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帝王境是帝境之下,算是八阶,也划在天君的行列,可以参加血战台,跟天君对战。

  不过极少极少有半步帝王境的修炼者到血战台战斗。

  半步帝王境的修炼者都努力朝着帝王境冲击,参加血战台战斗,会有很大的弊端。

  固然参加血战台战斗的都是分身,但分身陨落会让本尊损失巨大,可能失去的就是进入帝王境的机会,谁也不会拿着自己的前途去赌,主要不值得。

  杨天烈、宫羽凡见面了。

  “杨府主,目前的事情你怎么看?”宫羽凡开口问道。

  “怎么看?难道为了杀一个垃圾去的得罪宇宇文极么?”杨天烈恨声说道,宇文极他惹不起,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夜殇已经已经到了苍宁这边。

  宫羽凡也是叹了口气,跟其他府主有冲突他不怕,可宇文极不仅仅是杨天烈惹不起,他宫羽凡也不行。

  七府主在缥缈皇城内有着地盘,在皇城外的偌大疆域内也有着属地,都是家族人马管理,惹怒了宇文极,那么不说在缥缈皇城内受不受打击,他们在皇城之外的属地会被打击,如果严重后一点,会被抹平,那时候损失去找谁?找缥缈战皇?缥缈战皇就不管这些事。

  “不过事情也不是绝对,那夜殇是一个硬骨头,也是一个愣头青,他如果耍性格不加入城主府呢?那时候我们直接从宇文长老哪里领命,大摇大摆的弄死他。”杨天烈开口说道。

  “对,那家伙是一个愣头青,如果他不听宇文长老的,那我们想杀他就容易得多。”宫羽凡点点头。

  随后宫羽凡又去了暗影府找了罗元道,说了宇文极的意思。

  “欺人太甚,他想收人才,就得我们放弃仇怨?他是权势大、实力强,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罗元道怒气冲冲的说道,儿子被斩杀了本尊,还要忍气吞声,这让罗元道很是生气,觉得这是屈辱。

  “那罗府主是什么意思?本座也是不甘心。”宫羽凡开口说道。

  “先打探消息,看那小子的决定,如果他同意了,加入了宇文极麾下,我们就一起找战皇大人,让宇文极将将人交出来,宇文极真当这缥缈皇城是他的一言堂了。”罗元道脸上满是怒气,他不能接受宇文极给他的屈辱式的命令。

  “好,那本尊和杨天烈也说说。”宫羽凡点点头,他来也就是想听听罗元道的意思,罗元道在七府主中属于上游,说话的份量也比他和杨天烈重。

  修炼了一夜,夜殇打算去天师阁看看的时候,符武出现了。

  “有人约战大人,是铁林天君,他希望今晚就战,另外早上的时候大人也说,请你去傍晚去血战台一下。”符武对着夜殇公共手。

  “辛苦符老兄了,约战接,傍晚我一定到。”夜殇点点头,他知道苍宁喊自己去,可能有些什么其他的安排,置于有约战,那就先接了再说,现在不接很打击气势。

  “那铁林很强,他在血战台没有战斗记录,但面对他,我感觉到了压力,所以夜大人主意安全。”符武对着夜殇欠欠身后离开了夜府。

  符武刚出夜府,就被人拉到了一家酒馆。

  酒馆内一身银色战甲,英武气息十足的彭万里和脸上满是妩媚气息的雀舞正在喝酒。

  “符武见过两位军主。”见到彭万里和鹊舞,符武愣了一下。

  “你还知道我们是军主?从飞鹏军给你放出来,你这是龙游大海,也不回去看看是吧?”彭万里看了符武一眼说道。

  “军主大人,不是这么回事,开始的时候属下是帮忙的,所以有时间,原来的主持人闭关冲击帝境,属下每天主持那血战台就没时间回去。”符武开口解释着,他以前是彭万里的属下,是一统领,后来被安排到了血战台。

  “原来是忙,那不怪你了,这次找你有事,血战台有个叫夜殇的人,资料给我们。”彭万里看着符武开口说道。

  “军主抱歉,这得稍等下,属下要跟府主大人汇报一下才行。”符武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这点好,比较有原则,你回血战台和府主交流下,然后将他的资料给我们送来,要快。”彭万里开口说道。

  ih更$#新最快)0上酷*X匠ct网TS

  “好,来人给这里送几坛好酒。”符武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还对着小二喊了一声。

  喝了酒之后,彭万里看向了雀舞,“这个混蛋家伙,喊了好酒,可没给结账。”

  “这就是你们飞鹏军的风格,从你开始,一个个都这德行。”雀舞开口说道。

  彭万里没吭声,不管雀舞说得对不对,他都不反驳,因为苍宁军团的女人不好惹,从苍宁开始没有一个好说话的。

  符武办事的效率很高,跟苍宁请示了之后,就将夜殇的资料送给了彭万里和鹊舞手上。

  虽然资料记载也是有限,但能证明一些问题,那就是在缥缈皇城夜殇战斗的次数不少,但目前是不败的。

  “大人看好不是没原因,我们看看怎么部署合适,他的出行几乎是固定的,府邸、天师阁和血战台。血战台就算了,没人敢在大人眼皮底下动手,府邸、路上和天师阁,这三个地方我们需要注意。”鹊舞开口说道。

  “这样安排,派点人到天师阁,只要帝级修炼者出现在那附近就通知我们,我们两个就在他府邸附近找一家客栈常住,他出行我们就远远的跟着,帝级修炼者出现气息瞒不住我们,至于有天君围杀,那扛不住是他的事情。”彭万里开口说道着计划。

  “行,就按你说的意思办,你的人布置在天师阁,我将雀舞军的那些探子都洒到路上。”雀舞点点头。

  傍晚的时候,夜殇和曼陀罗坐着姬刀驾驭的兽车出行了,夜殇还是一身白色战袍,曼陀罗是黑色绣着金色曼陀罗花的罗裙,不过在肩膀位置有着交叉的双剑。

  那是血战台的标志,如果谁要是不不开眼的瞎搞,那就要倒霉了,是对血战台的挑衅。

  夜殇也有那个标志,不过他没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版红双喜说:

  第三更到!