!所以警察就报告了上边的灵异调查局!”

“但是灵异调查局这边的人都在各地处理灵异事件,都没空!然后灵异调查局江生那老头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天海市那边有没有玄清山弟子,我这才想起你!”

“痛快给个话,去不去看看?我好给老江头回话!”

讲完正事后,玄空真人笑着问了夏阳一句。

这几起案件,夏阳也从新闻上看到过,最近几天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思考了一下,夏阳才回答:“去,你这老头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联系我一次,我不得给点面子嘛,嘿嘿!”

这话一出,玄空真人也被逗的直笑:“那行,我去给老江头回电话,你有空赶紧去看看!省的那老江头三番两次打电话烦老子,哈哈!”

“师父,徒弟不在,你自己也保重身体!”夏阳认真的对玄空真人关心了一句。

“好!”

玄空真人也认真的回了一句,随后挂断电话,通话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