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阿布虽然有些调皮,但是有一个优点,就是不喜欢乱叫,更不会吓唬行人。尤其是在那个好感度系统的加持下,更是比普通的狗乖巧,不会随便惹事。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把握,张晓珂才敢让阿布在报社外面疯跑,不担心它跑丢也不担心它会惹祸。

这突如其来的吠叫透着不同寻常,顿时让张晓珂警惕起来。难道是李四保那帮人又找上门来了?

通过昨天和徐辉英等人交谈,让他对这个时代又多了几分了解。自己现在所处的时代,正是北伐战争时期,国民革命军从广东誓师出征,攻打那些危害国家的北洋军阀。

这段历史张晓珂在课堂学过,老爸的军史课也重点讲过,这是国共首次合作时期。也正是因为两党能够合作,才让北伐战争取得辉煌战果。

在中国称王称霸多年的北洋军阀,在国民革命军的攻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就在不久前,与中国共产党关系较为亲密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第六军打败了直鲁联军,成功光复南京。

之前盘踞南京的张宗昌战败逃窜,国民革命军接手了城市。李四保那些人之所以那么怕徐辉英,除去徐辉英本人的社会影响力以及他一身拳脚功夫外,也和这个有关。

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的军官里面,有好几个是徐辉英的同学。李四保那些人再怎么猖狂也不敢和军队为敌,所以才会看到徐辉英就害怕。

正常情况下,那些人怕徐辉英怕得要死,和自己又不是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不至于再次来找麻烦。可是万事都有例外,再说现在的南京,也不算十分太平。万一那些亡命徒真的找来什么人寻仇,可不是闹着玩的。

据李志嘉介绍,南京光复之后,城市的秩序确实得到了改善。尤其是共产党领导的工人纠察队,也确实震慑了原先城里那些黑恶势力。虽然袁爷那帮人还存在,但是作风上总归是收敛好多,否则自己那天在码头,就不是挨一顿揍那么简单。

可问题在于,这种情况维持的时间并不长。

工人纠察队的正常执法,遭到洋人的无端指责,随后他们的权力就受到了限制,执法权又交回给警察手里。而那些警察跟过去一样,对那些歹徒睁一眼闭一眼,所以好不容易恢复的秩序,很快又变得糟糕。

除此之外,直鲁联军的溃兵也有一些依旧藏身城中,他们没有了经济来源手里又有武器,随时可能铤而走险打家劫舍。甚至有些黑/道人物主动收买拉拢溃兵,让他们为自己杀人放火,做一些他们想做又不方便做的事情。

这些人本来就是亡命徒,现在处境艰难,做事就越发不计后果。他们一旦出手非死即伤,最近南京很多恶性案件都是他们闹出来的。李四保那些人未必能把事情做那么绝,可万一真的雇了那伙人前来,对报社来说,可就是灭顶之灾。

现在的报社对于张晓珂来说,就像是自己家一样,张晓珂可不想看着自己家出事,哪怕自己做不了什么,他也站起来去看看情况。

就在他站起身的同时,已经有人走入报社。

与张晓珂想象不同,来的不是凶神恶煞,更不是什么明火执仗的歹徒,而是个打扮斯文的男子。

来人的年纪和徐辉英差不多,身上穿着一身黑色长衫,头上戴着礼帽,鼻梁上卡着一副金丝眼镜。皮肤白皙相貌俊朗,身上透着一股书卷气。

张晓珂看到来人的第一眼,就觉得自己以前看得那些有关民国的故事,也不一定都是假的。虽然自己这几天遭遇凄惨,但是不代表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

看眼前这人,不就是活生生的一个民国大师?影视剧和贴子里那种民国大师,就是这个样子。

阿布这时候也已经来到门口,由于张晓珂告诫过阿布不许进来,所以阿布并没有冲入报社,而是前爪紧搭着报社门口,弓身塌背对着来人发出阵阵狂吠。不但叫的声音大,还露出一口森森白牙,那样子就像是之前面对李四保那群歹徒一样。

“阿布!走开!”

张晓珂不知道阿布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敌意,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报社的客人,如果被狗咬了,自己还有脸呆下去吗?

再说人家怎么看也不是坏人,阿布这样的反应就更不对劲了。张晓珂大声呵斥,赶阿布离开。阿布看着主人,反倒是叫得更急了。

自从收养阿布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它不听话的情况。张晓珂有些生气,朝着阿布叫道:“不许叫!马上离开!要不然我就生气了!”

“呜呜……”

阿布看到主人真的生气了,也有些害怕,仰头嚎了几声,声音里满是委屈,随后不等张晓珂再来赶,就夹着尾巴离开了。

见阿布听话的走了,张晓珂松了口气,连忙道:“对不起,没有吓到您吧。”

来人看看张晓珂,脸上露出笑容:“这位小朋友面生的很啊,是不是刚来报社?刚才那条狗是你养的?”

“我是新来的,叫张晓珂,是这家报社的翻译。那条狗叫阿布,是我养的。它平时很乖很聪明,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真是不好意思。”

张晓珂有些激动,虽然和来人没见过面,但是看到这种大师风范的人,心里就有一种崇拜感。

本来自己来这的任务只是生存七天就要回去,现在有报社这份工作,这个任务已经不成问题。只要在报社待够了时间,就可以回现代社会继续过日子。

生存的压力没了,就要考虑其他的事情。比如是否能见识几个民国的大师,毕竟他们还是自己的偶像来着。

这种事不好做,张晓珂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从来没有说出来过。眼看来人这么和气,张晓珂的心思又活动起来,觉得这个人或许能实现自己的心愿也未可知。万一这是某个大师,给自己签个名,自己回到现代社会也可以炫耀一番,也算自己没白白遭罪。

基于这个想法,张晓珂的态度非常热情,这位不知名的大师,对待张晓珂也非常和蔼。面对张晓珂的道歉,他微笑道:“没关系的,毕竟只是条狗。”

他又看看张晓珂,“小兄弟年纪不大,居然是报社的翻译,不问可知必然是少年才俊。我们的国家多几个你这样的才俊,才能变得富强。张晓珂……这个名字我记住了。”

这么平易近人,居然第一次见面就记住自己的名字。张晓珂的心情越发激动了,看来自己以前了解的情况也不都是错的。比如民国大师确实脾气好容易沟通,比如他们确实平易近人,自己这么个小孩子人家都那么客气,更别说其他人。

就在这时,李志嘉、王慧珊都已经走过来。他们看着来人都有些疑惑,似乎也是第一次见面。

来人一笑道:“在下王鹏飞,与辉英兄乃是挚友。我们分别数年未曾见面,今日特意前来探望故人。”

由于之前沉浸在大师光环下,对于其他的细节没有在意。直到这时张晓珂才注意到,这位王鹏飞不是本地口音。听他说话的腔调,既像是上海人,又有些外来口音混杂其中,导致其口音古怪,让人听得有些别扭。

张晓珂在脑海里努力搜寻这个名字,自己熟悉的大师里没这个人,但是这人的气质又实在是太像大师了。是不是自己的知识不够,又或者是来人是某位大师的弟子?如果是那样也不错,总归是有就比没有好。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徐辉英从二楼走下,看到王鹏飞,神色一愣。

王鹏飞这时也看到徐辉英,连忙向前几步,朝着徐辉英笑道:“辉英兄还认识小弟么?今日咱们故人重逢,算不算surpri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