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一月之后,可敢一战?

  叶无缺一双眸子微闭,尽管心中怒意蒸腾,尽管这十年慕容子弟对他的种种嘲讽,但他对于慕容家依然存在感情,依然尊重这个他称呼为“长青叔叔”的中年男子。

  这里,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

  他静静的等待着,等着来自慕容长青的决断。

  “慕容天恳请家主答应我这两个要求。”

  整个演武场陷入了一片安静当中,就连慕容家几大长老一时也默然不语,唯有慕容白石眼睛眯起,目光扫过叶无缺,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连续两个要求抛下,慕容天不再言语,面色淡然,静静望着脸色微变的慕容长青,身后那魄月浮浮沉沉,无形中彰显着他说出这三句话....底气。

  “叶无缺?这个一废十年的垃圾也配拥有血龙玉?我慕容天才是此玉的主人!我慕容天才配拥有这可以令洗凡境修士一飞冲天的奇物!”

  心中带着傲意与癫狂,看似淡漠的慕容天这一刻也变得思绪澎湃,血龙玉,他已经期待了太久。

  “血龙玉,血龙吞月!此玉可以让修士在洗凡境中获得一次意想不到的造化!”

  慕容长青此刻略有苦涩,关于血龙玉的信息,是那个人留下的,留给叶无缺的。血龙玉不是慕容家的东西,原本是等到叶无缺踏入洗凡境之时还给他,这可谁也没想到,叶无缺竟然废了。

  “原来如此,血龙玉,天儿是冲着血龙玉来的,怪不得这一次他闭关前要与我定下赌约,原来他早已有把握凝聚魄月。唉,这血龙玉若真是我慕容家的该多好,只是......”

  向来当断则断,从不优柔寡断的慕容长青一时间也有些纠结了,片刻之后,面无表情的他从石座之上站起,目光掠过慕容天,再度定格在叶无缺的脸上,复杂莫名。

  “与冰兰的婚约,无缺在私下里早就恳请过我收回成命,这婚约原本也是戏言,既如此,今日我宣布,叶无缺与慕容冰兰的婚约就此作罢,从今以后,谁也不必再提。”

  低沉的话语从慕容长天口中响起,这一结果倒是不出乎众人的预料,只是唯有慕容冰兰此刻娇躯颤抖,贝齿几乎咬破了嫣红的嘴唇,双眼之中既闪过了解脱之意,但更多的却是屈辱和对叶无缺的怨恨,再无一丝欣喜。

  “至于天儿你所求的血龙玉.......”

  慕容长青的话忽然停住,深沉如慕容天在这一刻也有些紧张,他看着慕容长青,心中的渴望几乎达到极致。

  整个演武场上慕容子弟的眼神此时也完全汇聚到了慕容长青的脸上,血龙玉,此物的存在在慕容家也不是秘密,只是关于血龙玉具体作用他们不太清楚。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容子弟知晓血龙玉原本是属于叶无缺的,而现在慕容天却出口索要,这样一来,慕容长青会最终如何决断,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

  虽然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但慕容长青略带沧桑的眸子岿然不动,只是继续静静开口。

  “天儿,你十七岁便凝聚魄月,踏入洗凡境,资质极佳,是我慕容家的骄傲,此次你闭关之前我亦曾答应你只要你突破便许你两个要求,既然你不负所望,我自然会遵守约定。”

  此话一出,叶无缺原本松开的手掌悄然间紧握,过于用力的手指关节甚至都捏的发白,他的心在这一刻也蓦地沉了下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负面情绪上涌,微闭的双目深处更是出现了一抹幽幽金芒。

  嘴角翘起,慕容天双眼放光,心中的激动之意溢于言表,血龙玉,他的渴望终于要成真了;但端坐在慕容长青一旁的慕容白石苍老的脸上却流露出一丝疑虑。

  叶无缺的表情完全落在了慕容长青的眼中,他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身上升腾起一股强烈的负面气息,心中哑然一笑:“这个臭小子,还以为他真的不会发怒了。”

  就在众人的目光化作怜悯、同情和嘲笑、不屑投射到叶无缺身上时,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忽然打破这片寂静,正是来自慕容长青!

