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王鹏飞不但是没架子,更有些自来熟的味道。与徐辉英交谈很是热情,哪怕徐辉英十句话里只回答一两句,他仍然兴致不减,拉着徐辉英说个没完没了。

相反倒是徐辉英对王鹏飞的态度有些冷淡,张晓珂有点看不懂了。在他印象中,徐辉英对人向来和气,就算是自己这么个乞丐一般的孩子,他都能礼貌地对待,何况是王鹏飞这么一位大师。

不过在两人交谈的过程中,张晓珂发现王鹏飞这位大师说话是有点问题的。口音奇怪其实不算什么,即使是现代社会大多数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口音问题。但是他说话的言辞也很怪异,属于土洋结合,关键他的英语水平还很不怎么样,发音也极不标准。

明明英文蹩脚,却偏要在言语里夹杂英文。这种不土不洋的说话方式,确实很让人生厌。不过张晓珂总觉得对方既然是标准大师形象,肯定不是一般人,有些怪癖也可以容忍。

生硬地应付了一会儿,徐辉英皱起了眉头:“对不起啊王兄,我的工作很忙,实在没有时间闲谈。再说这里是报社,也不是说私事的地方。不如……”

“不如我们到你的办公室谈,这样既不影响其他人,又不至于影响了咱们的交情,你看怎么样?”王鹏飞抢先道,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冷淡和委婉地送客之意。

徐辉英看看他,最终叹了口气:“我们不如找个茶馆,坐下来慢慢谈。”

“这也可以,徐兄选地方,我来做东。”

王鹏飞豪爽地表态,在他走出房门时,还回头朝张晓珂微微一笑,露出嘴里的两颗金牙。

这民国大师的打扮……确实有点怪异。王鹏飞的举动和打扮,就连张晓珂看了都觉得刺眼。心中对于这个人的好感,也打了好几分折扣。

王鹏飞一走,李志嘉和王慧珊两人就忍不住嘀咕起来:“这人从哪来的?看着怎么不像正经人?也不知道怎么和我们徐主编认识的。”

王慧珊道:“这人一点眼色都没有,没看我们徐主编根本不想和他聊天吗?”

“就是啊,你看他那个热情劲,无事献殷勤,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人。”

张晓珂看看两人,小心问道:“你们觉得他很讨厌?”

“对啊,难道还会有人认为他顺眼?就他那口蹩脚英文,水平比我们都不如,还到处炫耀,生怕别人看不起自己,这种人最不招人喜欢。明明是中国人,非要借外国人来给自己撑腰,甚至找不到外国人也要用外国话撑腰,真给咱们中国人丢人!”王慧珊气呼呼地说道。

李志嘉也不住点头:“就是,这种假洋鬼子最可恨。过去的时候就仗着自己的身份狐假虎威,骑在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现在还是不知悔改。等着吧,用不了多久,他们就笑不出来了!等到北伐军打败那些军阀,这帮人都没好日子过。”

“你们不觉得……他像个……大师?”张晓珂战战兢兢问道。

李志嘉和王慧珊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张晓珂,看得他头皮发麻。

“我……我怎么了?你们这么看着我。”

“张晓珂啊张晓珂,这话该我们问你才对吧?是你怎么了?”李志嘉脸上既有诧异又有几分笑意:“大师?你说那个样子的人像大师?且不说大师该长什么样子,就说大师这个词,也亏你想得出来。”

王慧珊也笑道:“对啊,要说大师,那起码也得是在学术上有所建树的人。开山立派一代宗师,那样才能叫大师。可是这位王先生,我可没看过他的学术著作,哪里算得上大师了?他要是大师,我们就都是大师。”

李志嘉这时候和王慧珊站起来,朝着张晓珂一笑,学着之前王鹏飞的模样,摆出他的姿势,随后两人便笑得前仰后合。

张晓珂边笑边伸手挠头,神情有些尴尬。

他知道自己错了,错在思想上又没转过来。自己那个时代说得民国大师,在这个时代肯定还没得到承认,所以他们的穿搭和举止更没成为一种流行趋势或是模仿对象,也就难怪两人没反应。

想到这里,张晓珂不免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师这个称谓,到底谁才配拥有。正如王慧珊所说,大师这个头衔,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拥有的,按说他应该在某个领域做出贡献,或者是学术上确实无人能比,才有资格获得这个称号。

可是那些民国大师真说到学术,能拿出手的也没几样,更没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学术流派。从这个角度看,他们这个大师称号确实很成问题,感觉更像是一种自封又或者是后世的粉丝随便给他们上封号,实际没人承认。

看来又是自己想错了,张晓珂有些不好意思回到座位上,脑子里开始转来转去,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是不是都错了。难道这个时代真的没有大师?没有风花雪月?也没有好的生活?难道影视剧里面的东西都错了,网上的那些也都错了?

他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徐辉英从外面返回,他一开始都没察觉。王慧珊和李志嘉起身和徐辉英打招呼的时候,张晓珂才如梦初醒,连忙站起来。

徐辉英面色铁青,脸色非常难看,不用问就知道,他的心情很差而且情绪有些紧张。对于几个人的打招呼,他就像是没看见一样,快步往楼上走去。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志嘉小声道:“老徐这是怎么了?”

“还用说,肯定是被王鹏飞给气着了。”

张晓珂纳闷道:“他能怎么气到主编?”

“那可说不好,那人看着就令人讨厌。谁知道说了什么混账话,让主编生气了。”

就在几个人低声议论的时候,却见徐辉英下楼,站在楼梯上对三人说道:“你们到办公室来一趟。”

徐辉英的办公桌上,放了三个红棉纸包,哪怕张晓珂没有打开纸包,只看纸包的样子就知道里面包的是银元。从数量上看,里面银元数目应该不小,最少的也得有几十块。

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徐辉英拿出这么多银元,到底是什么用意。就在三人猜测的时候,徐辉英有些沉重地说道:“这是你们一个月的薪水,这段时间以来,感谢几位同仁对于报社的贡献,没有你们卫民报也不会有今天。但是从明天开始,我们卫民报将无限期停刊。这笔薪水,就是大家的遣散费。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还可以合作。”

停刊?

张晓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昨天还在招募翻译,大家工作的热火朝天,今天居然就要停刊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居然连报社都没了。不带这样的,自己就算再怎么倒霉,也不该到这种程度啊,连带着报社都跟着倒霉。

显然,王慧珊和李志嘉也对这种安排没法接受,两人连忙问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主编,钱我们可以不要,但是事情总得说清楚吧。”

“也没什么可说的,这是社长的决定,我们服从就行了。毕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报社倒闭也是常有的事。以你们的才学,再找一家报社应聘应该不难。我也会给你们写好推荐书,保证你们找工作的时候,不会遇到困难。就这样吧,大家拿好自己的薪水,尽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