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盘上黑白两色棋子形成的生死对峙局面,晓珂其实是不大看得懂的。但是眼下的处境,他心里则非常清楚。在家里不止一次听爸爸说过打击罪犯的事情,也听爸爸反复阐述过一个观点:“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罪犯不过是跳梁小丑。不管他怎么凶残如何狡猾,最后都会被彻底消灭。”

爸爸的话让人振奋,这个观点晓珂也绝对认同。可问题是现在自己的处境和现代社会是反过来的,不仅不受国家机器保护,反过来还在于国家机器为敌。虽然说现在的国民政府从各方面都不具备和自己那个时代国家政府相比的能力,但问题是自己和辉英叔叔的力量也实在是太弱了。他们就像是冲向风车的唐吉可德,根本没有什么取胜的希望。哪怕一切都按照最理想的方向发展,最后的结果也未必会好到哪里去。

连自己都明白的道理,辉英叔叔没理由不明白。可是看他的神情,却是云淡风轻,反倒是专心致志看着棋盘,又打听着宋阿叔老夫妻的情况。晓珂既是佩服又有些着急,低声说道:“辉英叔叔,我觉得王鹏飞这人虽然坏,但是他的建议还是可以参考。我们没必要和敌人硬碰硬,该转移的时候还是得考虑转移。”

徐辉英一笑:“这个观点当然不是错的,我们战斗的目的是保全自己消灭敌人,而不是去送死。勇敢和鲁莽,也有其分别,不能盲目的牺牲,那样也是对革命事业不负责任。但是这不代表遇到危险就先想着逃命,那同样不是革命者的想法。就像这棋盘一样,上面每一枚棋子都有自己的使命。不管进攻还是撤退,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全盘的胜利。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有些时候必要的牺牲也在所难免。我们不要求每个人都能冷静地面对牺牲,但是作为革命者,如果连直面牺牲的勇气都没有,那显然也是不合格的。王鹏飞之所以输,就在于他的怯懦。可是怯懦就能不死么?显然也不是这样。”

说话间徐辉英从棋盘上拿起一枚枚棋子往一旁的盒子里放,他拿的都是属于王鹏飞的棋子。

“如果他能够放开手脚厮杀,其实未必会损失那么大。就因为他害怕了,总想着逃命,结果就是现在这样子。你也看到了,死伤惨重尸堆如山,这就是逃避的结果。我们如果只想着逃,也是同样的下场。不但会死,还会被人所鄙视。”

晓珂忽然想到了之前学过的课文,顺口接话:“假使我们不去打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看,这是奴隶”。

这是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背景下,在延安创作的诗《假如我们不去打仗》,这个时代还没写出来徐辉英自然没听过。他听到晓珂说这首诗,也是一愣,随后露出赞许神色。

“小同志你的觉悟比我想象中还要高,这首诗写的太好了!如果是在几天前,我肯定让你把诗写下来发表在报纸上,用来唤醒民众的斗争意识。现在当然就谈不到了,不过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把它写出来,让更多的群众看到,让大家明白战斗的道理和必要性。”

晓珂点着头,但不代表他认可徐辉英的观点。以他们的力量不适合和反动派正面冲突,保全自己也没什么错。留下来白白牺牲,对于革命事业也没有帮助。

徐辉英·说道:“你说的其实都对,但是这是对于自然人来讲,是这么个道理。对于战士而言,则缺少了一个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命令。战士的进攻和撤退,都要按照指示行事,否则的话就是乌合之众。我们都知道,乌合之众是打不了胜仗的。为了胜利,冒险与坚持乃至牺牲都在所难免。在上级没有明确的指令前,我不能撤退。”

“那辉英叔叔你的家人……”

“是啊,我也有我的家人,但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同胞,总要有人去做出牺牲。我们都没有权力要求别人牺牲,而面临的又是非牺牲不可的局势,所以这个时候就只能选择自己牺牲。与妻书你读过吧?”

晓珂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你不能说林觉民不爱自己的妻子不关心家庭,可是为了国家和民族,他必须牺牲自己个人的幸福,以维护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前辈如此,我们也是一样。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的利益,那就和你诗里说得那种人一样,只会被敌人杀死并且嘲笑。从鸦片战争到现在,我们的国家积贫积弱在国际上受尽屈辱,并不是我们的国民不够聪明,更不是我们天生软弱,就是因为为自己考虑的人太多,为国家考虑的人太少,才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我们要想振兴自己的国家,就只能学会取舍学会放弃。哪怕是我们所眷顾的所爱护的,该放弃的时候也只能放弃。”

晓珂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燃烧,同时鼻子还有些酸酸的眼眶还有些发热,因为这些话他不是第一次听。之前爸爸也和自己说过类似的话,虽然细节有出入,大方向还是一样的。那是无数个节假日或者深夜,爸爸守在工作岗位上,或是远赴外地抓捕犯罪分子的时候,面对自己的担心或是发脾气给出的回答。这个世界注定有人要负重前行,否则就不会有岁月静好。爸爸甘当一个负重者,为了大多数人能够安居乐业自愿付出自愿牺牲。

当时晓珂还觉得这种话就是随便说说,心里并不以为然,然而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错的是多么离谱。爸爸和辉英叔叔一样,都是伟大的战士,正是他们的存在,自己和老师、同学、邻居才能过好日子,国家才不至于变成民国这副模样。如果人人都像自己那么想,宋阿叔那样的悲剧就会反复出现。

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错的有多厉害,对于父亲又是何等的不公平,不过此时此刻却是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歉意。

越是如此他越是担心徐辉英的安危,在自己心目中,徐辉英的形象已经和父亲高度重合,自然不能坐视辉英叔叔陷入危险。徐辉英听完,微笑着摇头:“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不会冲动,更不会做无谓的牺牲。当我可以转移的时候,我当然会第一时间撤退。一切行动听指挥,这就是战士的使命。不管进攻还是撤退,都得按照上级的命令行事,这么说你就放心了吧?”

晓珂点点头,其实并没有放心多少。毕竟两天后就是图穷匕见的日子,到了那时候如果王鹏飞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肯定也会翻脸。到时候辉英叔叔真的能全身而退么?哪怕他表现得非常有把握,晓珂其实还是不敢相信。

这时徐辉英又从书架上拿了本书放到晓珂面前:“难为鹏飞兄,一边忧心如焚,一边还得捏着鼻子看棋谱。咱们再看看这个,或许晚上的时候,他就有新的工作要做了。”

摆在晓珂面前的,却是一本翻译小说《基督山伯爵》。跟刚才的棋谱没有丝毫联系,完全就是随机抽取,显然这是徐辉英打定主意,要把王鹏飞当猴耍。既然他想要找线索,那么自己就多给他一些线索也就是了。想着王鹏飞现在抓耳挠腮找破绽的样子,晓珂又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