  “不过天儿,很可惜的是血龙玉的真正主人是无缺而不是我,它本来就不是我慕容家之物,我只是代为保管,所以纵然是我也没有权利分配此玉,血龙玉的归属要由无缺来定。所以,你这个要求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我根本无法答应你。”

  “呼”

  原本心中被一股强烈的哀伤填满的叶无缺身躯一颤,紧接着缓缓放松开来,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微微垂下脸庞轻轻抬起,那双天生璀璨的眸子中再度涌上了一抹笑意,那是温暖的笑意。

  慕容长青突然间的改口让整个演武场的慕容子弟集体错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一个废物,家主竟然拒绝了家族第一的天才?

  “家主,你为了叶无缺这个废物拒绝了我的恳求,此事,我慕容天不服。”

  原本胜券在握的慕容天面色一厉,双眼微眯,声音略带一丝愠怒,身后刚刚凝聚成形的魄月腾腾跳动,显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静。

  一直端坐不动的慕容白石此刻见慕容长青拒绝了自己的孙子,干枯的面容肌肉抽动,突然开口道:“天儿!不得无礼!”

  随即他也站起身来,望向慕容长青笑道:“家主,天儿还不满十八岁,说话没有分寸,还请家主见谅。”

  “哈哈,三长老言重了,天儿是我慕容家的天才,天才人物必有其不凡之处,我又怎会在意。”

  顺着慕容白石的话,慕容长青悠然笑道。

  见得此景,慕容白石也不以为意,他看了一眼自己心爱的孙子,后者原本呈现出来的一丝愠怒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恢复了先前的淡漠。

  心中满意一笑,慕容白石撇过叶无缺,眼中厉色一闪而逝,再度对着慕容长青说道:“血龙玉事关重大,如今无缺他不能修炼,若是等到他十八岁将血龙玉还给他,对他来说未必是好事。”

  “如此看来,慕容白石和慕容天早已觊觎血龙玉多时了。”

  叶无缺面无表情的看着慕容白石,心中一动。

  慕容白石见慕容长青不言不语,再度开口:“家主,老夫一直认为,没有相应的实力就没有资格拥有一些东西,无缺如今不过锻体五重天,血龙玉给他不但不是福反而是祸,说不定还会因此招来杀身之祸!”

  一股肃杀的气氛随着慕容白石的话语传荡开来,慕容长青也是神色一变。

  “三长老说得对,血龙玉还是交给天儿更为妥当。”

  “没错,血龙玉就算给了叶无缺,他也保不住。”

  “世道,人心险恶,老夫也认为此玉该交给天儿。”

  端坐在石座之上的慕容家几位长老此刻终于开口。

  “够了!此事我以家主的名义决定,血龙玉属于叶无缺之物,任何人不得再提!”

  慕容长青面色一厉,沉声一喝!

  见慕容长青如此说道,慕容白石老脸一动,按住心中的怒意,深深的看了一眼慕容天。

  祖孙两人眼神交汇,慕容天心中陡然间如被划过一道闪电。

  在叶无缺的目光中,慕容天豁然转身,一双淡漠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叶无缺不避不让,平静的眸子同样望着他。

  “叶无缺,血龙玉是你的又如何?现在的你,拿什么去得到它,靠家主的恩赐么?就算你得到又如何?你凭什么去守住它?你....有这个本事么?”

  “锻体五重天?呵呵,这样的修为在我慕容天看来,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叶无缺!我慕容天有这个能力守住血龙玉!你,有这个能力么?”

