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那些红色的是什么东西?”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突然就突破到灵武九重了!”

“我的乖乖,不愧是我的偶像,这才是战狂,热血沸腾,狂战不休啊!”

顿时,演武场一阵轰动,各种各样的议论和目光投在了秦风身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不可思议。

唯有演武场边缘一些观战的长老隐约明白,这种情况或许就是秦风的血脉力量所带给他的了。

“还好,如今看来,陈云不值一提,就是不知秦风这是动用的秘法禁术还是他本身的血脉之力!”

人群中,牧羽倒是对秦风的情况有所猜测,但却不敢肯定是哪一种情况。

此刻最难受的莫过于陈云了。秦风不过灵武七重巅峰时,他也是凭借高过对方一重的修为和灵器才能隐隐压制,如今对方突然突破到灵武九重,他拿什么去跟对方斗?

此刻陈云不由得在内心怒吼,老天,不带这么玩儿我的啊!

“哒哒哒…”擂台上,只见秦风犹如修罗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陈云,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强悍的气势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听着那犹如死亡钟声的脚步声,陈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他想后退,可是双腿却向是被定住了般,怎么也提不起来!

“秦…秦风,我…我…我…”或许是心理受到了眼前一幕的震撼冲击,陈云不仅没有任何动作,连说话都颤抖的含糊不清起来。

“砰!”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下,陈云就犹如一个沙袋一般,直接被秦风轰飞出去,吐血昏迷!

“吼!”做完这一切,秦风双拳捶胸,仰天怒吼一声,震撼着全场。

“秦风,你…”跟随陈云而来的执法一脉弟子看着昏迷过去的陈云,恨不得冲上去生撕了秦风,正想咒骂秦风,却在秦风那犹如死神一般的眼神下戛然而止。

最后,执法一脉不得不带着昏迷的陈云灰溜溜的离开演武场。而四周的宗门弟子则是齐声高呼起战狂之名来。

这时秦风也摇摇晃晃的走下擂台,没有理会众人的惊呼,而是准备离开演武场。不过令众人震撼的是,随着秦风走下演武场,他全身的血气终于消失,双眼恢复正常,而修为则是从灵武九重跌落到灵武八重。

见状,众人明白,虽然这次挑战秦风暴露了底牌。但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至少他冲破了瓶颈,突破到灵武八重。虽然看他拿虚弱摇晃的样子证明修为并不稳固,但终究是让他给突破了。

“哈哈,不错,竟然这么快就突破到了灵武八重,比我强很多!”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是突然出现在秦风面前,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道。

“你…你…”见到这道身影,秦风却是楞了一番,脸上瞬间充满着激动和兴奋。

“这是谁啊!这般言语,就不怕战狂一巴掌拍死他!”

“看他的服饰应该是一位外门弟子吧,怎么会认识战狂?”

“不过灵武五重的修为,难道是战狂的亲戚,可是不对啊,两个月来,未曾听说战狂在宗门有亲人啊,甚至连亲近的人都没有啊!”

见到牧羽突然出现,并且犹如长辈一般的言语,让许多弟子都皱起了眉头,他们可不允许有人羞辱他们的战狂!

然而众人哪里知道,此刻秦风的心情是有多么的激动。自从听闻死讯后,他就感到深深的自责。若是他能够强大一些,又怎么会让一直护着自己的牧羽惨死。

所以自从觉醒血脉并被大长老收做弟子后,他就拼命修炼,发誓要杀了杜元和那个所谓的炼丹长老,再他看来这两个人就是害死牧羽的直接凶手。

后来他更是从杜元口中知道针对他们兄弟俩的人是云飞时,更是越发的愤怒,差点没直接冲上执法一脉的山峰找云飞报仇。

虽然最后在长老的干预下放弃,却也因此与执法一脉结怨,这才有了这一月来的无数挑战,才有了他今日的战狂之名。

“羽哥,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在演武场众多弟子震撼的目光下,秦风竟然犹如一个孩子般跪了下来,抱着牧羽嚎啕大哭起来,哪里还有战狂的风度。

刹那间,整个演武场都安静了下来,许多人更是张大嘴巴,久久没能闭上。更有甚者更是将牧羽的面貌记了下来。不论牧羽是何身份,修为几何。单凭今日战狂的所作所为,都知道牧羽不是普通人。记住了他的面貌,不说巴结,至少以后不会贸然结仇。

“我当然还活着,我不是说过了吗,三年我都没死,这次怎么会死呢!好了,赶快起来,看你这模样,可是没有战狂的样子啊!”

“靠,羽哥你还取笑我!”知道牧羽还活着,并且已经成功猝灵,有了不低的修为,秦风也恢复了往日的洒脱,站起来道。

“走,去我那儿,我们好好聊一聊!”

看着四周震撼的目光,牧羽无奈的摇摇头,和秦风赶快逃离现场,来到了牧羽的弟子住处。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两人一边吃着牧羽历练却斩杀的一些灵妖肉,一边讲述着各自的经历。当得知秦风是因为准备找云飞报仇才和执法一脉结怨时,牧羽满脸愤怒。

“别怕,给我们一年时间,咱们兄弟吊打那云飞!”

“哈哈,羽哥,说不定不用一年,那云飞就能被我们吊打!”然而秦风却是调笑道。

“额,怎么回事?”

“半年后宗门就会举行一次大比,远处年轻一辈的十强弟子,为明年帝国盛会做准备。”

“嗯?帝国盛会?”

“是的,每隔两年,帝国会在帝都举行一次盛会,用来检验各宗年轻一辈的实力,也是趁机招揽人才!

由于看的年轻一辈的实力,所以参与的人都是十八岁以下的人,而为了不在盛会上丢宗门的脸面,各个宗门都会提前筛选出在这个年轻阶段最强的弟子。我们云海宗历来都是提前半年开始筛选,所以我才说半年以后就有机会吊打云飞。”

“那云飞现在是什么实力你知道吗?”

“灵武九重巅峰,半年后应该能够突破到气武境,不过我半年时间应该能够突破灵武九重巅峰,至于气武嘛,不是太肯定。”

“这么说来,我应该也有机会吊打他!”听到云飞的实力,牧羽颇有把握。

“就你,还是算了吧!半年时间,你先成为内门弟子再说吧!”秦风修为高达灵武八重,自然看出了牧羽修为处在灵武五重。不过他以为牧羽也是觉醒血脉时猛涨了修为,所以故意不屑的看了看牧羽。

“我去,实力高了看不起我啊!”闻言,牧羽直接给了秦风一个白眼。

“没有,绝对没有!”秦风连忙说道。不过看他那神色,明显是不相信。正常情况下能够一年突破四重修为的人他可是很少听说。当然,若是他知道牧羽两个月就从灵武一重突破到灵武五重,会是什么想法!

“宗门大比,前十我牧羽预定一个!”不再机会秦风的挖苦,牧羽给自己定下了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