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宗,演武场!

“快看,秦风又被人挑战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十九次了吧!”

“不愧是战狂,十八场挑战,没有一次失败。”

“听说他的修为已经突破灵武七重巅峰了,若不是他将挑战者的修为改成灵武八重,恐怕陈云也不敢挑战他吧!”

“不过陈云也是不要脸,灵武八重巅峰,竟然来挑战别人灵武七重巅峰。”

“你不要命了,那陈云可是内门弟子的佼佼者。”

一个月来,大长老亲传弟子秦风,在出关后被人接连挑战,却来者不拒,连战连捷,被誉为战狂,更是直接被排进宗门内门弟子十一位。而其他十位无一不是灵武九重,可见对秦风实力的肯定。

而随着修为到达灵武七重巅峰,他更是将挑战者的修为定在灵武八重。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没有弟子打破他不败的神话。接连有着五位灵武八重倒在他的身前。

“嗯,秦风竟然突破灵武七重巅峰啦!”

演武场入口处,刚刚赶回宗门的牧羽听到这个消息,感到了欣喜,随即朝着演武场中央走去。虽然他还是不如秦风,但也有了站在秦风面前的资格。

两天前,他吞服青元果后,成功突破到了灵武五重,更是在青元果的作用下稳固了境界。如今的他,即便是灵武七重都敢正面一战,谁又敢说他实力弱?

演武场中央,一座巨大的擂台匍匐在那。上方已经有了一位黑袍少年静坐在那。不过那少年气势不凡,更是充满着一道道猛烈的战意。

这少年正是血脉觉醒的秦风,到现在为止,都没人知道他觉醒的血脉是何种血脉,只知他实力强劲,战力滔天。连内门十大弟子都感受到了他的强势崛起已势不可挡。

“秦风,今日我陈云将打破你不败的神话!”

就在这时,一群弟子从演武场外走来,头前一位华服少年露出一脸傲气道。

“凭本事说话吧!”

闻言,擂台上秦风睁开双眸,犹如死神睁眼,看向陈云淡淡的说道。

“哼,等打败了你,看你还怎么狂傲!”说着,陈云踏上了擂台,而他身后的那群弟子则是高声为他欢呼起来。

“嗯,这好像都是执法长老那一脉的人?”人群中,牧羽看着这群为陈云擂鼓呐喊的弟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他?”突然,牧羽想起了他们那一百丹奴中,曾有一人一直针对他与秦风二人,只不过那时两人一直互相扶持,那人从没有讨得好处,反而经常被他们两人教训。不过后来那人血脉觉醒后,直接被执法长老收做弟子,一步登天。

成为长老亲传后,那人一直想要报曾经的仇,不过赐予自己的身份和宗门规矩,不好直接对他们出手,只得暗中下手,而杜元正是授了他的命令,一直针对他们。如今他也觉醒血脉,成为正式弟子,本以将这件事忘却。不过看到今日这一群人和他人对秦风这一个月以来的遭遇,牧羽不得不想起了那人。

“云飞,若是这背后真的是你在搞鬼,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片刻后,牧羽看向擂台,心中狠狠说道。虽然秦风觉醒强大血脉,并且一个月来连战连胜。但是如此高强度的挑战,任何人都会受不了,更何况今日挑战的陈云更是灵武八重巅峰,与秦风相差了整整一个境界。

而他叫出的那个名字,正是执法长老莫沧澜的关门弟子,云飞,如今已是灵武巅峰的真传弟子。

由于牧羽在想云飞的事情,擂台上两人早已大战起来。秦风不愧为战狂之名。招招大气磅礴,战气凌云,狂战不休。而那陈云虽然有着境界的优势,但在秦风的连番猛攻下,竟然节节败退,一时落了下风。

“若是这陈云没有其他后手的话,恐怕必败无疑,不过…”看着两人的战斗,牧羽沉思低语,不过他还没道出下文,就见那陈云突然退到擂台边缘,一脸自信。

“哼,秦风,不愧为战狂之名,不过你若认为我陈云只是如此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只听陈云自信说道,随即从口袋取出一双拳套套在了手上,顿时一股强悍的气势出现在他的双拳之上。

“混蛋,那是一套灵器!”见状,牧羽顿时明白了陈云的底气从何而来。因此,他更加愤怒了。

灵器啊,不知比普通武器强悍了多少。正常情况下,武者只有突破气武,才能完全发挥灵器的威力。陈云虽然只是灵武八重巅峰,但有了灵气加持,他的战力起码要增加三层。

“咦,那是什么武器,感觉好强大!”

“我怎么感觉陈云突然比刚刚强大了许多,就好像突破灵武九重一般!”

“我去,那是灵器,陈云竟然拥有灵器!”

不止是牧羽,不过片刻,四周就有许多弟子明白了陈云取出的为何物,一时看向陈云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灵器啊,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若是背后没有强大势力或者家族的支撑,可是买不起灵器的,毕竟一柄最差的灵器,都要五千金币以上。

也有许多弟子看向陈云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鄙夷。本身境界就比秦风高一个境界,竟然还要动用灵器,根本不是一个武者应有的风度。

“来吧!”看见陈云取出灵器,秦风的目光也是一愣,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依旧战意凛冽道。

灵器他不是没有,在拜师大长老后,对方就送给他一柄灵器。不过却告诫他突破气武前不允许动用。不过若陈云以为拥有灵器便可以战胜他的话,未免有点异想天开。

“找死!破云拳!”见到在自己拿出灵器后,秦风并没有露出畏惧的神色,陈云仿佛收到了羞辱,灵气聚与双拳,全力奔袭秦风而去。

“战神咆哮!”秦风没有任何迟疑,全身灵气涌动,发挥了他最强大的力量,要与陈云一决高下。

“砰!”

只是转瞬之间,两人已经连续对决十余招,随后猛然分裂开来。

“噗!”只见秦风连连后退,一口鲜血猛的喷撒出来,显然在刚刚猛烈的攻击下,他的经脉和五脏六腑在对方灵器的威胁下,已经受到了重创。

另一边,陈云虽然没有吐血,但是脸色苍白,比秦风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他只有灵武八重巅峰,强行使用灵器,对他体内灵力的消耗是一个恐怖的程度。

“怎么样,秦风,认输吧,你不会是我的对手的!否则待会儿受到重创的话,可别怪我额!”

陈云虽然脸色苍白,但却一脸的高傲和兴奋。他终于要赢了,虽然是借着灵器之便。但是只要他最后赢了,谁敢说什么!

“哼,赢我,陈云,你不配!今日便让你看看,我秦风依旧是不败的神话,战狂之名非我莫属!血禁,燃!”

只是刹那间,秦风的气势突然变了。所说刚刚他还犹如一个狂躁的战神,那么此刻他就犹如一位嗜血的战神。不仅双眼变得血红,全身上下更是涌现出一股血红气体。而他的境界也在此刻猛然打碎灵武七重的屏障,猛然冲向灵武八重,随即继续攀升,最后在突破灵武九重后才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