  “若是你有,不妨证明出来给大家看看看。”

  冷到极致的话从慕容天口中接连响起,顷刻间便传遍了整个演武场,也清晰的传到了叶无缺的耳中。

  “是啊!废无缺哪有资格拥有血龙玉!

  “慕容天才是我们慕容家的天才!”

  “慕容家想要辉煌起来,得靠慕容天才行!废无缺不但修炼废,还与慕容天做对!”

  “废无缺真是不知好歹!”

  ……

  无数细小的声音嗡嗡不绝,在场的慕容子弟终于忍不住议论开来。

  见此状,慕容白石心中嘿嘿一笑,慕容天亦是嘴角微翘。

  慕容长青脸色微变,他怎会不明白慕容天的意图。

  激将!

  慕容天是在激叶无缺,那句“证明给大家看”是何意?

  不正是要慕容天想要激叶无缺与之一战么?

  “臭小子,可要沉住气啊!”

  对于慕容天如此举动,慕容长青却无法再出口阻拦,虽然他对叶无缺很好,可前提他还是慕容家的家主。

  而慕容天却是慕容家的未来!

  酷匠。网唯Y☆一$正S(版…c,,q其他Yo都HP是¤L盗版/j

  “哼!叶无缺,你若忍下来,便会遭到整个慕容子弟的唾弃;你若受我激将,到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心中翻腾着思绪,慕容天紧紧盯住叶无缺。

  他要看看,叶无缺如何选择。

  感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和慕容天字字如刀的质问,叶无缺哑然一笑。

  年轻俊秀的脸庞布满笑意,只是这笑意却藏着一股似乎尘封已久的.....锋芒!

  缓缓伸出双手,叶无缺目光变得深邃,手指合拢,慢慢握成了拳头,喃喃自语:“就算激将又如何?自己的东西终归需要自己来守护啊!”

  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就在双拳紧握的那一瞬间,一股煊赫至极的澎湃气势从叶无缺身上昭然而出,这不是来自修为的波动,而是来自其意志和心灵的强大力量!

  “哈哈哈哈.....慕容天!既如此,便如你所愿,一月之后,可敢一战?若我输了,血龙玉拱手相让;若我赢了,从此你只要见到我就绕、道、而、行!”

  桀骜如天的话语突然间从这个寂灭十年的少年口中响起,就像是一柄入鞘十年的利剑今朝终于再度展露出它无上的锋锐!

  叶无缺的话如同狂风过境,瞬间弥漫整个演武场,在场的慕容子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几乎下意识的掏了掏各自的耳朵。

  震惊,错愕,不敢置信的神情清晰的浮现在每一个慕容子弟的脸上。

  “我没听错吧?废无缺约战慕容天?”

  “一月之后,可敢一战?这、这、、废无缺是气疯了吧?”

  “啧啧!我现在倒是有些佩服废无缺的勇气了!”

  ……

  慕容海脸色一变,随即不屑一笑;慕容冰兰精致的俏脸寒冷似冰,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叶无缺的话让慕容天也是一阵惊讶,他以为在自己的激将之下,叶无缺要么忍气吞声,要么掉头就走,却没想过叶无缺竟然敢约战自己。

  一月之后!可敢一战?

  “好好好!叶无缺!你果然还是有些血性,既然你已开口,我就当成全你心中那所谓的尊严,就一月之后,还在此处,我慕容天与你一战!”

  尽管事情的发生有些出乎慕容天的预料,但比他预想的结果还要好。

  “叶无缺,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血龙玉,我慕容天志在必得。”

  “长青叔叔,此事还请你作为见证,无缺感激不尽,无缺先行告退。”

  再度恢复平静如水的少年向着面色复杂的慕容长青拱手一礼,随即不再停留,转身离去,留给了众人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桀骜背影!

  “嗡”

  迅速消失在演武场的叶无缺面色突然涨的通红,浑身温度高得吓人,这一刻他几乎就要压抑不住来自体内翻腾的惊天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