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嗡”

  元力波动弥漫,传出双拳交击的炸响声,掀起飞扬的石屑,叶无缺被一拳轰中胸口,他的身影倒退三丈,方才止住身形。

  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皮肤白皙,叶无缺长相俊秀,尤其是一双眸子似是天生璀璨,为其尚显稚嫩的脸庞增添了一抹奇异的魅力。

  只是此刻的叶无缺略显狼狈,武衫披肩的黑发飘扬,也不看演武台上那个将他三招就击败的对手,而是闭上了双眼,面无表情,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叶无缺,淘汰!慕容海,胜,进入下一轮!”

  随着巨大演武台后传出的声音,站立在演武台上的慕容海跳下演武台,刀疤脸,身材魁梧,年方十八。

  一脸傲然,慕容海眼神扫过紧闭双目的叶无缺,其中的快意和蔑视不加掩饰,他在走过叶无缺身旁时,突然轻轻笑了。

  “叶无缺,我真是有些佩服你了,十年了,你有算过自己败过多少次了么?哦,对了,我忘了,你这样的废物估计连胜利是个什么滋味都忘了吧,呵呵,真是个....垃圾啊。”

  “废无缺首战竟然被轮到和慕容海一组,活该他倒霉!”

  “三招废无缺就被击败,啧啧,真弱啊!”

  “唉,废无缺十年来无数战斗从来没胜过一场,还屡败屡战,整整十年啊!真是个奇葩!”

  围绕在巨大演武场的左方,传出叽叽喳喳议论声音的是百十来个年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男少女,身穿的都是统一制式裁剪得体的淡蓝色武衫,每张年轻的脸庞上都闪耀着灿烂与蓬勃,似是早上刚刚初升的太阳。

  这一切,闭上眼睛的叶无缺似乎早已习惯,只是没有人知道,此刻他体内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变化,纵然是已经沉寂十年、心炼如铁,意志被打磨通透的叶无缺甚至都有些微微颤抖,内心激荡如潮,来自灵魂深处地悸动愈演愈烈,恨不能仰天长啸!

  “皇天不负有心人!寂灭十年,今朝得偿所愿,我终于是成功了么?”

  ........“哈哈,冰兰,我领先一步,你可不要落后。”

  早已变作灿烂笑脸的慕容海来到了演武场右边端坐数十个年轻强者的石凳处,对着端坐在最前方的一位少女笑道。

  随着他的到来,道道饱含战意和炽热的目光共同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同样不少强大的波动席卷而起,皆是属于端坐在这里慕容家这一代的年轻强者。

  “慕容海,胜了叶无缺那个废物让你很开心么?你的实力增长的确很快,竟然突破到锻体八重天,不过和天哥相比,你还差得远。”

  酷X#匠n{网+永L久0免C费看S小》说#2

  一道略带冷意的女儿声响起,正是来自被慕容海称作冰兰的那个少女,此女虽然端坐在石凳之上,但一双盘在一起的修长美腿却形成一个魅惑的弧度,她身着红色的贴身绸裙,胸前点缀朵朵花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挺得笔直,尖尖的下巴上是一双好看至极的凤眼,琼鼻挺翘,嫣红双唇,是个极为出色的美人儿。

  慕容海听到冰兰的话后,笑容一滞,眼中闪过浓浓地忌惮和妒意,呵呵一笑,倒也不再言语,走到自己的石凳上闭眼端坐。

  而那些盘坐在慕容冰兰身后的年轻强者在听到“天哥”这两个字之后,几乎面色同时浮现出一抹羡慕和崇敬。

  “下一场,慕容冰兰对慕容杰。”

  与此同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从演武台之后传出,这声音甫一响起,整个演武场突然一阵寂静,因为这是属于慕容家主慕容长青的声音。

  “咻咻”

  两道年轻身影顿时从石凳之上跃起,向着演武台冲去,一阵香风袭过,慕容冰兰俏立在长宽五十丈的演武场之上,在她对面站着的是一个长相中等的少年,他的目光扫过慕容冰兰的脸庞闪过一丝迷醉和爱恋。

  慕容冰兰,慕容双姝之一!

