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场面估计会很特殊,冲突是瞒不住人的,就看看谁更硬。”曼陀罗开口说道。

  “阿罗,我身上有防御之法,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血战台的身份如果不管用,那就激发防御阵盘和传送阵盘离开。”夜殇看着曼陀罗说道。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才舍不得出事呢,有夫君、有儿子,所以我很在意自身的安全,不行就跑。”曼陀罗笑着说道,她知道在这里,她是夜殇最大的软肋和担忧。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夜殇拉着曼陀罗的手说道。

  在夜殇心里,家里安稳、亲人安全是最重要的,无后顾之忧怎么拼搏底气都足。

  至于说舞灵妃的问题,夜殇也不是很担心,他只要进入帝级就能想办法解决,功德之力不能祛除邪龙毒炎,就去找白虎血。

  到了血战台,夜殇和曼陀罗就分开了,他在血战台是有固定的雅间,不过都是曼陀罗和姬刀去坐着观看。

  姬刀现在是夜殇的亲随和护卫。夜殇不需要的时候,他就是保护着曼陀罗,对他来说,保护夫人和保护公子一样重要。

  不过在夜殇和曼陀罗眼里,姬刀就是朋友,并没有当下人看待。

  夜殇到了斗笼前坐下了,扭头看看周围后,对着也在露天座位坐着的苍宁和无锋点点头。

  同时夜殇也发现了不少大人物,宇文极在,宫羽凡、杨天烈在,还有一个满是杀意的黑衣中年人。

  夜殇知道他是谁,暗影府的府主罗元道,因为他身边坐着罗飞。

  宫玄影也来了,不过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坐在角落,没有跟她父亲一起,也没有跟宇文极一起,因为她不想加入到这样的钩心斗角中,她不喜欢。

  夜殇对着宫玄影微微点点头,今天宫玄影的做法,让夜殇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事实就是跟她说的一样,切磋就是为自身实力提升,不牵扯其他。

  符武上前介绍了夜殇和铁林,夜殇还有一些情况可说,铁林几乎没什么可介绍的。赔率也有变化,两人都是一赔一,这也是夜殇身上出现的最高赔率。

  在符武要开斗笼的时候,苍宁站起身来,身子一闪就落到了斗笼前的平台。

  “本座苍宁,大家知道本座是苍宁军团的统帅,可能不清楚,本座是这血战台的负责人,今天宣布一些事,十擂主夜殇从今天开始是我血战台的客卿,想挑战的可以,但都得按照套路来。如果谁想破坏规则,那本座不会客气。”苍宁说完,双眼朝着四面看了看。

  罗元道站起身来,一句话也没说,带着罗飞还有暗影府的人直接离开。

  宫羽凡和杨天烈两人对视一眼没动。

  宇文极扶着座椅的手不由自主的用了一下力,座椅的扶手陷了进去,出现了深深的手指印。

  “好了,血战继续。”苍宁身子一闪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喝口水。”无锋拿着身前桌子上的茶壶给苍宁倒了一杯水。

  “不喝,今天本座看看谁眼瞎。”苍宁将手里的剑朝着身边一插,平时她是不带武器的,今天武器暴露在人前,就表明了态度。

  罗元道带着人坐上了兽车,就朝着暗影府赶回。

  “父亲,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罗飞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别人不了解苍宁,但为父了解,谁惹她是傻,她插手这件事,我们暗影府就认。宇文极想试试,那他去试,回去后收集宝物,努力恢复,其他的不要想。”罗元道对着罗飞说道。

  “孩儿明白。”罗飞点点头。

  酷#F匠E网Y唯、一☆m正mK版&x,S其:/他%都Y是w盗y版B

  “飞儿,要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存下来,实力是一个因素,另外就是要聪明,要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能惹的你朝着死里欺负,这没什么;但是不能惹的就必须要避开,苍宁就是这种人,明白么?”罗元道对着罗飞说道。

  罗飞点点头,他知道父亲罗元道是聪明人,说的一定是对的。

  “别看你本尊被毁,但在你众多的兄弟姐妹中,为父还是最看好你,不要在意他们的眼光,歧视、鄙视又算什么?为父都经历过,努力恢复就好。”罗元道拍拍罗飞的肩膀说道。

  “只是那个夜殇比较可恨。”听了罗元道的话后,罗飞呼出一口气说道。

  “这正是为父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这次宇文极估计讨不到好处,如果那夜殇能躲过宇文极的暗手,那么就只能交好,不能得罪。”罗元道对着罗飞说道。

  “那夜殇也不能招惹?”罗飞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为父今天见了他,明白了一些事,对付他没好处。”罗元道点点头。

  “父亲没有看错过人,也没有判断错过事,父亲的话,飞儿记下了。”罗飞呼出一口气说道。

  “心里有不甘心,但能忍住,这是成大事的潜质,回去后先恢复,然后看形势。做人要识时务,如果他能在这缥缈皇城站住脚,那就登门拜访和他做朋友,让他见识一下我们暗影府罗家的气度和魄力。”罗元道开口说道。

  罗元道走了,苍宁笑了一下,因为有些事只有她和罗元道知道,罗元道走了就是一个态度,不和她苍宁为敌的态度。

  不过相对苍宁来说,宇文极很生气,在心里不只骂了一句罗元道鳖孙,因为苍宁两句话就退走,让苍宁气势暴涨;因为罗元道的退走,也会让杨天烈和宫羽凡心里犯嘀咕。

  夜殇和铁林进去了斗笼,两人都没有说话。

  铁林宽刃剑斜着指着地面,夜殇的裂空枪也抓在了手中。

  夜殇能感觉到这铁林很强,是感觉,虽然铁林没有爆发气势,但一旦爆发就会跟山崩海啸一样。

  夜殇知道,铁林是宇文极找来的,如果战斗一般,宇文极也不会让其上场。

  索魂锣响了,但铁林没动,跟夜殇遇见的对手不一样,他并没有直接冲锋,双眼看着夜殇,手里的宽刃剑慢慢的举起,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烈。

  “这是个高手。”苍宁看着铁林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四更到!今天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