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她就是沈诗颜?”

韩浩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手机微信上,刚添加的一个柯基头像的微信好友。

赵梦溪顶多算是他们班的班花,但是沈诗颜,可是他所在的海大三大校花之首啊!

韩浩泽虽然没有见过,但在学校里面,沈诗颜的名头,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无数男生可望而不可即的梦中情人!

跟赵梦溪的条件一般所不同的是,沈诗颜不仅样貌出众,成绩也是一骑绝尘,更有着很强的家世背景,以至于她在学校被众多男人所爱慕,但没有哪一个男生敢去跟她表白。

之前有听说过一个大三的学长,喝醉酒了,公然表白沈诗颜,第二天就被学校勒令退学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在学校里面,没有人在敢拿沈诗颜开玩笑。

有小道消息说,沈诗颜早就定了一门亲事儿,男方有背景,谁要是敢亵渎他,那绝对没有好下场。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自那以后,学校的男生虽然都知道她美的不可方物,但真的是应了那一句话。

只可远观,而不敢亵玩焉。

“真没有想到,我今天竟然跟沈诗颜有交集,这说出去,鬼都不会相信的吧?”

韩浩泽深深吸了一口手机上残留的香水味儿,想到了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曼妙的娇躯,不由得老脸一红。

老子怎么能这么龌龊!

抽了自己一巴掌,韩浩泽准备回自己位子清醒一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几个袒露着肩膀,身上有龙虎刺青的五个人,也是来“甜心咖啡屋”里面买奶茶。

本能的,韩浩泽感觉这几个明显的社会街溜子是来找他的。

因为前面就是学校了,没有学生卡他们是进不去学校的。

只要到了学校,韩浩泽就相对安全了。

对于马浩找人蹲他,这一点韩浩泽一点都不意外。

如果不是自己知道他跟赵梦溪的那点破事,他还被蒙在鼓里,以前王朗就提醒过韩浩泽,少跟马浩走得那么近。

韩浩泽还不以为然,主要是马浩这家伙爽快,韩浩泽需要用钱的时候,马浩总会伸出援手。

虽然算点利息,但总比没有强。

现在想来,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本来想着这件事就这样算了,但没想到马浩竟然找了人来蹲他,看来这件事想要善了都不行了。

不过他韩浩泽也不是一个怕事儿的人。

连拿铁咖啡都没有要,韩浩泽悄悄的转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哎,韩浩泽,总算看到你了,上次借我的五百块钱,什么时候还给我?”

好巧不巧,韩浩泽刚转身,就遇到了隔壁班一起打篮球的大壮。

你别看大壮这个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其实是个没心眼的家伙,要不然怎么会借钱给韩浩泽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儿。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韩浩泽……”

韩浩泽话还没说完,身前的路就被人给堵了。

不是那五个街溜子,还能是谁?

“呦,你小子,就是韩浩泽?”

为首的是一个吊着牙签,头发染成黄色的青年男子,长得不算难看,但是左脸上有一条三厘米长的刀疤,看起来有点凶神恶煞。

一旁的大壮看这场景,就算是再傻的人也知道韩浩泽摊上事儿了,惹上麻烦了。

旁边喝奶茶的众人,也赶紧躲得远远的。

也不知道是为了避免惹祸上身,还是害怕这些人报复,现场竟然没有一个人打报警电话的。

海大的学生虽然不错,但是海大所在的这个城市氛围算不上好,尤其是海大这边学生众多,学校附近的闲杂人等,不仅鱼龙混杂,而且常常聚集在一起搞事情。

不仅学校的学生敢怒不敢言,就算是老师,摊上这样的事儿,也只能扔起吞声。

显然,现在是韩浩泽摊上事儿了。

“你们要干什么?这儿是学校,就不怕我报……”

啪……

大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黄毛一个巴掌给抽的一个趔趄,话都给打断了。

“今天老子不是来找你的,识相地给老子滚远点,别让老子发火连你一起揍了!呸!”

黄毛将他口中的牙签吐在大壮的脸上。

大壮的体型可比小黄毛要高达不少,而且人有点轴,比较讲义气,当即就拎着拳头,说道:“怎么,想打架吗?”

“大壮!”

韩浩泽喊了一下:“这是我朋友,跟我有点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先回学校吧,你的钱我晚点转给你,谢了!”

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韩浩泽说话的,那绝对是兄弟,韩浩泽也承了他的情!

只是,现在的韩浩泽没有必要去连累他。

如果真的要挨揍的话,那就他一个人受着好了!

“真不需要我帮忙?”

大壮疑惑地问道,或许是仗着体格上的优势,大壮并没有把眼前的几个人放在眼里,说道:“你别怕,这里是学校,他们不敢动你,我这就……”

“我说了,不用帮忙,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快点滚!”

最后的三个字,韩浩泽几乎是喊出来的。

“切,真以为我想管你这档子事儿!”

被韩浩泽当众骂这么一句,大壮面子上也挂不住,转身扭头就朝着学校走去,头也不回的那种。

黄毛等人的对象也不是大壮,自然不会为难他。

到是韩浩泽,被他们五个人给团团围住了。

“小子,其实我们跟你也没仇!”

黄毛活动着自己的筋骨,手里的指关节捏的咔咔作响,周围的几个人见状,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咔嚓的声音特别明显。

气势十足。

一般人,要是面对这个阵仗,八成是跪下了。

但韩浩泽却没有这么软骨头,从小到大,他也打过不少次架,虽然一对多吃大亏。

但要是能逮着他们的头头打,也能捞回本,不丢人。

而且,看着他们手里没拿家伙什,想必也就是教训教训,不会真的伤筋动骨。

“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说这个,你懂吧?”

黄毛朝着韩浩泽走了一步,看着身形瘦削的韩浩泽,道:“要怪,就怪在你在学校不好好搞学习,偏偏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原本可以抽在韩浩泽的脸上,却被韩浩泽给接了下来:“你拿钱的方式,我不敢苟同,但你要是没命花,这钱,有必要挣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