  资质不俗,长相美丽,气质更是冷艳逼人,不知是多少慕容子弟心中的女神,望着眼前的美人儿,慕容杰甚至有些局促和紧张,原先站在演武场上紧闭双眼的叶无缺此刻睁开了眼,十年来练就的绝强意志很好的控制了情绪,他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平静,看了看场上站立的二人,径直走下演武场,不过慕容冰兰扫过他的目光却是藏着一股深深的屈辱和厌恶。

  “开始。”

  “轰”“嘭”

  慕容冰兰和慕容杰爆发大战。

  走下演武场的叶无缺虽然内心仍旧激荡,但他慢慢走到演武场之后的位置,对着端坐在那里的十道人影正当中的一位拱手一摆。

  “长青叔叔,无缺先走一步,回去修炼了。”

  少年的声音清亮,夹杂着悠扬,似乎刚刚的一败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阴影。

  “嗯,无缺,你先回去吧。”

  慕容长青眼神当中透着一抹复杂之意,眼前这个拱手而立的俊秀少年在十年前,是多么的惊才绝艳?

  虽然叶无缺并非出自慕容家,但自从十一年前那个人将年仅四岁的他托付给慕容家并留下那样东西后,慕容长青便没有将叶无缺视作外人,更是发觉其修炼天赋堪称妖孽!

  四岁修炼慕容家中品绝学《昊天劲》,五岁便突破至锻体五重天,更是在那一年击败了慕名而来的北天域五大超级宗派之一,青冥神宫同龄的绝世小天才。

  此消息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

  五岁,锻体五重天,这是什么概念?

  修炼者踏上修炼之途,第一个大境界便是锻体境,此境界分为十重天,打熬肉身,凝练气血,分别对应:“皮、肉、筋、骨、髓。”

  而一般人在十岁时突破锻体一重天,炼皮境小成,便被称为天才,若能在十岁就突破至锻体三重天,炼肉境小成,这便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这样百年难遇的天才,作为北天域东土百大主城之一龙光主城三大家族的慕容家数代也只出了一个,那就是如今进入慕容禁地修炼即将出关的慕容天!

  慕容天,十岁突破锻体三重天,号称百年难遇的天才。

  那年仅五岁,体内气血还没成型便突破锻体五重天达致炼筋境小成的叶无缺又该算什么?

  慕容长青原本以为天佑慕容家,让这一代出现这样两个天才,可也就在五岁的叶无缺击败那个来自青冥神宫的绝世小天才之后,十年的时间,他便再无寸进!

  十年的时间,叶无缺一直停留在了锻体五重天,停在了那个他五岁时惊才绝艳的境界上。

  慕容长青想尽了无数方法想要找出原因,可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

  “体内气血莫名枯竭,不再适合修炼。”

  天妒英才,不外乎如是。

  就在慕容长青都不得不放弃之后,叶无缺却选择了继续修炼,他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一直坚韧努力的修炼着。

  只是在外人看来,叶无缺受不了一朝跌入谷底,疯狂的想要恢复他天才的荣光。

  他们认为,叶无缺,早已疯魔。

  “废无缺”成了他的别名。

  就在叶无缺准备离开演武台之时,一道冲天而起的波动由远及近快速袭来!

  “嗖”

  强大的元力澎湃周身,来者身材高大,模样不过十七八岁,浑身上下的皮、肉、筋、骨、髓悉数练透,气血早已和元力完全融合,不分彼此,缭绕的白色元力弥漫着一股浩大的力量!

  叶无缺可以清晰的看见此人身后腾腾跳动的一轮淡银色弯月,与人齐高,虽然模模糊糊,很不稳定,但却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

  白色元力缓缓散去,此人一身白色武衫迎风猎猎,黑发成髻,梳理的一丝不苟,浑身上下尘埃不染,长相英俊,卖相极佳。

  “我的天!是慕容天!慕容天出关了!”

  “他的气息?难道他真的突破了锻体境?”

  “嘶!那是....魄月?”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果然是慕容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整个演武场随着慕容天的出现立刻炸开了锅,无数震惊的声音传荡开来,尤其是那些端坐在石凳之上和慕容天同龄的年轻弟子们更是个个面露苦涩和无奈,前一刻还耀武扬威的慕容海现在默然无语。

  慕容天,这一刻集中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就是光芒的中心。

  演武台上大战的两人此刻也停了下来,慕容冰兰一双妙目紧紧盯着慕容天,异彩连连。

  “哈哈!天佑我慕容家啊!天儿,你终于凝聚魄月,踏至洗凡第一境的英魄境!十七岁的英魄境!好!太好了!”

