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

黄小琥的脸色有些阴沉,不知道这小子在说什么,不过敢还手,那怕不是待会儿要把他给打的怀疑人生。

“是不是睡觉老是半夜惊醒,是不是会莫名其妙的头疼、犯晕?”

面对黄小琥的虎视眈眈,韩浩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惧怕之色,反而一本正经地描述。

“你怎么知道?”

黄小琥的脸色变了变,自己身体上的状况,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得到了这个小黄毛的间接承认,韩浩泽顿时心中大定,眼角溜走一丝狡黠的目光,说道:“你自己脑子有些异样,难道没有察觉到吗?”

“异样?”

黄小琥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摇了摇头,好像想起来了什么,脸色瞬间狠厉地说道:“想要转移老子的注意力?真当老子好骗的?”

说着,黄小琥就拎起拳头,准备让韩浩泽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如果你想死,就动手看看!”

临危不惧,韩浩泽也不是吃素的。

如果黄小琥真的敢动手打他的话,以他们俩之间这么近的距离,韩浩泽完全可以不顾一切的冲到黄小琥的跟前跟他打成一团。

虽然韩浩泽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里面那块东西是什么,但是韩浩泽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这玩意儿,足以要了黄小琥的命!

“哎嘿,你这小子到是有点意思!”

黄小琥把袖子撸了起来,说道:“老子今天就想看看,你想怎么让老子死!”

韩浩泽没有想到,这个黄小琥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拎着拳头就朝着韩浩泽的脑门砸过去。

不过,这一下被韩浩泽蹲下身子给化解了。

“你还敢躲!”

黄小琥没有想到,在自己兄弟几个包围的情况下,韩浩泽这家伙竟然没有乖乖“受死”,而是耍身段。

这不是激起仇恨,待会儿被打的更凶么?

“要打给老娘滚别个地方去打,别再这儿影响到老娘的生意,你们这群瓜娃子,搞蛇皮搞?”

正在韩浩泽蹲下身子在地面上捡了一个尖锐的石头,准备趁着待会儿黄小琥等人群殴他的时候,出其不意的给黄小琥的脑袋上来这么一下子。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有个川妹子的声音响起。

直接让这五个人面面相觑。

“老大,是个娘们,怎么办?”

眼看这之前这个甜心咖啡屋的女仆服务员朝着韩浩泽所在的方向走来,韩浩泽的表情是诧异的,黄小琥等人的表情何尝不是?

这女娃子脑壳子秀逗了?

没看到他们几个男人在这里要干架,竟然还敢主动上前?

“这小子是我店里的客人,他的奶茶还没有喝完,你们在我的地盘要打我的客人,你们想咋个办?”

让黄小琥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仆装的女人,径直地走到了韩浩泽的身边,把他给拉到自己的身后,一副老娘就是要保护这个人,你们想怎么着?

有种连我一起打!

你还别说,黄小琥还真想连这个多事儿的女人一起打。

“你别以为我不敢!”

黄小琥龇牙咧嘴地吓唬道:“今天这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识相点的赶紧滚,别等老子发火,你想滚,都没有机会滚了!”

“湘妹儿,回来!”

就在场面有点尴尬的时候,奶茶店的老板娘看到眼前的情况,冲着韩浩泽身前的女孩子说道。

让韩浩泽有些好奇的是,这妹子明明说的是四川口音,怎么会叫湘妹儿这个名字……

显然,这个老板娘是不希望这个叫湘妹儿的女孩儿多管闲事。

毕竟老板娘也是开门做生意的,有太多的不能得罪。

这些社会上的混混,更是不能去招惹的存在。

倒不是怕他们怎么了。

而是怕他们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儿,恶心死人。

“你走吧,今天这事儿,跟你没关系,谢谢!”

韩浩泽是个男人,怎么能让跟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身前,保护自己?

那他韩浩泽还算不算是个带把的了?

真躲在女人后面,跟缩头乌龟有什么两样?

在说,今天韩浩泽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了。

只要这个黄小琥敢动他,他手里的石头,绝对会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韩浩泽到是很想看看,黄小琥后脑勺上这一团黑乎乎的足有花生米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说什么屁话!”

湘妹儿的女孩儿回头看了一眼韩浩泽,道:“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就是同学,我绝不可能在旁边看着我们学校的同学被人给欺负了!”

韩浩泽几乎是以为自己幻听了。

他跟这个湘妹儿的女孩儿并不认识,但是她却肯为了自己挺身而出。

这么古道心肠的吗?

越是这样,韩浩泽越是不能躲在他的身后,直接绕过湘妹儿站出身来,对着眼前的黄小琥说道:“马浩给你们多少钱?我出双倍,如何?”

“双倍?”

旁边的一个小弟流露出异样地神色,却被黄小琥一个狠厉的眼神给瞪回去了,道:“看你就这点出息,道上混的人要讲究规矩,你以为这是钱的事情吗?”

这确实不是钱的事情!

黄小琥接下这个任务,是道上的大哥安排的,如果让大哥知道了他黄小琥五个人,拿了韩浩泽的钱,把他给放跑了。

那他们就甭想再在道上混了!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来打个赌。”

韩浩泽灵机一动,开口说道:“你之前好奇我怎么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实不相瞒,我会点面相,看你印堂发黑,双目下坠,怕是脑中有异物,而且是大凶之兆,你可以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你脑袋没问题的话,你可以继续来学校找我。”

“如果有问题的话,我算得上是你的恩人,你觉得再对我动手,合理恰当吗?”

韩浩泽在意识到这个黄小琥虽然流里流气的,但还算是讲点义气,就主动尝试地开口说道。

看他怎么想。

“大凶之兆?”

黄小琥这下有些将信将疑了:“你会看相?”

“略知一二!”

韩浩泽有模有样地说道。

他虽然不会看相,但是他越狱的大脑能够提供给他足够的信息,说他能知晓过去,预知未来。

又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