  此刻端坐在慕容长青身边的一位老者豁然起身,仰天长笑,老者长相普通,浑身散发着一股阴霾的味道,只是此时却笑的极为畅快。

  慕容家三长老,慕容白石,也是慕容天的爷爷。

  “慕容天见过家主和各位长老。”

  淡淡开口,慕容天面色亦是淡然,但语气当中有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傲意。

  “天儿不必多礼,你成功凝聚魄月,十七岁便踏入洗凡境,如此年纪,在我慕容家传承两百年当中也当属前三。”

  慕容长青心中同样高兴不已,作为慕容家的传人,慕容天的优秀无疑使得在往后的岁月当中,慕容家又多了一尊高手。

  “是啊!天儿乃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老夫活了六十年,像天儿这样的天才凭生仅见。”

  “赏!家主,天儿如此优秀,该赏啊!”

  ......慕容白石听到其他长老的赞叹声,心中更是自豪炽热,自己的孙子如此出色,真是长脸!

  叶无缺站在慕容天身后仍未离去,他的目光扫过那一轮淡银色弯月,露出奇光,心中思绪翻涌。

  “这便是洗凡境的标志、魄月么?果然奇特。”

  压下心中的思绪,感受着体内翻天覆地的变化,叶无缺准备离开这里,他有着无比重要的事要去确认。

  这是他寂灭十年,换来的....造化!

  在今天,终于得偿所愿!

  “禀家主,慕容天有事相求。”

  慕容天再度淡然开口,此话刚一落下,演武台上俏立的慕容冰兰美眸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心中大喜,双眸扫过转身准备离开的叶无缺,满是厌恶和解脱。

  “哦?呵呵,我曾答应过你,只要你此次闭关能突破到洗凡境,便答应你两个要求,如今你果然做到了,所以,天儿你有任何要求尽管开口。”

  似乎知晓慕容天心中所想,慕容长青随即笑道。

  得到慕容长青肯定的慕容天突然目光一转,眼神淡漠的望向即将离去的叶无缺,像是一条九天巨龙俯视蝼蚁一般。

  “第一件事慕容天乃是代替冰兰开口,恳请家主收回冰兰与叶无缺的婚约,因为他...不配。”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嘶”

  只听见四周响起数声倒吸冷气的之音,许多慕容子弟先是一愣继而一脸的恍然。

  “咻”

  带起一阵香风,慕容冰兰如同一只火红的蝴蝶一般掠下演武台,站在慕容天身旁,抬起精致的下巴,冷声道:“爹,冰兰不愿嫁给叶无缺,还请爹收回成命,冰兰不可能嫁给一个废物!”

  冷艳的女儿声传遍四周,瞬间落入端坐在一起的慕容长天和五大长老耳中,更是清晰的传到每一个慕容子弟的耳中。

  与此同时,同样听到慕容天和慕容冰兰话的叶无缺脚下也是一顿,这一幕落在慕容子弟的眼中,瞬间自行脑补出叶无缺的悲伤与不甘,一部分投射到叶无缺身上的目光满是同情和怜悯,但更多的却是看好戏的戏谑之感。

  果然,叶无缺快速的回转身形。

  只是预想到扭曲脸庞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轻松的....笑容?

  叶无缺俊秀的脸上满是笑意,抱拳朗声道:“长青叔叔,关于婚约这件事无缺早就向您回绝过,正好乘着今天,您收回成命吧,无缺感激不尽。”

  “额”

  又是数十道极度意外的惊疑声响起,千算万算,在场的慕容子弟设想过悲伤,不甘,疯狂,屈辱种种情形,却都没有想到叶无缺竟会如此回答,而且似乎是发自真心的....开心?

  听到叶无缺这样的回答,慕容冰兰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几乎不能站稳,一种强烈之极的羞辱之感瞬间弥漫在她的心中!

  慕容天同样眉头一挑,显然叶无缺的回答同样出乎他的意料,只是慕容天心机倒也不俗,目光依旧淡漠,没有等到慕容长青回答,再度开口。

  “第二件事便是恳请家主将血龙玉赐给我,此物,叶无缺没资格拥有。”

  这句话一字一字的回响在叶无缺耳边,他的笑脸也随之一点一点的收敛,平静的双眼当中闪过一丝彻骨的寒意!

  血龙玉,这是除却那封不能拆开的信之外,福伯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现在暂由慕容长青保管,承载着叶无缺这十一年来心中最深切的思念之情,是他一直渴望期盼的宝贵东西,与慕容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换而言之,这原本就是属于叶无缺的。

  而现在,慕容天要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念汪洋说:

兄弟们,走过路过求追书求撸撸!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